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九十三章漫長一日(5)

第一千九十三章漫長一日(5)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2-28 01:18  字數:3407

長安之北是禁軍諸衛的駐紮之地,諸衛之中以左右羽林衛距玄武門最近,在他們之前,還有一個千騎營。

夜色深沉,羽林衛司馬閔雍伯巡營回來,摘了佩刀往案上一扔,便負著雙手徐徐踱起步子,似乎有些心神不定。陪他巡營回來的羽林將軍王大剛打個哈欠,正要回帳睡覺,見他這般模樣,不禁奇怪地問道:「閔司馬,你有心事?」

閔雍伯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道:「夜色已深了,可大將軍還未回營。」

王大剛笑道:「不是說河內王相邀,去金吾衛了么,說不定人家兩兄弟此刻正在對坐飲酒促膝長談,便是今夜不回來也有可能,你擔心什麼。」

閔雍伯道:「不可能,大將軍從不貪杯。而且,你也知道大將軍的為人,在軍務上,大將軍從不懈怠,怎會對咱們連個交待都沒有?就算他不回來吧,也該派個親兵回來報個信兒啊。」

王大剛仍是不以為然,道:「你呀,誰能對大將軍不利呢?再說,大將軍去的可是金吾衛,那可都是武家人的地盤。」

閔雍伯哼了一聲,道:「同室操戈的事很罕見么?」

這句話出口,他也覺得不妥,此言似乎有暗指武家不合的意思,他便咳嗽一聲,向王大剛招了招手。

王大剛湊到他的面前,閔雍伯壓低聲音道:「前幾日,陛下曾讓給大將軍下了一道密詔,吩咐他加強宮中的戒備。尤其是在千牛衛換防宮城之前的這段時間裡,否則你以為大將軍這些天為什麼每天都要到宮城裡去巡視?」

王大剛吃了一驚。失聲道:「竟有此事?」

王大剛也是武攸宜的心腹,話已說到這裡,閔雍伯也不瞞他了,便道:「正是,大將軍對陛下一向忠心耿耿,執行陛下的旨意從來不打折扣,你想他怎會驟然離開,放棄巡城的公務。且不對我們有所交待呢?我心中不安吶。」

王大剛是一個純粹的武將,打仗固然沒問題,可這種勾心鬥角的事他就不在行了,他撓了撓頭,為難地道:「那……咱們應該怎麼辦?」

閔雍伯思量片刻,道:「大將軍奉有秘詔的事,只與我交待過。聽大將軍那話音兒,京里最近似乎不太平。我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啊,我想這麼著,由我帶一隊人馬替大將軍巡視宮城去,你則去一趟金吾衛,大將軍沒事也不會責怪咱們多事。」

王大剛雖然已經困了。可閔雍伯這麼說,他也只好答應。二人立即各整親兵,王大剛帶了二十多名部下,閔雍伯則帶了一個百人隊,俱乘駿馬。馳出轅門。

兩隊人馬馳出轅門,前行二里。還沒等他們分道揚鑣,一南一北分頭行動,夜色之中突然響起一聲凄厲的銳嘯,銳嘯橫空,分明就是一枝響箭,二人不約而同勒住了戰馬,心中滿是驚疑。

這時候,雪野中突然湧現出一隊人馬,因為有雪色反光,所以這夜裡不至於黑漆漆的不能視物,他們可以看清那些人影,黑壓壓的一片,一時也數不清楚。

對方既然動用了鳴鏑,顯然是不怕暴露行蹤了,閔雍伯和王大剛實在想不出在營門口會遇到什麼事兒,閔雍伯低聲示意一個侍衛返回營中報訊,自己則帶領眾騎站在那兒,希冀弄個明白。

夜色中傳來一個粗野豪放的聲音:「哈哈,左羽林的諸位好兄弟,深更半夜的,這是要去哪兒啊?」

閔雍伯聽那人聲音有些耳熟,一時卻想不起是誰,便厲聲問道:「你是誰?」

那人哈哈大笑,笑聲中閔雍伯身後突然傳出一聲悶哼,閔雍伯扭頭一看,受他吩咐回營報信的那名侍衛剛剛馳離大隊人馬,就一頭從馬上栽了下去,在他附近並無人影,分明是受了弩箭一類武器的攻擊。

隨即,在他們身後的雪地中,也有一排人影突兀地站起,一步步向他們逼近過來。閔雍伯手下一干人等不安起來,閔雍伯的馬急躁地轉了兩圈了兒,閔雍伯輕拍馬鬃,安撫著胯下的戰馬,沉聲道:「不要亂,肅靜!」

閔雍伯情知不妙,可他分明已經被包圍了,正面逼近的那群人俱都是長槍大戟,排著整齊的隊伍,身後包抄過來的那些人都平端武器,雖然看不甚清,可是從他們的動作身形來看,分明都是軍弩。

眼下這個距離,閔雍伯的人馬只有一次加速衝鋒的時間,可是現在對他們而言,有著太多不利的條件。一來這是深夜,而且遍地大雪,全力衝刺馬速也不快;二來,他們佩的都是短兵器,對方不是長槍大戟就是勁弓硬弩,就算他發起衝鋒,也絕對討不了好去。

而且,這些人雖然敵意明顯,可他怎麼想,也不覺得對方會不問青紅皂白就痛下殺手,因而也生不起拚死一搏的勇氣,這一來雙方就越靠越近,等到對方的槍戟兵逼近,他們已經失去馬匹加速的有效距離,就更沒有動手的想法了。

對方的人馬站住了,只有一名佩刀將領獨自上前,行到近處,閔雍伯才看清來人,這人乃是右羽林將軍野呼利,右羽林大將軍李多祚的女婿。閔雍伯想到武大將軍所接的秘旨,臉色便開始發青,說道:「野呼利將軍,你們這是幹什麼?」

野呼利若無其事地拍打著刀鞘,朗聲道:「二張蠱惑天子,禍亂朝廷,北門南衙各路禁軍,在太子、相王及諸位宰相統領下,已殺進宮去誅除奸佞了,閔司馬,這趟混水,你可趟不得。」

王大剛氣的臉皮子發紫,怒聲道:「我們大將軍呢?」

野呼利狡黠地一笑,道:「他呀,正在河內王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