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有王者之氣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有王者之氣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3-23 11:53  字數:3591

武則天去世了。

神龍元年初,她被拉下了皇位;神龍元年末,她溘然離世。女皇的時代在這一年徹底終結。

神龍二年到了,雖然皇太后的喪期未過,但這是新君登基後的第一年,朝廷還是舉辦了盛大的慶典,長安百姓走上街頭歡度新春,至於女皇……已經被他們徹底遺忘了,百姓關心的是柴米油鹽事,朝堂上誰來掌印,他們不會關心太久。

宮中,上官婉兒辦理公務的那處宮殿,婉兒袖著一個懷爐,處理罷一份奏章,提著毛筆扭頭看了一眼,見她吩咐去為她挑選衣衫的兩個宮娥還在屏風後面嘰嘰喳喳品頭論足,不禁好笑地道:「好啦,不要挑三揀四的,拿件男子袍服就好。」

屏風後面兩個心腹宮女正拿著一套套衣裝比對著,聽婉兒這麼說,二人答應一聲,又捧過了幾件圓領長袍,總想挑出一件最漂亮的來。這時,楊帆從外面匆匆進入,向婉兒抱拳一揖,道:「見過上官昭容。」

「啊!楊大將軍來了!」

上官婉兒欣然放下毛筆,清咳一聲道:「我與楊將軍議事,你們先退下。」

兩個宮娥聽了連忙放下衣物,從屏風後面翩然退出,走到楊帆身邊時,向他福身一禮。待二人出去,婉兒便走到楊帆身邊,替他整理了一下衣襟,嫣然道:「你今兒怎麼有空過來呀?」

如今婉兒常在宮外居住,每五天只有一天在宮中值宿。她的情郎和愛女都是可以時常見到的,所以見了楊帆自然態度從容。楊帆道:「陛下令萬騎挑選一支精幹的隊伍。隨御駕去隆慶池。我剛剛安頓妥了,聽說你也要同去,特來看看。」

婉兒向他眨眨眼,調皮地笑道:「看什麼?又不是我要出嫁。」說著不免就有了幾分幽怨之意。

人心總是得隴望蜀的,當初她只盼能與郎君長相廝守就好,其他的全不在乎。如今能夠與郎君長相廝守了,她又盼著可以在楊家有個堂堂正正的身份,最好……連她引以為憾的婚禮也能補辦一下。

楊帆知她心中所想。輕輕擁住她,歉然道:「眼下這形勢,你我抽身亦難。唉,誰會想到女皇過世,這天下政局反而更加……」

婉兒伸出柔荑,輕輕掩住他的口,道:「好啦。人家就只是隨口一說,你不要往心裡去。你過來是因為不明白陛下為什麼要去隆慶池么?」

楊帆道:「是啊,說起來隆慶池在長安算不得風光極出色的地方,可皇帝偏偏看中了那裡,這也罷了,皇帝此番行色也太隆重了。居然要把宮苑裡所養的四頭白象也牽去,規模比大朝會還要隆重,皇帝這究竟是想踏春還是想做什麼?我總感覺有些古怪。」

婉兒向殿口看了看,輕輕一扯楊帆,將他引到一邊。低聲道:「你沒聽說過隆慶坊有龍氣的傳言?」

楊帆怔了怔,訝然道:「什麼?隆慶坊有龍氣?」

這些時日。楊帆的全部精力都用來控制顯宗、梳理內部了,一個人精力有限,因此一來對朝廷中的事情關注的就少了,更不要說什麼坊間傳言了。

顯宗除了在朝中有些固定的耳目,並沒有專門的情報機構,就是以大唐的國力,要建設一個遍布全國的情報組織也力有不逮。

顯宗的消息來源主要依靠顯宗遍布士農工商各行各業的成員。這些人大部分都不知道繼嗣堂的存在,但這並不影響需要消息時,自上而下的搜集。

通常,顯宗上層想要關注哪方面的消息,就會授意下去,讓下面的人有這方面消息時呈報上來,或者吩咐下面的人在這段時間關注一下這方面的消息,不可能是底下人聽到點什麼風吹草動都主動向上反饋。

如果讓這些遍布三教九流的底層人員天天向上彙報各種消息,他們再蠢也知道他們不僅是一個讀書人、不僅是一個店鋪夥計、不僅是一個佃戶,而是在他們上面有一個極龐大的組織了,那繼嗣堂的秘密還能保持多久?

再者,即便這些人毫無重點地把聽到的、看到的、甚至毫無依據的各種消息每天像寫日記似的統統報上去,又有誰來分揀甄選?就算把「觀天部」再擴大一百倍,那些人也處理不過來。

可婉兒並不是太了解顯宗的內幕,她也謹守本份,從未向楊帆問起過顯宗的詳細情形,在她心中,還以為顯宗手眼通天,無所不知呢。

楊帆向婉兒搖搖頭道:「我對此確實一無所知,怎麼了?」

婉兒道:「坊間有傳言說,隆慶坊里有隆慶池,隆慶池畔住著隆基隆業隆范三兄。五隆集於一地,便有王者之氣匯聚。還有人繪聲繪色地說,曾經在大霧時和大雨天,看見隆慶池上有一條隱隱約約的白龍盤旋而上。」

楊帆的臉色嚴肅起來。

婉兒道:「皇帝借口去游隆慶池,其實是想以他的真龍身份去那裡鎮壓龍氣。牽白象同去也是一個道理。」

說到這裡,婉兒不禁失笑:「陛下如今不是正寵信著幾個佛道中人么?這天子親至可以鎮壓龍氣的說法,就是那個胡僧慧范說的,至於白象踏地、池中泛舟可以破壞該地風水,則是術士鄭普思說的。當真荒唐,天子居然相信。」

婉兒說到這裡,搖搖頭,嘆道:「一個術士居然入掌秘書監,一個和尚居然做了國子祭酒,唉,再荒唐些也不算什麼了。」

楊帆微微眯起眼睛,警覺地道:「這個大逆不道的謠言直接提到相王府的三位王子了,尋常小民敢編造這些的謠言?而且,我就住在隆慶坊。這個關係到隆慶坊的傳言就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