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微服私訪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微服私訪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3-08 12:05  字數:3300

白牆黛瓦,牆裡人家,牆外長巷。

牆頭斑駁著年輪的瓦片間幾株翠綠的小草頑強地掙扎出來,向湛藍的天空快活地舒展開葉子,給這幽靜的長巷憑添了幾分活力。當然,牆裡時而傳出的歡聲笑語同樣給這幽靜的長巷添了幾許熱鬧。

牆外長巷內,楊帆一身儒生文士長袍,掩藏了健碩結實的身體,看起來倒真有了幾分儒雅斯文的讀書人味道,在他身邊,跟著便裝打扮的五六個人,馬橋、楚狂歌、任威等人赫然在列。

楊帆背負雙手,認真打量著四周情形,不時吩咐幾句,馬橋和楚狂歌等人認真傾聽著,當他們走開時,很快便招了一群人到身邊,按照他們的吩咐四下散布,似乎是在旁邊那座府邸周圍布置著警戒。

楊帆潛心經營千騎的這段時間,朝廷里又發生了許多事。

首先是魏元忠從嶺南回來了。

作為反張的急先鋒,二張伏誅,他自然就無罪有功了,於是被李顯下旨從嶺南調回來。對他的到來,張柬之等人非常歡迎,雖然魏元忠是東宮舊屬,但他們既然能把敬暉、崔玄暉、袁恕己拉過來,便相信也能把魏元忠引為同黨。

與此同時,曾經大拍二張馬屁的楊再思也被李顯赦免了罪行予以留用了。不過他畢竟有過失,所以被趕出了政事堂,但楊再思雖無宰相之名,卻仍有宰相之實,他被李顯任命為戶部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品,兼長安留守。

如此一來。他的實權並沒有降低多少,他不擔能把持戶部,控制大唐財政,而且兼任長安留守,控制一府之兵,而且他還是同中書門下三品,有權與宰相們一起參政議政。

對於留用楊再思這種品行低劣的小人,張柬之等人就堅決反對了。不過他們近來讓步太多,李顯氣勢漸盛,尤其是在他成功分化了功臣黨和相王黨、太平黨的關係,又得到梁王黨的支持之後,作為皇帝,李顯的話語權明顯強硬了許多。

一番僵持之後,張柬之等人再度讓步。這使得李顯膽氣更壯,東宮舊屬如韋安石、李懷遠、唐休璨、祝欽明等人也被他一一啟用了,雖說這些人派系林立,不可能團結一致,至少還能用上一用,眼下李顯缺人。也只能韓信將兵多多益善。

只不過,政事堂里的位子已經被功臣集團佔滿了,如今又加了個武三思和魏元忠,實在不能再往裡邊塞宰相了,否則這大唐宰相就跟街頭賣的大白菜一般不值錢。李顯只好把他們統統封為同中書門下三品,先分薄了宰相們的權力再說。

等楊帆對千騎擴充的事情初步理出一個眉目。李顯已經拳打腳踢的利用皇帝身份的先天優勢,在朝堂上打開了一定的局面,掌握了一定的話語權,不再事事任由張柬之等人擺布了。

但是李顯並不滿足於現狀,作為一個皇帝,他的權力還是太小,可他若想繼續擴大自己的權力,勢必會碰觸到功臣黨的底限,遭到他們的強烈反彈,除非他的實力也能同步增大,從而迫使功臣黨低頭。

於是,李顯把目光放在了武三思的身上。相王是他的親兄弟,而這恰恰是他所忌憚的,太平公主固然可以聯手,可太平公主雖對功臣黨的跋扈有所不滿,卻不可能聯手他打壓功臣集團,所以他唯一能夠選擇的只有武家。

武家的實力依舊極其強大,武三思又是他的兒女親家,同功臣集團更是矛盾重重,這不就是他的最佳打手么?於是,在任命武三思為宰相、並加封為大司空之後,李顯對武家又展開了一系列拉攏示恩的舉動。

今天沒有朝會,李顯突然起意要到武家微服私訪,為了避免功臣們聞訊又跑到他的面前勸諫,對他聒噪不休,李顯選擇從楊帆控制的玄武門出宮,於是這警戒任務自然而然地就落到了楊帆的身上。

天子微服出巡,其實哪能真箇做到微服,只要動靜不那麼大,不致於聲張開來鬧得盡人皆知就算微服了。梁王府里的警戒由新任內衛都尉高瑩負責,梁王府外則由楊帆負責,皇帝若稍有閃失,他們就是殺頭之罪,自然格外謹慎。

楊帆親自趕到梁王府,在四周巡弋了一圈,了解了周圍形勢後,便開始安排起來,從梁王府再到梁王府所在的整個昭國坊,一直到朱雀大街,各處要害都安排了便衣千騎巡視戒備。

「咦?這是……,十一娘,你推高些、再推高些!」

牆裡有一架鞦韆,鞦韆越盪越高,鞦韆上坐著一個紅裙少女,當那鞦韆盪過牆頭時,她忽然發現牆外巷裡站著一個人,模樣有點兒眼熟,定睛一看竟是楊帆,趕緊便回頭吩咐她的妹子用力把她推的更高。

在鞦韆架後,站著個嬰兒肥的可愛小姑娘,正是相王最小的閨女十一娘霍國,鞦韆架上坐著的這位自然就是十娘李持盈了。

這幢府邸是相王的女兒安興縣主的家,安興嫁的丈夫是梁王府參軍薛琳,因此便買下了梁王府前旁邊的這幢府邸,以方便丈夫到王府做事。今日,李持盈等眾姐妹是到姐姐家裡來玩的。

小馬屁精霍國看上了李持盈的一件珠飾,一直追著姐姐討要,作為交換條件,李持盈就要她幫自己盪鞦韆,霍國為了得到姐姐的珠飾可謂不遺餘力,一聽姐姐發話,立即鼓起腮幫子,更加賣力地推了起來。

李持盈穿著裙子,也怕春光外泄,是以雙腿夾得很緊,不過那艷紅耀眼的裙袂依舊如雲般飛揚,顯得份外美麗。

李持盈看清牆外站的那人果然是楊帆,心中很是歡喜,她正要向楊帆打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