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苦諫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苦諫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3-13 11:44  字數:3596

沈沐的面前擺著兩份來自北方的線報。

第一份是關於盧老太公的。對於盧老太公的過世,沈沐並不意外,年前他就得到消息,盧老太公病重了,那麼大年紀的人,也算是喜喪了吧。令他意外的是盧老太公去世後繼承人卻不是盧賓之,他繼續被軟禁著,永遠失去了閥主之位。

沈沐嘆了口氣道:「盧老太公的長子過世甚早,所以盧老太子對長房這兩個孫子格外寵愛。盧賓宓死後,我本以為這閥主之位一定是盧賓之的囊中之物了,想不到盧老太公臨終時候居然換了人。」

藍金海答道:「盧賓之害的盧家元氣大傷,盧老太公總要給族人們一個交待才行,畢竟他再喜歡盧賓之也得為整個盧氏家族考慮,另立閥主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藍金海問道:「盧老太公過世,公子可要赴范陽弔唁么?」

沈沐笑了笑道:「還是算了吧,盧老太公不會喜歡見到我的,你從門中擇一位長者代我前去吧。」

沈沐與「姜公子」有過一番龍爭虎鬥,正是他把這位盧家寄予厚望的天之驕子一步步拉下神壇,最後被楊帆趕到,窩心一腳把「姜公子」踢了下去,追根究底,這一切都源於沈沐對姜公子的背叛。

接著,沈沐又和楊帆合作演了一出好戲,把七大世家都算計了,從此脫離了七大世家的掌控,所以他和盧家可謂積怨重重,弔唁是真的不必去了,因為盧家最恨的人是楊帆,其次就是他。

藍金海道:「盧賓宓此人精明強幹,又是他一手創建了繼嗣堂,在繼嗣堂中根基深厚、黨羽眾多,他又有盧閥閥主繼承人的身份,來日一旦以繼嗣堂宗主的身份接任盧閥閥主。結果可想而知。

就算七大世家不容許他以繼嗣堂宗主身份兼掌盧閥,那麼他也可以安排一個親信掌管繼嗣堂,到時候以盧閥的勢力再聯手繼嗣堂,盧氏必將成為七宗五姓第一人!

只要這個格局不變,盧氏就可以一直坐穩這個位置,這個結果是其他各大世家所不願意見到的。所以公子對抗盧公子,何嘗沒有其他各大世家的暗中支持與配合呢。可這惡人卻都讓公子做了。」

沈沐笑道:「替我打抱不平么?不管怎麼說,獲益最大的畢竟是我,再說,借著掀倒盧公子之勢,我不是還順手脫離了七大世家的掌控么,就憑這一條。我這個惡人便做的不冤枉。」

沈沐笑吟吟地拿起第二份密報,仔細一看,卻不禁深深地蹙起了眉頭,這份密報是關於顯宗的。沈沐把密報仔細地看了一遍,遞給藍金海道:「金海,你來瞧瞧。」

藍金海接過密報認真看了一遍,不禁也皺起眉頭。道:「顯宗勢力向北方滲透了?楊帆不是說,他們選擇東、南兩方,不與我隱宗爭利么?」

沈沐沉吟道:「說是各據兩方,終究不似兩國一般明確界限,能明確劃分出彼此的勢力範圍,或許這只是顯宗的正常經營,只是模糊了界限……」

藍金海道:「公子,他們的人已經出現在涿郡了。如果這還只是模糊界限的高血壓,難道要等他們把勢力發展到北海,到了那蘇武牧羊的不毛之地才算侵犯咱們么?」

沈沐沉默不語。藍金海一臉警惕地道:「公子,長安屬於西方,在我隱宗勢力範圍之內,可是他們在長安的勢力甚至比我們還要雄厚。

楊帆在官方擁有極大勢力,這是顯宗的優勢所在。暫且可以不提了。但楊家在東西兩市擁有極多店鋪產業,通過這些擴展滲透,他們在長安地方就有了舉足輕重的地位。

楊家在岐州擁有許多田莊,是西岐第一大地主。通過這些,他與關中地方豪門也有了諸多聯繫,而且關中地區的地頭蛇關隴世家,與楊帆的關係更是眾所周知。

還有漕運,漕運自西面而東,東為頭,西為尾。他們勢力東向,就扼住了漕運的龍頭,雖說漕運現在已經交給我們控制,可是他們對順字門恩情似海,只要他一句話,順字門就能叛我而去,於是他又控制了漕運之尾。

如此種種,我們不能不予謹慎啊,眼下他們又插手河北道,擠占我顯宗地盤,接下來他們還會做什麼呢?」

沈沐皺了皺眉道:「金海,你想多了。長安雖然屬西,可畢竟是帝都所在,也是顯宗的根基所在,當初便說長安地界要由我們兩宗共同經營,而不是單獨劃歸我隱宗名下,至於誰經營的更好,那就各憑本事了。

再說,楊帆在岐州的田產、在長安的商鋪、與關隴世家的關係、還有順字門的交情,這些都是顯隱二宗劃分勢力範圍之前他已經建立的,並不是針對我隱宗有什麼敵意。」

藍金海道:「金海是您的幕僚,如果一味恭維說好話,那就有負公子的信重了,該說的話金海必須得說。試問公子您剛剛進入繼嗣堂的時候,可曾有過對抗『姜公子』的想法么?」

沈沐微微一怔,臉色沉下來。

藍金海道:「許多事情,最初並不是一個人本來就存了什麼念頭,但是隨著他的勢力的發展、利益的需要,自然而然就會發生變化,這不僅僅取決於宗主一個人,而是取決於宗主和追隨宗主的所有人。

顯宗一直不忿隱宗後來居上,這一點宗主您不否認吧?如今顯宗的種種作為,已然激起我隱宗屬下諸多不滿了,宗主若放任顯宗這麼下去,不作防範與反擊,卑職只恐……當日姜公子故事,會重演於公子身上。」

沈沐的身子倏然一震,當初是姜公子賞識他,把他引入繼嗣堂,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