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金風未動蟬先覺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金風未動蟬先覺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3-10 05:59  字數:3896

有了武氏家族的鼎力支持,李顯的動作明顯加大了,首先他把皇后韋氏的幾個堂兄弟以及韋後姐妹的夫婿們或封爵或加官地調進了京城,安排到一些機要中樞部門,之後又與一班和尚、道士、術士們開始了頻繁的接觸。

宗教的力量是很強大的,擁有大量信徒的佛道界傑出人物個個擁有龐大的能量,武則天當初為了登基為帝就曾大肆籠絡佛門子弟,而大唐李氏自認是道家始祖老子的後人,如今恢復了李唐名號,李家的子孫自然不能薄待了道家弟子。

但是在武則天主掌天下的二十年前,佛家氣候已成,如今勢力猶在道家之上,這股力量是不容忽視的,現在急於尋求支持的李顯自然不能無視這樣一股力量。

得到了武氏家族的支持,相王黨和太平黨的態度又一直比較含糊暖昧,功臣黨又處處以忠臣自居,做事束手縛腳,在李顯的進攻下開始節節敗退,敬暉見此情形,想到當日薛季昶和劉幽求的那番諍言,開始不安起來。

這一日李顯又向朝廷一貫最重要的文教下手了,他突然下旨,將秘書監和國子監祭酒換了人,而功臣黨依舊重複著諫諍、僵持、退讓的套路,最終認可了李顯的決定,敬暉開始忍無可忍了。

眾宰相與李顯議事之後各自散去,敬暉慢悠悠地走著,見楊再思和武三思不注意,直接就奔了桓彥范的籤押房。

桓彥范的大舅哥又換了兩個美人兒,昨日終於找個機會偷偷給桓彥范送上門去,桓彥范一晚接連給兩個美人兒開了苞,他年紀大了,這一夜折騰,體力消耗著實不小,今日又在御書房待了半天,頗覺睏倦。正想到靜室內小睡片刻,敬暉就摸上門來。

敬暉一見桓彥范便開門見山地道:「士則兄,那鄭普思只是一個術士,居然成了秘書監,葉靜能只是一個道士,居然做了國子祭酒,胡僧慧范無寸功於國。居然成了銀青光祿大夫,又賜爵上庸縣公,如此種種,你和張相公怎能一再忍讓?」

桓彥范半躺在榻上,輕輕捶著酸軟的腰眼兒,喚著敬暉的表字親切地道:「敬曄啊。你以為我就覺得陛下此舉妥當?可是陛下如今有武氏支持,而安國相王和鎮國太平公主一黨對此又不置一辭,我們總不好事事出頭,和陛下鬧的太僵吧?」

桓彥范讓敬暉坐下,壓低聲音道:「秘書監是何等重要的所在?當年擔任秘書監的是誰?那可是被赫赫有名的魏玄成。當時的國子祭酒是誰?那是飽學鴻儒孔穎達。如今呢,居然對一個術士一個道士把持如此重要的文教之職,你想想。天下士林會怎麼看?」

敬暉不覺動容道:「莫非咱們是以退為進,先激起士林之怒,然後再……」

桓彥范微笑道:「天子畢竟是天子,坐擁大義名份,我等忠良以賢名聞達於天下,如果事事與天子作對,那天下人會怎麼看待我們呢?只有讓陛下犯錯,讓天下人曉得陛下犯了錯。我們據理力諫才能發揮作用啊。」

敬暉搓了搓手道:「只怕時不我待啊!韋後昨日拜訪樊川韋氏,士則兄可清楚?韋後以同屬韋姓為由,拐彎抹角地要和韋家認親,皇后主動攀親,那韋家自是求之不得,我聽說韋家已經答應了,現在正在修族譜呢。韋氏乃是長安大族。在士林中也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如果韋家投靠過去,恐怕將是我們的一個大麻煩。」

桓彥范拿過一個軟枕椅在腰間,呵呵一笑道:「我們的手段自然也不僅僅如此。如今朝堂上最重要的職位都在我們的把握之中,皇帝就算安插一些人手,一時半晌也發揮不了什麼作用的,現下我們真正的對手其實只有一個,那就是武家!」

敬暉把錦墩往前挪了挪,贊同地道:「不錯!武家一日不除,終究是個禍害,如今想來,當日薛季昶和劉幽求的那番話未必就是危言聳聽呢,士則兄既然也覺得武氏於國有害,為何不及早圖謀呢?」

桓彥范呵呵一笑,神色間透出幾分狡黠。他向敬暉眨了眨眼,突然壓低聲音問道:「敬曄,近來坊間有些傳言,說那武三思頻頻出入宮闈,與當今皇后有些不清不楚的關係,你可聽說過么?」

敬暉頷首道:「昨日曾聽一位同僚說過此事,事關陛下與皇后聲譽,某還曾為此狠狠責備了他一番。桓相怎麼突然提起此事……啊!」

敬暉看到桓彥范詭譎的笑意,身子猛然一震,驚呼一聲,道:「莫非……莫非……」

桓彥范立即做了個噤聲的動作,敬暉馬上會意地閉上了嘴巴,兩個人沉默了一會兒,敬暉才把聲音壓得極低,小聲道:「此事與陛下聲名不利呀。」

桓彥范不以為然地道:「成大事者不拘小節,與陛下的江山社稷相比,區區名譽又算得了什麼?眼下這消息還沒有張揚的無人不知,自然不見效果。等到消息傳揚的無人不知,陛下為之震怒,武氏必成齏粉!」

桓彥范得意洋洋地道:「只有陛下出面,才能整合安國相王、鎮國太平公主的力量為我所用,到時候聯絡各方剷除武氏的人是誰呢?自然還是我們,我等居中策劃,統籌全局,這力挽狂瀾扶保皇唐的首功,依舊是咱們的!」

敬暉皺了皺眉,道:「那武三思年近七旬,雞皮鶴髮,以皇后之尊,甘冒身敗名裂之險,就為這一老翁,誰會相信?」

桓彥范曬然道:「敬曄沒聽過三人成虎的故事么?」

敬暉想了想,猶覺不妥,又道:「宮闈中事誰人能知?尋常百姓斷不可能,只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