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章漫長一日(12)

第一千一百章漫長一日(12)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3-03 08:42  字數:3384

寢宮裡面,武則天靜靜地躺在榻上,自從張柬之和崔玄暉等人擁著太子離去,她就再也沒有睜開眼睛。

她聽到張柬之在外堂喝令宮監交出御璽和虎符的聲音,聽見甲胄碰撞,知道那是在她寢殿門口安排了侍衛,但她始終未發一言,事到如今,她還能做什麼呢?

她緊閉著眼睛,眼淚依舊從眼角滲出來,武則天便轉過身去,她不想讓宮娥看見她流淚的樣子,實際上幾名宮娥此刻正蜷縮在角落裡為她們自己的命運提心弔膽,根本沒有注意到她的動靜。

武則天的心中滿是悲涼,這一刻來的太突然了,以致她還沒有時間靜下心來去反思自己的一生,沒有時間去想她這一輩子害過多少人,那些人每一個的下場都比她凄慘十倍,所以她覺得異常的悲憤。

江山社稷,皇帝的寶座,她早晚是要交出去的,所以她並不戀棧這即便不被人奪走也再維持不了多久的權力,令她傷心的是,她一手締造的武周帝國勢必要一世而終了,她的兒子既然發動兵變奪回皇位,就一定會恢復李唐的名號。

武則天覺得身上一陣陣的寒冷,她忽然想到了張易之和張昌宗偎依在她身邊時帶給她的溫暖,而那兩個情夫此刻已經變成兩具冰冷的屍體。

她還記得不久前自己信心十足地給他們的保證和承諾,這令她尤其感到絕望而憤怒。她本以為在她死後有些人才會不能容納張氏兄弟,可她沒有想到她還活著,那些人就已經如此猖狂。

她用了二十年時間,殺戮了無數生命,殫精竭慮、窮盡心思,才建立了她的帝國。創業艱辛啊,毀滅卻只需要一晚……

「阿母……」

身後突然傳來一聲輕喚,武則天連忙拭去腮邊的淚水,冷冷地道:「令月,你也背叛了我,是么?」

身後沒有傳來太平的回答,只是感覺卧榻微微一沉,知道她在榻邊坐住了。武則天凝視著面前霧一般的帷幔,喃喃地道:「朕這個皇帝,真的這麼失敗么?為什麼……為什麼這麼多年過去了。你們念念不忘恢復李唐?」

不管如何,武則天都是她的生身母親,如今武則天已經成為一個失敗者,不管是在國事上還是在家事上,太平公主都不想再對她說什麼重話。指摘她什麼過失、或者譴責她的無情,太平公主只是無言地坐著。許久才輕輕勸道:「阿母。不要傷心了。」

「呵呵……」

武則天冷漠地笑了笑,緩緩轉過身,凝視著她的女兒道:「我沒有傷心,傷心有什麼何用處?我這一輩子都在斗,在家族,入宮後。當皇后、當太后、當皇帝……,無時無刻不在與人斗、與天斗,我鬥了一輩子,最後一仗。我輸了而已。」

太平公主默默地看著她的母親,武則天道:「我這一輩子,就輸了這麼一仗,失敗的原因是因為我太老了,我疾病纏身,沒有精力去注意他們,我大限將至,所以一些人開始別覓高枝!我是敗給了歲月,而歲月是任何人都無法打敗的對手!」

太平公主想要反駁她,可是思緒異常的混亂,考慮到母親所受的打擊已經極其沉重,太平公主也不想再說什麼重話,於是她認可了武則天的結論似的,輕輕點了點頭。

武則天看到她點頭,臉上露出欣然的神色,像個孩子似的笑了:「女兒,你們以為把我囚禁在這裡,我就可以任由你們擺布了?不,不可能,我是武曌,古往今來、獨一無二的武曌!如果我決意赴死,照樣能給你們製造無窮的麻煩,不是么?」

太平公主有些不耐煩母親的自鳴得意了,她毫不留情地反駁道:「母親,你以為自盡可以讓太子哥哥擔上弒母的罪名,從而受到千秋萬代的唾罵?這座迎仙宮已經被太子哥哥控制了,如果母親決意赴死,明天您依然會『活在宮中』。即便這個消息瞞不住世人,朝廷也可以偽造一份『您』的罪己詔,宣布您是一死以謝天下!」

武則天的心頭倏然掠過一絲寒意,她是皇帝,這些手段她再清楚不過,她知道女兒說的每一句話都完全可能成為現實,她怔怔地愣了半晌,忽然呵呵地笑了起來。

她不想死了以後還被人擺布,那她就只能屈辱地活著!她失去了她的帝國,失去了她的寶座,失去了她的情郎,連她自己的生死,如今都由不得她自己選擇了。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武則天的低笑變成了放聲大笑,她憤懣地捶著床榻,笑得滿臉是淚。太平公主默默地坐在榻邊,任由武則天發泄著,過了半晌,武則天才喘息著躺回榻上,疲憊地閉上眼睛,低聲問道:「外邊如今是個什麼情形?」

太平公主道:「尚還平靜,九城已在相王哥哥掌握之中,宮裡面,六尚二十四司和內侍省的人會一如既往地安排好宮裡的一切,北城各路禁軍也沒有蠢動……」

武則天打斷她的話,問道:「沒有人死難么?」

太平公主想了想,答道:「幾乎沒有什麼傷亡,除了在這迎仙宮中……,他們為了儘快趕到您的寢宮,所以動了手,殺死了幾十個張氏兄弟的人,不過……二張的死黨,本來就不會被放過的。」

武則天心中一陣失望,她沒想到,她以太后之尊、皇帝之母的身份,也要用那麼多年的時間,前前後後殺掉那麼多人、流放那麼多人,才能坐上皇帝的寶座,可是在她的權力交替的時刻,居然沒有一個死士站出來。

太平公主看著母親蒼老的容顏,這幾年,她的牙齒已經掉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