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神龍再變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神龍再變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3-14 17:31  字數:3450

鄭愔一見武三思,納頭便拜,號啕大哭。

武三思端著架子坐在案後,本就等著鄭愔納頭便拜呢,卻未料到他會號啕大哭。轉念一想,武三思便釋然了,這位十七歲就中了進士的河北才子確也倒霉,只因所投不是明主,仕途便如此坎坷,如此本王肯接納於他,他這是喜極而泣吧?

武三思剛剛想到這兒,鄭愔果然仰面大笑起來,武三思暗自得意,微笑道:「鄭司戶,為何一見本王,先哭後笑啊?」

鄭愔這般作態,不過是窮酸文人的通病,要麼故作驚人之語,要麼故作恣狂之態,都是為了想要引起主公的注意罷了,一見梁王並不驚訝,倒是令他有些失望。

鄭愔擦擦眼淚,道:「臣一見大王便痛哭失聲,是因為雖蒙大王收留,得到大王庇佑,可大王您這棵參天大樹很快也要倒了,一旦大王遭遇不幸,介時臣不知又該流落何方,故而大哭。」

武三思拂然不悅,不屑地道:「鄭司戶,你這番話太過危言聳聽了吧?」

鄭愔正色道:「臣絕非故作妄言。臣敢問大王,以大王今日權柄,比諸昔日則天女皇如何?」

武三思道:「一在地、一在天,自然無從比較。」

鄭愔道:「這就是了,然則張柬之、桓彥范、敬暉之流當初並無今日權勢,尚且憑其一身膽識,悍然廢掉則天女皇。而今他們把持著將相大權,一呼百諾、權傾朝野,大王雖有天子寵幸,能及昔日女皇威風嗎?諸功臣磨刀霍霍,所圖者大王也,大王命危如晨露,猶自以為安如泰山,不當臣之一哭嗎?」

武三思雖然對功臣黨暗懷警惕,卻不至於被鄭愔這番話就嚇到。他沉著臉色問道:「然則你又為何發笑呢?」

鄭愔把雞胸脯兒一挺,傲然道:「因為微臣來到了大王身邊,只要大王肯接納微臣的主張,微臣略施小計,就能保得大王高枕無憂,大王若是穩如泰山,微臣也就有了長久的依靠。安能不笑?」

武三思哈哈大笑起來,為了對付功臣黨,他和門下五犬也不是沒商量過辦法,只是一直沒有太妥當的主意,最終只能採取先固帝寵,徐圖功臣的作法。如今這位河北才子雖然有點故弄玄虛。不過他能想己之所想,倒是有那麼點為主分憂的架勢了。

武三思笑吟吟地道:「鄭司戶有何妙計,還請道來。」

鄭愔在投奔武三思的路上,他那位據說和梁王府有些關係的「酒肉損友」就和他講過武三思目前的處境,他要投奔梁王獲其重用自然要投其所好,所以對於如何改變梁王的處境,他是真正下過一番功夫的。

最終在他那位損友一句「無意之言」的啟發下。他是真的想出了一條妙計,作為他投奔梁王的投名狀、見面禮。是以鄭愔胸有成竹地道:「事關重大,還請王爺摒退左右。」

武三思擺擺手,左右家將立即退出門去,崔湜微微一笑,作勢也要退出,鄭愔眼下還未得武三思寵信,人家可是已經成為梁王心腹了。哪敢把這引見人得罪了,趕緊道:「崔員外請留步,還請足下一同參詳。」

這時候,奉韋後之命出宮的那個小宮娥,已經乘著一輛驢車,急急趕到了梁王府。

※※※※※※※※※※※※※※※※※※※※※※※

面對強大的則天女帝,張柬之以只爭朝夕的心態孤注一擲果斷動手。成功地把這位女皇帝拉下了馬。可是大權在握之後,不知道他是顧忌多了,還是心態發生了變化,他開始優柔寡斷了。

針對如何處理武氏一族。楊元琰和敬暉等人主張快刀斬亂麻,借神龍政變的大勝之勢,再來一次革命,但是作為功臣黨的最高領袖,張柬之堅決反對這一主張,他要等皇帝下旨。

雖然沒有這道聖旨,憑他們如今的勢力一樣可以採取行動,但是擎天功臣、當世周公等一系列的大帽子扣在他頭上之後,他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珍惜羽毛,他不想在品性和行為上遭人詬病。

當然,他做出這一選擇,不僅僅是因為他愛惜名聲,同時也源於他強大的自信。他堅信皇帝儘管對一些功臣的跋扈有些不滿,但皇帝倚重的依舊只能是他們。

他堅信皇帝無法拋棄也不能拋棄一手扶持他登基御極的這些功臣,離開他們,政令聖旨將難出宮門,所以皇帝即便為難,最後在取捨之間也只能選擇他們,來個揮淚斬馬謖。他要手持聖旨,堂堂正正誅殺諸武。

但是,在得知他們已磨刀霍霍之後,武三思卻以比他們更快的速度採取了行動,尤其是得鄭愔獻計,緊跟著又得到宮女傳訊,獲悉危機將至以後,武三思馬上決定動手了。

武三思要動手同樣離不開皇帝的支持,否則他就是亂臣賊子,相王黨、太平黨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一定會在功臣黨和梁王黨兩敗俱傷之際,來個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但是李顯本人儘管優柔寡斷,可他有個「賢內助」,他的這位賢內助對武三思的決定極力贊同,而李顯對這位賢內助又一向言聽計從,於是,由皇帝李顯親手主導的政變又開始了。

這一年,依舊是神龍元年。

……

傍晚,今日輪值的楊帆巡弋罷各處宮室,聽到端門傳來鼓聲,便吩咐關門落鎖,一道道宮門轟然關閉,將一道道夕陽鎖於宮門之外,整個皇宮立即寂靜下來,瀰漫起一片肅殺寂寥的氣氛。

楊帆的宿處在玄武門,他正要迴轉宿處,內侍總管小海忽然帶著兩個小太監匆匆趕來,一見楊帆,欠身施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