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九十一章漫長一日(3)

第一千九十一章漫長一日(3)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2-27 03:06  字數:3529

武攸宜久在軍中,一聽鼓聲就知道是聚將鼓,武攸宜心中暗凜:「此為京師重地,又是在正月里,此時此刻,武懿宗突然擊鼓聚將,他想幹什麼?」聯想到武三思和武懿宗對自己的軟禁,武攸宜心中倏然生起一種不祥的感覺。

武懿宗擊鼓聚將,各營將佐聞聽鼓聲不敢怠慢,紛紛披掛起來,急馳帥帳。一時間,眾將領紛紛趕到,唱名報進,須臾功夫,眾將便雲集帳下,帥帳內一片殺氣騰騰。

這些將領中有些是武懿宗的心腹,事先已經得他面授機宜,是以十分鎮定,有些是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免心中驚疑,只是帥帳之中無人敢喧嘩,也不敢交頭接耳,只得肅立待命。

後帳里,果真擺下了一桌酒席,武三思咂摸了口酒,對武攸宜感慨地道:「這人吶,一輩子都在往前走,可往前去只有一條路么?不是!你每走一步,都有無數個岔路口,走啊選啊,選啊走啊,可是不管選對選錯,都是無法回頭的。」

武攸宜不明其意,如今已經被人控制,他也只好沉下心來聽著。

武三思吁然道:「小時候,咱們武家也算是地方上的一個大戶,那時候我最想的,就是長大以後能謀個一官半職,或者在地方上成為舉足輕重的一位士紳。後來,姑母入了宮,可她只是個才人,我也沒有什麼想法。」

「再後來,姑母做了皇后,我這時才從父親那兒知道,姑母其實跟咱們這些親戚並不和睦。我也就沒想著能成為皇親國戚,借著姑母的勢力攀龍附鳳威風鄉里,可那時我也沒想過姑母會那麼狠啊」

武三思沉默下來,武攸宜還是不說話,不過他也想到了武家那段時間所遭遇的一切,冰冷的臉色慢慢緩和下來·輕輕地嘆了口氣。

武三思沉默半晌,又道:「被姑母發配嶺南的日子,苦啊。父親整日提心弔膽,我也是衣不蔽體、食不裹腹·那時我就想著,只要能吃飽飯、穿上一件完整的衣服,那個做皇后的姑母一輩子都不要再想起我們來,那就是最好的結局。」

「可是沒多久,父親就死了,都說他是水土不服,染疫而死。呵呵……」

武三思抬頭看向武攸宜·眼睛有些發紅:「我沒想過報仇,真的,即便是到了今天。不管怎麼說·是姑母把我們從地獄裡又救回來,而且給了我們享用不盡的榮華富貴,我武三思有今天全拜姑母所賜,武家能有今天也是拜姑母所賜!

姑母重用武家人,不是因為血緣之親,而是不得已而為之,因為她想稱帝,她再也找不到比武家人更可靠的支持者了,她需要我們·可我們想過好日子,更要依賴她。所以,我跟姑母不親·可我不想害她。」

武則天的父親是武士,武三思的父親武元慶就是武士的兒子,而武攸宜是武士的哥哥武士讓的孫子,他的父親與武元慶是隔房兄弟。關係較遠,所以當年不曾受過武則天的迫害,武三思的痛,他沒有感同身受的感覺。

因此,聽了武三思的話,武攸宜不為所動,只是冷冷地道:「是么?那你現在所做的一切·又算什麼?」

武三思沉聲道:「算什麼?我都快七十歲的人了,你說我還能幹什麼?我只想為兒孫保留一份富貴榮華·不想他們再像我少年時一樣,過那飢寒交迫、隨時待死的日子!」

武三思向武攸宜一指,厲聲道:「你也有兒孫,難道你不想為他們早做安排?姑母已經老了,她老糊塗了!她做了一輩子孤家寡人,臨到老了,她親近兒孫,我認了!親近咱武家人,我高興!可她拿著兩個外姓小輩當親人,那算什麼事兒?」

武攸宜沉聲道:「你妄言了!」

武三思大怒,騰地一下站了起來,在帳中急急繞行:「張易之和張昌宗那兩個小輩,不是貪圖她賜予的榮華富貴,會以少年之軀甘心侍奉她這個皓首老婦?她縱有百般不是,我們武李兩家做兒女的、做侄兒的,頂多是不讓她當家,還能把她這個長輩怎麼樣?

可她竟如此信重兩個外人,你說她不是老糊塗了是什麼?我武家掌軍、李氏秉政,共同扶保她一手創立的大周江山,這本是她一手制定的國策,如今她性命垂危之際,卻放縱二張把持宮廷!

皇室子女、皇親國戚乃至六部九卿,諸位相公,全都不得相見,內外隔絕,二張可以為所欲為!她不是一家主婦,一家主婦如此信重外人,即便那二張炮製出一份假遺囑,我們還有國法可依,還可以告上公堂。

可她是一國之君啊,還有誰能來維護正法、主持公道?二張一旦大膽妄為,釀出巨變,她一手締造的帝國將會怎麼樣?我武三思全家滿門又會怎樣?你!」武三思回首一指,冷笑道:「攸宜,你以為那時你能獨善其身么?」

武攸宜一動不動只是手中的酒水微微盪起一片漣漪……!

眾將畢集,武懿宗全副披掛,手扶利劍昂然于帥案之後,眾將齊齊抱拳,甲胄鏗鏘:「參見大帥!」

「免!」

武懿宗把手一揮,沉聲道:「本帥得到警訊,左千牛衛營中蠢動,似有異變,因此命你等立即出兵,圍住左牛千衛軍營駐地,防範警戒,禁止左千牛衛有任何舉動,如有抗命出營者,立即格殺,彈壓全營!」

此言一出,不明底細的將領們頓時一陣騷動,當下就有一位將領質疑道:「大帥,我金吾衛與千牛衛皆為禁軍,如今出兵,對千牛衛以敵人相待,似乎不妥,不知大帥可有陛下虎符及政事堂的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