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天上掉下個林妹妹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天上掉下個林妹妹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3-09 01:49  字數:3599

趙履溫面朝楊帆,看不見身後的情形,但那婦人的聲音他卻聽的清清楚楚,趙履溫的臉色頓時一變,露出央求之意對楊帆道:「楊將軍,趙某曾聽桓相公提到過足下的大名,不意今日竟相遇於此處,也算有緣,如今趙某有一事相求,還請將軍切勿推託。」

楊帆奇怪地道:「不知趙太守有什麼事情需要楊某幫忙的?」

趙履溫臉上現出一絲羞愧的神色,但是時間緊迫,他也不敢吞吞吐吐,急急便道:「桓相公是趙某的妹婿。趙某自易州來時,順便給桓相公帶了兩個侍女,本來今日打聽到妹子去大慈恩寺上香了,趙某這才過來,誰知……」

楊帆聽到這裡,已經明白了原委。這趙履溫得到桓彥范的保舉,從易州那苦地方回到京朝做了大官,如此大恩,雖然是親戚也要投桃報李的,他便想送給桓彥范兩個美人兒侍奉枕席。

不過這桓彥范的正室夫人乃是他的胞妹,大舅哥給妹夫送女人,這多少有些說不過去。楊帆忍俊不禁地道:「這個么……,以桓相公的身份,便是收幾房美人兒,想必令妹也不會反對吧?」

趙履溫赧然道:「旁人若是送美婢與桓相公,自然是不妨的。可趙某……趙某畢竟是桓相公的舅兄啊。」

楊帆故意問道:「那趙太守想要楊某怎麼幫忙呢?」

趙履溫急道:「還請大將軍幫忙遮掩一二,一旦舍妹問起這車中女子的來歷。你就說……就說趙某與將軍你乃是舊相識,車中這兩個美婢乃是送與楊將軍的。否則叫妹子知道了真相。趙某可就無顏再見她了。」

趙履溫自回京後,這已不是第一次來桓府了,老婦身邊的那個侍婢眼尖,已經看見了趙履溫的身影,遠遠地向這邊一指,還對那老婦說了幾句什麼,老婦便興沖沖地向這邊趕過來。

楊帆見狀,也不想再難為這趙履忠了。便對他丟了個是男人都懂得的眼神兒,笑吟吟地道:「趙太守放心,楊某知道該怎麼做了。」

「兄長?哎呀,果然是兄長!」

那老婦走到近處,欣喜地道:「妹子本在園中賞花,忽聽家人說大兄來了,妹子正要迎出來。又聽家人說大兄返身離開了,叫人莫名其妙,大兄,你這是做什麼?」

「啊!妹子!」

趙履溫霍然扭身,故做驚喜狀道:「你怎麼出來了?呵呵,為兄今日本要去拜訪千騎衛的楊將軍。再來探望你和妹婿的,不想楊將軍不在府上,問他家人,卻說楊將軍今日來了昭國坊公幹,為兄就先奔你這兒來了。」

趙履溫笑容滿面。撒起謊來眼都不眨:「為兄方才本想先到你的府上,再讓人去尋找楊將軍。不巧楊將軍正好從巷中經過,是以為兄就迎出來了。你呀,咱們兩兄妹是自家人,還用得著那麼客氣嗎,為兄與楊將軍說完話這便進去了。」

趙履溫其實本想連車子都推說是楊帆的,那就一了百了,不必解釋了,可那樣一來,他就無法解釋他是如何來到桓府的了,以他的身份總不能是走路來的吧,再說他的車夫妹子是見過的,也不知她還記不記的,不能冒險。

到底是做官的人,不但心思縝密,且有急智,趙履溫竟然想出這麼個理由圓的天衣無縫,聽得楊帆暗暗佩服。趙履溫提及他身份時,楊帆便向桓夫人欠了欠身,客氣地道:「桓夫人好。」

桓夫人是宰相夫人,倒不必對楊帆太客氣,不過聽兄長這話風兒,應該和楊帆是官場上相近的朋友,桓夫人便向楊帆微笑著點了點頭,這才對趙履溫道:「兄長這便與妹子回府嗎?」

趙履溫撫須道:「呃……好。楊將軍啊,你戎馬倥傯軍務繁忙,身邊豈能沒個細心的丫頭照料呢?這兩個美婢,說起來還是老夫赴京時同僚好友饋贈的,老夫年紀大了,留在身邊豈不暴殄天物?送與將軍,那正是英雄美人,相得益彰啊。哈、哈哈、哈哈哈!」

楊帆一臉為難的樣子:「哎呀,太守,您真是太客氣了。說起來,當初契丹作亂,本將軍赴河北道執行軍務,也沒少得到太守您的幫助啊。本將軍只是順手幫了您一點小忙,不想卻勞您記在了心裡,這麼一份大禮,楊某……愧不敢受啊。」

「哪裡哪裡,楊將軍,這是趙某一點小小心意,你就不要客氣啦!」

趙履溫說著,咳嗽一聲,對那車夫道:「請那兩位姑娘下車吧。」

車上姍姍出來兩位垂髫少女,看年紀也就十五六歲模樣,明眸皓齒,月貌花容,當真生的嬌俏。

兩個少女事先已經得到交待,此番是要送去侍候宰相大人的,在車中忽聽轉送了一個武夫,心中便有些不喜。不料下車一看,這位將軍並非想像中的那種粗魯大漢,而是英俊健碩,一表人才,想那宰相固然威風,年紀終究太大了,與這楊帆一比,她們反而歡喜起來。

官場上互贈美婢寶馬那都是常有的事情,所以桓夫人毫不起疑,等兄長把一雙璧人贈與楊帆後,她便歡歡喜喜地陪胞兄回了桓府,趙履溫走到角門處時,還依依不捨地回頭望了一眼,看得楊帆差點兒笑出聲來。

李持盈在鞦韆上觀望看著外邊動靜,一起一伏的看的支離破碎,自然無法明白事情的前因後果,反正看到後來,她就看見旁人都走了,楊帆身邊卻多了一雙俊俏丫頭,李持盈不禁心道:「這個大色鬼,原來偷偷摸摸跑到這兒,是有人送女人給他。」

李持盈扭頭道:「十一娘,你再用力些嘛!」

霍國本來就比較胖。再加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