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幽會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幽會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3-17 12:58  字數:3502

長安西南,有一座昆明池。

僅聽名字里有個池字,似乎小的很,可是實際上它有面積相當於四個西湖。這是漢武帝時為了南征昆明國訓練水軍,在古靈沼的基礎上擴建挖掘而成的。

數百年下來,這裡已經成了長安的一處盛景,碧波蕩漾,水天一色,菡萏相宜,煙波浩渺。

昆明池中最大的那座島上,今夜千百盞燈如同滿天繁星,將整座島映襯得彷彿人間仙境一般。武三思在這裡舉辦了一次盛大宴會,武氏一族和眾多投靠武氏的大臣今晚都應邀而來。

這是一次慶功宴。武氏一黨在神龍政變後,許多人心中惴惴,擔心則天女皇倒台最終會牽連到他們,如今一顆心終於放下,武三思需要這樣一次聚會凝聚人心振奮士氣。

夜色深沉,島上的喧囂終於沉寂下來。島深處,一處巨石藤蘿交織掩映的所在,一道人影沒有掌燈,只借著滿天星光,悄然走來。他走走停停,趕到巨石處停下,四下看了看,低聲喚道:「公主,公主?」

「啪!」

他的肩上突然挨了一掌,把他嚇了一跳,急忙一扭頭,就見那妙人兒持著一盞小小的燈籠,笑吟吟地站在那裡,整個人沐浴在朦朧的光暈里,一身霓裳,仿若仙妃。

這仙妃般的麗人正是安樂,而這悄然潛來的男子卻是崔湜。

安樂自從見了這位風度翩翩的世家公子,哪裡還按捺得住她那顆驛動的春心,而在她的誠心挑逗之下,崔湜又怎能把持得住,兩人竟然成就了一番露水姻緣。

只是那金風玉露一相逢,卻是發生在梁王府內。環境危險、時間緊迫,兩人草草成就好事,各自都覺不甘,卻沒有太多相處的機會。今日梁王於昆明池大擺筵宴,安樂公主窺個機會使貼身侍婢給他遞了話兒,如今才得相見。

「崔郎!」

安樂歡喜地撲到崔湜懷中,甜笑道:「叫人家好等,你怎麼現在才來呀。」

這等大逆不道的幽會對崔湜來說感覺異常的刺激,對這姿色絕艷的美人兒他也是異常迷戀,尤其是她那高貴的身份令他異常滿足。可是一旦事發後果不堪設想,他抵不住誘惑,卻又控制不住恐懼。

他一面緊張地四下張望著,一面迫不及待地摟緊了安樂的小蠻腰,揉捏著她挺翹迷人的粉臀。低聲答道:「崔某早想赴公主之約了,只是好不容易捱過酒局。誰知又有楊元琰使人求告。這才拖延了時間。」

五大功臣明升暗降,封王之後就被剝奪了宰相之權,隨同他們發動神龍政變的功臣們也大都調離了原職,尤其是軍職。作為神龍政變的主要策劃者和大功臣,楊元琰大為沮喪。

他比許多人目光更加長遠,他知道功臣黨們不會甘心失去權力。一定會再生事端。他也清楚武三思不會就此罷休,一定會再找機會,直到把功臣黨徹底打垮。

天子是龍的化身,天子的心性也和龍一樣反覆無常。翻雲覆雨只在他的一念之間。寵與失寵對天子而言根本無法把握,所以對於政敵必須斬草除根,不給他捲土重來的機會。

正如張柬之在太極殿前幡然醒悟時所想的那樣,他們的權力根本就是空中樓閣,這與武氏家族實實在在的根基大不相同,所以楊元琰判定,功臣黨如曇花一現慧星當空,他們的輝煌既已過去就不會再來。

窮則獨善其身,現在楊元琰唯一能做的就是保全自己。於是他上書辭官,說是已經勘破紅塵,要出家為僧。

如今五大功臣封王榮養,民間不乏有識之士有所議論,這時候楊元琰再削髮出家的話,那不是坐實了他們的猜測么?所以李顯立即駁回了楊元琰的辭呈,並派人慰問挽留。

皇帝不允許辭職,楊元琰束手無策,欲求歸去而不可得,奈何?他思來想去,終於想到了武三思身上,如今也只有甚受皇帝寵信的這位梁王殿下出面,他才能順利出家吧。

可他和武三思本是政敵,當面示弱未免聲名掃地,再者萬一武三思也不想要他辭職,而是想納其為己用,難道他能為了身家性命投靠政敵,干出遺臭萬年的事來么?

正是在這種兩難處境下,他想到了崔湜。

五相封王后,崔湜驟遷中書舍人兼兵部侍郎,這一下任誰都知道崔湜是武三思一黨了。而崔湜原是太平門下,與功臣黨的關係也比較密切,同楊元琰有些私交,楊元琰就求到了他的頭上。

趁著今日盛筵,楊元琰先拜託了一位與他有些私交,隸屬梁王一派,但沒有資格直接同梁王對話的同僚,請他把自己的心意說與崔湜,希望崔湜念及舊情,代為說項,崔湜就是為此耽擱了幽會。

安樂但見他來,便已心花怒放,上一次她淺嘗輒止,不曾盡興,如今這美男子就在眼前,恨不得劍及履及,早些快活起來,哪有暇聽他訴說苦衷,安樂一扯他的袍袖,似羞還喜地道:「崔郎快來!」

崔湜緊張地道:「公主,這裡不會有人來吧?駙馬不曾察覺公主離開?」

安樂示意那貼身小婢熄了燈火,站在巨石旁把風,親手牽了崔湜鑽進藤蘿,嘻嘻笑道:「這一帶安置的都是內宅女眷,各有範圍,誰會來呢。駙馬如今醉的像頭死豬似的,等天亮了都不會醒的。」

安樂把他拖到藤蘿掩映的洞窟之中,洞穴裡面有幾有案,還有卧榻一具,原是安樂白日里在此乘涼的所在,這時正好用來偷情。安樂拖著崔湜軟在榻上,用小指勾起他的衣帶,媚眼如絲地道:「**苦短,崔郎還上扳鞍上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