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擐甲執兵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擐甲執兵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3-11 11:55  字數:3720

崔湜也是個自命風流的人物,乍見如此國色天香,不禁有剎那驚魂的感覺。但這是在梁王府,此女是梁王府女眷,他又哪敢無禮,連忙眼觀鼻、鼻觀心,做正人君子狀向她施禮。

安樂變作一副淑女模樣,連聲音都嬌柔起來,淺談幾句,崔湜便在梁王管事的陪同下走向書房,安樂笑容一斂,復又板起俏臉,對武崇訓道:「混蛋,險些讓本宮在外人面前丟醜!」

武崇訓涎著笑臉,低聲下氣地道:「我陪娘子回府嘛。」

安樂把手一揮,惱怒道:「不回去了,若是單獨對著你,豈不更加叫人生厭了,我在此多住幾日。」

安樂說罷一拂袖子,轉身向後宅走去,武崇訓聽說她不走了,頓時鬆了口氣,娘子若是留在這裡那就不必擔心,他也知道在父親府上妻子一向還是比較收斂的。

武崇訓這回沒有跟上去,他哪能真的整日無所事事,不要說自從神龍政變後他身上也兼了差事,有正事要做,就算沒有,也有各種應酬啊,哪能整天只是圍著自己的女人打轉,這不是沒辦法么。

如今娘子不走,武崇訓也就放下心來。當下喚過家人備馬。聽說郡王要出府,一眾隨從自然紛紛趕來候在廡下,武崇訓趕招手喚過兩個親信,叮囑道:「本王要去延國公府上赴宴,你們守在府里,若是公主離開府邸的話,馬上前去報與我知。」

安樂公主那點爛事兒他手下的人比他還清楚幾分,聽他吩咐的仔細,兩個親信都有些替他臊得慌。兩人趕緊答應下來,等武崇訓一走,兩個家人一商量,便一個守在前門,一個守在角門,盡心儘力地看護起了女主人。

安樂公主憤憤然地回了內宅。見武崇訓沒有跟來,心裡這才暢快了一些,想想武延秀還在曲池傻等,她便喚過一個貼身丫環,對她囑咐幾句,丫環領命而去。

安樂雖見武崇訓沒有追來,也知他暗中必有監視。這時不好離開。她心浮氣躁地到了花園中,持著團扇,輕輕驅趕著聞香而來的蜂蝶,暗自忖道:「這夯貨整日守在身邊不得自由,長此以往終歸不是個辦法呀。有了!」

安樂突然想到了一個主意,若是去央求父皇。就說丈夫有心為朝廷做事,想要得個實官正職,也無需遠去,就在京畿一帶做事便好,父皇必定應允,公公一直盼著這長子能有些出息,也必然樂意讓他有所歷練。

到時候由不得他不答應。因在京畿附近,夜晚可以歸府,諒他也不好拒絕,那樣一來,自己不就有了自由之身了么?至於晚上他要歸府倒不必擔心,以她的身份本就不能夜不歸宿的。

想到妙處,安樂不禁眉開眼笑,她雀躍地走上一座小橋。一陣春風襲來,拂動她的衣帶飄飄,直欲凌空飛去的仙子,身姿曼妙,嬌美異常。

安樂欣欣然舉目四眺,忽見遠處春花綠草掩映下一角飛檐,正是公公的書房所在。安樂驀然想起方才所見的那位儒雅風流的俊俏書生來,春心不由一陣蕩漾。

安樂把團扇往那飛檐處遙遙一指,對隨侍在後的一名青衣小婢吩咐道:「你去打聽一下,剛剛去訪梁王的那位公子姓甚名誰。什麼身份!」

※※※※※※※※※※※※※※※※※※※※

崔湜對於梁王肯在書房見他略感意外,待他進入書房,就見幾個青衣正在將果盤茶水一一端下,崔湜這才恍然,原來梁王不是對他重視,而是因為剛剛有客,懶得再移動王駕再往銀鑾殿去見他罷了。

崔湜忙陪笑道:「下官吏部考功員外郎崔湜,見過梁王殿下。」

梁王大剌剌地道:「免禮,平身,看坐。」

崔湜在王府家人搬來的座位上小心地坐下,看看猶未清理乾淨的書房,清咳一聲道:「原來王爺有客人,下官沒有打擾了王爺會客吧。」

梁王刻意要他來書房相見,為的就是讓他看到這一幕,他若不問,梁王也是要想辦法提起的,崔湜一問正合梁王心意,梁王打個哈哈,道:「這位客人乃是當今聖人,是你能打擾的么?不知崔員外來見本王,有何見教啊?」

崔湜一聽皇帝剛剛來過,不禁暗吃一驚,同時一種莫名的興奮也陡然涌遍了他的全身,這一遭果然來對了,武家不但榮寵不衰,而且猶勝從前啊,難怪功臣黨忌憚若斯。

梁王再一問,崔湜把心一橫,忽然離座而起,對武三思肅然拱手道:「請梁王摒退左右,下官有要事相告!」

武三思頗為詫異,不明白他玩什麼花樣,武三思狐疑地將左右趕出書房,崔湜一撩袍裾,大禮參拜下去,朗聲道:「王爺,崔湜受命投效王爺以為內間。然王爺虎威,崔某豈敢輕捋,今特向王爺自首,祈請王爺寬宥!」

武三思大吃一驚,霍然站起,二目一睜,厲聲問道:「何人遺你投效?」

武三思不能不慌,他知道崔湜是太平門人,如果是太平公主遣人來做內間,那就很難保證這件事相王有沒有參與,進而推斷,恐怕皇帝連番示好也是別有用心了。

崔湜恭聲答道:「臣受齊國公、金紫光祿大夫、侍中敬暉差遣。」

武三思目芒一縮,咬著牙根,一字一頓地恨聲道:「功、臣、黨!」

※※※※※※※※※※※※※※※※※※※※※※

輕車載著盧賓之悄然離開崔府,在長安城裡周遊了很久,車子甚至駛到隆慶坊,在楊府門前不遠處緩緩駛過,最後沿著朱雀大街向南行去。長街上人聲喧嚷,車廂內卻始終一片靜謐。

車廂中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