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九十七章漫長一日(9)

第一千九十七章漫長一日(9)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3-02 01:10  字數:3417

"誠求保底月票!

迎仙宮示警的訊息剛剛傳到內衛,當值的內衛就迅速行動起來。她們在值守的日子裡一向衣不解帶、劍不離身,是以集結十分迅速。

當最後一名內衛快步出現在殿堂上時,那位相貌清秀,顴骨略高,顯得堅毅剛強的女都尉用力把手一揮,一言不發向外奔去,眾內衛不用吩咐,馬上緊隨其後。

這位都尉名叫洛飛雲,小蠻擔任梅花內衛都尉一職時,她就是副都尉之一,後來小蠻出嫁,她從兩名副都尉中脫穎而出,擔任了都尉之職。洛都尉『性』情嚴謹、不苟言笑,是以大多數內衛都有些畏懼她。

內宮遇襲是百年難得一遇的事情,但是作為天子最後的武裝保障,哪怕這種可能萬年難逢,她們也必須做好準備。對於皇帝遇險、宮廷遭受重大變故時如何應變、如何解救皇帝、如何突圍,她們都有各種預案,平時也經常進行演練,此時只管遵照成法,自然無需多作安排

這些女侍衛統一的武器是佩劍,此外根據個人特長,還分別配備袖弩、飛刀等暗器,由於武器輕便,再加個身手不凡,是以她們奔走甚快,夜『色』下只見一道道身影輕靈,就像躍出叢林奔向朝陽的牝鹿。

從她們的宿處到迎仙宮距離並不遠,這是為了一旦有事,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抵達天子身邊,以她們的輕身功夫,這一路疾奔須臾便至,但是她們面前突然出現了八根巨柱,八根由人組成的肉柱,擋在了她們的前路。

這是太平公主手下的八個女相撲手,八個人每人手持一根沉重的降魔杵,穩穩地橫亘在梅花內衛與迎仙宮之間的御道上,封鎖了她們的去路·中間一個胖大『婦』人將降魔杵向前一指,沉聲怒喝道:「回去!此路不通!」

「殺過去!」醉枕江山1097

洛飛雲針鋒相對,一聲嬌叱中,利劍龍鳴·鏗然出鞘,自始至終她腳下都不曾稍停,厲叱、拔劍、前指,所有的動作都在奔跑中完成,領著一群如狼似虎的內衛女戰士風捲殘雲般壓了上去。

奪路的是女人,攔路的也是女人,這場女人對女人的戰爭·看起來比男人之間的戰爭還要火爆。

胖大『婦』人勃然大怒,腳步向前一踏,「嗵」地一聲巨響·地皮彷彿也顫了一顫,隨著一招力劈華山,她手中的降魔杵便帶著一股凄厲的銳嘯劈頭蓋臉地砸將下來,洛飛雲不閃不避,健步如飛,利劍筆直地指向前方,灑出一路寒光。

「住手!」

隨著一聲威嚴的嬌叱,八個女力士後面突然出現兩個清麗的垂髫少女,兩個俊俏少女各持宮燈·左右一站,暈紅的燈光映著她們雪白的俏靨,彷彿一雙靈氣『逼』人的小狐仙·兩人正是樹小苗和周元寶。

在她們身後,有一位麗人款款站定,一襲白衣·優雅似觀音謫凡。洛飛雲陡然看清此人,目芒頓時一縮,本來一往無前的沖氣也頹然而止,猛地站住腳步,失聲喚道:「上官待制!」

照理說,上官婉兒是不可能背叛女皇的,而且上官婉兒在宮中的威望太高·洛飛雲大驚之下,不得不站住腳步·一時之間,她都要懷疑自己方才所收到的警訊是不是有什麼誤差了。

上官婉兒上前兩步,揚聲道:「今夜,北門南衙諸衛,奉太子所命,興兵入宮除『奸』,內衛一干人等速速迴避!」

洛飛雲心一沉,聽這話音兒,果然有叛『亂』,而且她認為絕不可能背叛的上官待制也成了叛軍的一員。洛飛雲咬緊牙關,道:「迎仙宮示警,卑職身為天子護衛,職責所在,不得不行,待制所言,恕不從命!」

上官婉兒沉聲道:「太子乃國之儲君,天子病危,太子代掌朝政,理所當然。太子身為天子之子,豈會對天子有所不利?你們的職責是衛護天子安危,太子要誅殺的是佞臣二張!還不退下!」

內衛諸女不問政事,只忠於天子一人,這是她們從小就接受的信仰和教育,眼下迎仙宮示警求援,卻讓她們置身事外,這在她們一貫的理念里有些無法接受,眾女衛不約而同地看向洛飛雲,聽她決斷。

洛飛雲沉『吟』不語,手中劍也慢慢垂下,似乎被上官婉兒一番嚴詞訓斥說的意動,婉兒心中暗喜,柳眉一展,又踏前一步,正要再勸幾句,洛飛雲突然揚眉出劍,尖聲叫道:「卑職無禮了!」

洛飛雲先出劍後發話,身如獵豹急躍而出,直撲上官婉兒,手中的利劍也化作一道閃電,直刺婉兒的胸口。洛飛雲身為內衛都尉,必要時是可以先斬後奏的,上官婉兒既然反了女皇,她自!然用留手。!

她方才假意做出被婉兒打動的樣子,就是想出其不意,一舉殺掉上官婉兒,來個擒賊先擒王。她這番做作,確實很『迷』『惑』人,那八個女相撲手力大無窮,但是論身手敏捷卻遠不及洛飛雲。

洛飛雲猝然出劍,兩個離得最近的女相撲手大聲驚呼,欲待揚起沉重的降魔杵攔阻,卻已差了一剎。一見洛飛雲出手,幾個內衛也不約而同地向對面的女相撲手發起了攻擊。醉枕江山1097

洛飛雲一劍疾出,眼見上官婉兒站在那兒連閃避都忘了,洛飛雲的唇角不禁『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但是這絲微笑剛剛綻開,便於一聲悶哼中散去。

洛飛雲陡覺背後突然一陣巨痛,她悶哼一聲,飛躍而起的身體猛地墜地,踉蹌前行三步,驚愕地低下頭,在她胸口透出一截雪亮的劍尖,一滴鮮血正輕輕滑向冰冷的劍峰,寒意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