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風起雲湧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風起雲湧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3-08 01:29  字數:3268

韋後垂簾預政後,每次上朝都只是往帷幔後面一坐,如徐庶進曹營一般一言不發,漸漸的,張柬之等人也就放鬆了對她的警惕,在他們看來,如果這位皇后陛下能一直這麼本份下去,那麼她即便垂簾預政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李顯赦免田歸道的罪過,任命他為太僕少卿,以及通令天下,改「中興寺」為「龍興寺」的事,張柬之等人也並非沒有引起注意,不過他們知道皇帝對他們獨攬大權的行為極為不滿,他們不希望與皇帝徹底鬧僵,這些事小小不言的,讓皇帝出出氣也罷,因此並未有過激的反應。

但是,李顯這一系列小動作卻僅僅是對他們的一種試探,當李顯發現張柬之等人並沒有太過激烈的反應之後,他忽然意識到,這些人其實並沒有他想像中強大,而且政變集團裂痕已生,他們也絕對沒有能力再發動一次兵變,威脅他的皇位。

於是,李顯的膽氣漸漸壯了起來。二月十六日那天,也就是李顯登基稱帝的第二十天,李顯突然宣布,拜武三思為大司空,同中書門下三品,武三思繼武承嗣之後,成為了武家第二個擔任宰相的人。

關於這個任命,李顯事先沒有同那班功臣宰相們商議過一句,他是在朝堂上直接公開宣布的,打了張柬之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就在李顯拜武三思為宰相併加封大司空的同時,他還宣布晉封太平公主的丈夫武攸暨為定王。武攸暨原本是安定王。如今雖只是一字之差,但雙字是郡名。單字是國名,這一下武攸暨就由郡王升格為親王了。

武攸暨升為親王,也就意味著太平公主的長子將來會襲封親王爵位,因此哪怕太平公主與丈夫的感情再不好,她也會欣然領情。

與此同時,李顯還宣布,提高鎮國太平公主和安國相王的儀仗規格、警戒待遇,規定相王府和太平公主府的警衛今後類比皇帝。晝夜皆有侍衛扈從,府邸中每十步便設一處警哨。李顯按照韋後教給他的辦法,採取了分化打擊的手段,這一手果然奏效。

相王和太平公主都是神龍政變的主要功臣,相對而言,張柬之等人只是牽了個頭,出謀畫策方面下了番功夫。結果卻獨攬大權、排斥異己,令相王和太平公主也大為不滿。如今又有皇帝隆重禮遇,他們投挑報李,自然選擇支持皇帝。

皇帝一旦鐵下心來堅持自己的主張,張柬之等人也不敢輕易對抗,畢竟他們掌權的基礎就是忠於皇帝。再者。他們雖風頭一時無倆,論政治底蘊卻無法和武氏家族、相王還有太平公主相比。

如今皇帝堅持己見,相王黨、太平黨和梁王黨又全力擁戴,張柬之等人無力回天,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在武則天當朝時也無法插手政治的武氏家族殺進了政事堂。佔據了一席宰相之位。

對於皇帝最近一系列的舉動,張柬之等人雖然極為不滿。但他們身在局中,依舊沒有察覺危機的到來,不是么?他們依舊大權在握啊,皇帝對他們的大多數要求依舊全盤採納,他們身邊依舊有那麼多人恭維巴結著,這些都麻痹了他們的嗅覺。

但是旁觀者中卻不乏清醒的人,洛州長史薛季昶就是一個清醒的旁觀者,對皇帝一系列的舉動,薛季昶深感不安,他和好友朝邑尉劉幽求喝酒時便提到了自己的擔心,不想劉幽求也有相同的看法,兩人一拍即合,乾脆趁著酒意求見張柬之了。

張柬之與桓彥范等五宰相可以說是大唐歷史上最團結最合睦的一屆宰相班子了,平時他們常會聚在一起探討天下大事,商量政策政令,而不會奉行官場上「王不見王」的慣例,薛季昶和劉幽求趕到政事堂的時候,桓彥范、敬暉等四人正聚在張柬之處高談闊論。

薛季昶和劉幽求也是張柬之等人的同道中人,一聽是他們求見,馬上便讓人請他們進來。見禮已畢,張柬之請二人落座,一問來意,薛季昶便直言不諱地道:「張相公,武家本擁有強大武力,如今再掌政權,後患無窮啊。薛某今日來,就是勸相公及早圖謀對策。」

張柬之一聽是為了此事,很是不以為然,他傲然道:「眾宰相里,武三思僅有一席之地,不日魏相公還朝,我們的力量將更加壯大,大局既定,武三思就是砧板上的一塊肉,若想除之,彈指間事,有什麼好防範的呢?我等剛剛秉政,不宜再增殺戮啦。」

劉幽求勸道:「諸位相公,我們要防患於未然啊。昔日曹孟德立曹丕為王太子,立即果斷抑制曹植的勢力,殺了楊修等人,剪除了曹植的羽翼,才確保政權順利交替。則天皇帝立今上為皇太子後,卻縱容武氏與二張結納黨羽擴充勢力,若非諸公奮力而起,我大唐的宗廟社稷恐再難保了。如今二張已除,武三思卻猶在,諸位相公須早施雷霆手段,才能確保無憂啊。」

敬暉聽的有些意動,捻須點頭不已,他正想出言附合,勸說張柬之幾句,不想桓彥范卻哈哈大笑,擺手道:「你們兩位就不要危言聳聽了,今時不同往日,朝政盡在我等耿忠之士的掌握之中,皇帝又是我等忠臣親手扶立的,武三思動得了咱們?

說起武力,相王已掌握南衙,足以制衡北衙禁衛。況且北衙中又有李多祚等忠誠將領控扼要害,其他諸衛將領中望風來投者不計其數,這等情況下,武氏稍有蠢動,我們不費吹灰之力就能滅了他們,何必不教而誅,受人指摘?」

這兩人已經是五宰相之首,一見他們兩人意見一致,敬暉也不好說話了,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