|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千鈞一髮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千鈞一髮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3-24 19:21  字數:3453

李隆基看似尋常的一句話,聽在心裡藏著一個絕大秘密的楊帆耳中,卻立即品出了不一樣的味道。他馬上意識到李隆基一定察覺到了什麼,可他又是如何察覺到的呢?一剎那間,楊帆就想到自己近來忽略了太多的東西。

他想起有一次婉兒對他信口說過,相王在東宮時高力士是東宮掌事太監,與李三郎關係極好,兩人還常常一起蹴鞠;他想起今天登船後,曾經見到到高力士與李隆基說過話,二人雖只交談片刻,可是他們的神態卻是熟稔的人之間才有的表情。

這些他或聽到過、或看到過,但他從未深思過。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即便再如何精力充沛、才智高絕的人,也做不到事事兼顧面面俱到。此前他太過專註官場,結果顯宗內部陸續出現問題。如今他集中精力處理內亂,結果就發生在他身旁的有關朝堂的蛛絲馬跡就被他忽略了。

論才智機警,他並不在沈沐之下,但沈沐做事專一,他做不到。他的事情太繁太雜,軍中、官場、顯宗……,哪一個都得全力以對,可想把所有一切都抓在手中又談何容易?一個不慎,曾經闖過多少大江大浪也難以避免陰溝裡翻船。

直到聽到李隆基的這句話,很多早該被他注意卻被他忽略掉的事又突然聯想起來,他才恍然大悟。

神龍政變前後,高力士作為婉兒的一個親信參與了太多的事情,楊帆的實力和所作所為他多少知道一些。高力士本人不會從這些蛛絲馬跡察覺到什麼。但是如果他對李隆基說過,憑李三郎的聰慧……

楊帆剛想到這裡。馬橋便快步走來,急急說道:「大將軍,天子召見!」

楊帆趕到船艙中,就見皇帝和皇后面沉似水地坐在正中,相王、梁王等人分坐左右,人人面有異色。

楊帆不知就裡,連忙上前參見天子,李顯寒著臉色道:「楊帆。你立即調一路人馬,由武延秀陪同去捉拿萬年縣尉周憬!」

楊帆頓時愕然,捉拿官員?捉拿官員怎麼不動用三法司的人,卻讓萬騎去抓人?

梁王武三思冷著臉道:「楊帆,羽林將軍王同皎勾結一班叛逆,試圖利用為則天大聖皇后出殯之機謀殺皇后與本王,幸有義士宋曇舉告。如今武崇訓、姚紹之、李承嘉等已分別率人去捉拿王同皎及其同黨了。你負責其中一路,捉拿萬年縣丞周憬。記住,要盡量抓活的。」

韋後臉色鐵青地喝道:「還不快去!」

楊帆不敢怠慢,急忙領旨,與武延秀匆匆走出去。

方才宋曇把事情稟報於武三思,武三思聽了又驚又怒。馬上就要去向皇帝告狀。可他轉念又一思量,王同皎是皇帝的女婿,如果只說王同皎想殺自己,恐怕未必能把王同皎置於死地。

武三思靈機一動,就又轉回身去。對宋曇開導了一番,宋曇是個讀書人。心眼兒活泛,一聽就明白了武三思的意圖,馬上順著他的話頭兒「發揮」起來,武三思很滿意,這才領著他去見李顯和韋後。

宋曇把王同皎要刺殺韋後和梁王的消息一說,把韋氏氣得怒髮衝冠:「這個白眼狼的女婿,居然要誅殺岳母?」,這還得了,韋後大發雷霆,馬上讓李顯派人前去捉拿。

因為宋曇告狀的時候張仲之幾個人已經散去,為了避免其中有人獲悉風聲逃走,李顯顧不得回宮,馬上就下令拿人。他把武崇訓等身邊得用的人一一分派出去,還剩下一個周憬就交給了楊帆。

楊帆和武延秀乘小船趕到岸上。因為皇帝巡幸於此,此時隆慶池畔駐紮著萬騎、金吾衛、千牛衛各一旅之師,楊帆就從自己的萬騎中抽調了百十餘人,和武延秀領著他們直奔萬年縣衙。

一路行去,楊帆心裡總有一種對這種場面似曾相識的感覺,似乎很多年前他曾經有過相同的境遇。倏忽之間他想到了小蠻,這才恍然大悟。是了,當年武則天派丘神機和小蠻領兵去抓兩個皇孫時的情景,與此時此刻何等相似。

不同的是,武則天抓的是她的孫子,而李顯抓的是他的女婿;武則天那兩個小孫兒大的才十四歲,小的才九歲,所謂的謀反根本就令人無法置信,而駙馬王同皎是不是真要刺殺皇后和梁王,楊帆就無從得知了。

再一個區別是,武則天當時已經授意丘神機,去了之後將她的兩個孫子當場格殺。而李顯卻想要抓活的,他顯然是想通過王同皎這些人抓出幾條更大的魚來。可是比王同皎更大的魚會是誰呢?

一念及此,楊帆不寒而慄。

※※※※※※※※※※※※※※※※※※※※※※※※※

李顯無心游湖了,聽人送來消息,說術士鄭思善已經做完法事,將隆慶池的龍氣泄去了,李顯馬上就擺駕回宮,怒氣沖沖地等著拿他的女婿來問話。李旦帶著五個兒子送走皇帝後,馬上就趕回了大兒子李成器的府邸。

李隆基見李旦臉色陰沉,不禁喚道:「爹……」

李旦用冷厲的目光制止了他,說道:「成器,隆基,你們兩個跟為父來一下!」

李旦當先向後花園裡走去。李隆基和李成器對視一眼,快步追了上去。

李旦在花園中徘徊良久,沉聲說道:「隆基,等你祖母的喪事辦完,你和隆范、隆業立即返回封地。」

李隆基先是一怔,隨即明白過來,他毅然點了點頭,凜然道:「是!孩兒明白。」

李旦欣慰地看了他一眼,道:「三郎,還是你最讓為父省心啊。你那些兄弟,怕還不明就裡,如果他們這段時間聽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