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九十九章漫長一日(11)

第一千九十九章漫長一日(11)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3-03 01:26  字數:4206

直到走出天子寢殿,李顯的臉色才緩和過來。張柬之則始終保持著冷靜,離開天子寢殿之後,他的第一句話就是勒令迎仙宮監交出天子十寶和那十二塊調兵虎符。

李顯聽了張柬之的話,突然身子一震,一種異樣的衝動從他的後腰眼兒一直衝到了天靈蓋,他的整個身子都有一種麻酥酥的感覺,這種感覺,以前似乎只有和韋妃剛剛成親那些日子,在床笫之間他才感覺過。

他忽然意識到,他成功了,從現在起,他將成為皇帝!

是的,他曾經當過皇帝,僅僅當了一個月,就被廢為廬陵王,從此幽禁於房州黃竹嶺。但是那次即便登基為帝,他也不曾有過太多興奮,因為那時的他僅僅擁有了皇帝的稱號,一切權力都掌握在他的母親手中,而這一次不同了。

這一次,還有誰能夠挾制他?

他是皇帝!

高高在上的皇帝!

九五至尊的皇帝!

唯我獨尊的皇帝!

李顯陶醉了,暈陶陶中,李湛、王同皎率領一班衛士,押著迎仙宮監,從二張的住處把天子九寶和十二虎符搜出來,畢恭畢敬地奉到他的面前。

天子之印本來名為「璽」,但是武則天覺得璽與息同音,不吉利,所以改璽為寶了。

張柬之和崔玄暉一絲不苟地檢查著每一方玉璽,「受命寶」、「定命寶」……

秦一統天下,始皇帝定皇帝之璽、皇帝行璽、皇帝信璽、天子之璽、天子行璽、天子信璽共六璽,再加上一方最重要的傳國璽,實為七璽。漢代又加兩枚寶璽,後世皆沿續漢制,便有傳國璽與八寶璽了。

不過。到了唐代,又加了一塊,因為大唐初立時沒有和氏璧所刻的那枚傳國璽,傳國璽早被視為「皇權神授、正統合法」的信物,凡登大位而無傳國璽者,則被人譏笑為「白版皇帝」。

大唐缺了傳國璽,只好自己刻了一塊「受命璽」聊以自慰,他們也不好意思完全抄襲傳國璽,樣式雖然照抄傳國璽,不過那八個大字改了一下。刻的是「受命之天、皇帝壽昌」。

所以大唐的寶璽數目還是與漢制相同,不過貞觀四年的時候,李靖伐突厥,將蕭後與傳國璽一起帶回了李唐,傳國璽找到了。也不好把自己刻來充數的那塊砸了,於是大唐就多出了一枚寶璽。

一共十塊寶璽。全以白玉雕成。螭獸為鈕,除傳國璽方四寸,其餘的璽都是一寸二分,所以哪一方是傳國璽極易辨認。

不過大唐在沒找回傳國璽的時候,自己刻來充數的那枚寶璽仿的是傳國璽,也是方四寸。因此這十枚寶璽就是八枚天子寶璽。一枚受命璽與一枚傳國璽大小相同了。

張柬之和崔玄暉逐枚打開璽盒,認真辨認,唯恐被人移花接木。八枚寶璽驗罷,來到軍士捧著的最後兩枚寶璽前。兩人壓根沒看受命璽,不約而同地望向傳國璽。

兩雙顫抖的手同時伸出去,輕輕打開璽盒,一枚寶璽正靜靜地躺在璽盒內,璽方四寸,白玉為之,螭獸鈕,上交五蟠螭,隱起鳥篆書:「受命於天,既壽永昌!」

張柬之一直古井無波的老臉突然激動起來,滿臉的皺紋彷彿盪起了層層漣漪,他像捧著初生嬰兒似的,小心翼翼地捧出那枚傳國璽,高高舉過頭頂,突然一轉身,重重地跪在李顯面前,高聲道:「天佑大唐,吾皇萬歲!」

這是要坐實擁立之功了,誰還甘落人後,所有人都激動的跪倒在地,向李顯高聲道:「天佑大唐,吾皇萬歲!」

李顯站在那兒,彷彿騰雲駕霧一般,幸福來的太快,他有些適應不了。

※※※※※※※※※※※※※※※※※※※※※※※※※※※※

迎仙宮裡二相逼宮的時候,太平公主和上官婉兒正在召集六尚二十四司以及內侍省諸內侍長官,向他們說明今夜的行動情況、行動宗旨,以安撫眾人。

這些人都是宮廷里各司各監的頭頭腦腦,其中很多人還不知道今夜究竟發生了什麼,整個宮廷里人心惶惶的,必須把這些人安撫下來才能穩定宮廷。接下來要保證這個權力中心的順暢運作,也離不了他們的配合。

外有大軍彈壓,內有在內廷中最具權力和威望的上官婉兒控制,又有太平公主作為皇室的代表,這些宮娥太監的內司長官很快鎮定下來。

忽然,小海公公悄悄走來,踮著腳尖對太平公主低語了幾句,太平公主點點頭,對婉兒道:「這裡交給你了,我去一趟迎仙宮。」

迎仙宮已經被參與兵變的羽林士兵完全控制住了,五步一崗、十步一哨,戒備森嚴。又有持戈的士兵在各條通道上來回巡戈著,滿身肅殺,方才的殺戮顯然還沒有讓他們完全冷靜下來。

他們之中很多人並不認識太平公主,因為參與政變的人成分複雜,便是薛思行這個政變的參與者也有不少士兵不認識,所以太平公主在薛思行的親自引領下,也得數次停下來,亮出張柬之臨時加蓋寶印製成的特殊通行證,才得以進入迎仙宮。

迎仙宮內的混亂還沒有完全平息下來,倖存的宮娥太監都瑟瑟縮縮的蹲在院子里,在官兵的嚴密監視下一動不動,這些人身上都打著二張的烙印,絕對不能留用的,回頭一定會打發到浣衣局、司農寺一類的地方,另換一批可靠的宮娥太監進來。

不過這得等婉兒把六尚二十四司以及內侍省的大小宦官、女官們安撫下來以後才能著手安排,現在只能把他們集中看管了。

門上的血跡已經凍結成冰,地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