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九十章漫長一日(2)

第一千九十章漫長一日(2)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2-26 11:03  字數:3389

武攸宜一行人漸漸消失在風雪之中……

大約兩柱香時間之後,有一輛輕車在八名侍衛的護擁下從風雪中走來。

八名侍衛俱著皮裘,看起來身寬體胖,他們沉穩地走在路上,中間的輕車速度也不快,就這麼一步步向玄武門走來。

立在玄武門城頭的雪人忽然也動了,白雪簌簌而落,現出楊帆矯健剛勁的身形,他快步向樓梯處走去,很快就出現在城下,緩和了一下呼吸,沉聲吩咐道:「開門!」

「吱軋軋軋……」

沉重的宮門再度打開,雪花飄零而入,不知什麼時候起,風小了,雪也小了。

宮門完全打開的時候,那輛輕車也到了宮門前,八名皮裘護衛從近處看,顯得更形壯碩肥胖。

楊帆頭前開路,引著那輛車向內邊走去,守衛玄武門的千騎士兵有些納悶兒,這隊人馬入宮,將軍居然沒有搜查,甚至沒有驗看車中人的身份?不過,將軍大人既然這麼做了,他們當然不會多置一辭。

車子在八名侍衛的護持下進了宮,很快在一處宮殿的後宮牆下停住,楊帆回身站定,那八名侍衛齊刷刷地脫下風帽,露出白胖無須的面孔,正是太平公主手下的那八個女相撲手。

車簾兒一掀,身著玄狐皮裘的秀媚麗人俏生生地從車裡走出來,她披一件石青刻絲灰鼠皮的披風,頭戴秋板貂的昭君暖套,雍容俏皮,嫵媚動人。秀項上白狐風領簇擁著她潤玉勝雪的嬌靨,不可方物。

「二郎!」

太平公主向楊帆打了聲招呼,臉上帶著笑。不過她的笑容微微顯得有些僵硬,不知是凍的還是因為太過緊張。楊帆沒有和她客套,馬上介面道:「快跟我來!」

車子被車夫驅趕到了殿角不引人注目的角落裡停下,太平公主帶著八個女相撲手緊隨楊帆身後,繞到前面的殿門處。

大殿里空蕩蕩的,沒有什麼器物擺設,顯然是一座閑置的宮殿。殿上只燃著一盞燈,一個俏麗的身影正在殿上心神不寧地來回踱著步子。楊帆推門而入,急聲道:「小苗!公主到了。」

……

掛著李多祚大將軍官幡的輕車出了宮城,先是駛上朱雀大街。急馳一陣拐進一座坊里,等它東拐西拐的再從坊里出來時,車上的官幡已經不見了,車子向南城駛去。坊里又有幾輛馬車隨後駛出,分別馳向不同的方向。

其中一輛馬車在城中轉悠了半天。這時正是大雪嚴寒天氣,路上行人稀少。所以很容易就能確定是否有人跟蹤。那輛車子在確認無人躡蹤跟隨後,就悄然駛入了張柬之的府邸。

張府角門處早有人等在那裡,車子一到馬上打開門,讓車子直接駛進院子。幾個家人提著掃把出來,迅速掃清了從巷口到角門的車轍,隨即角門兒便輕輕關上。了無聲息。

車子穩穩地停在張相府邸的後花院里,車上走出兩個人來,兩人中都沒有李多祚,他們分別是本該今日在宮中輪值的宰相張柬之和崔玄暉。

二人一言不發。神色冷峻地往堂上走,堂上早已人群濟濟,羽林將軍敬暉、李湛、桓彥范,以及相王府司馬袁恕己等人都已候在那裡,他們沒有一個人坐在椅上,都在焦灼不安地滿地徘,一見二人進來,眾人立即驚喜地迎上來。

「張相公、崔相公!」

「好了好了,兩位相公回來了!」

「有兩位相公主持大局,大事可成了!」

相王府司馬袁恕己沒有理會眾人興奮之下七嘴八舌的議論,他一個箭步衝到前面,迫不及待地向張柬之問道:「張相公,東西可帶回來了么?」

張柬之點點頭,從腰帶中小心地取出一張摺疊整齊的紙張,袁恕己將那張紙展開,紙上印著繁複的紋記和號碼,還有幾行墨跡新鮮的文字。

袁恕己看清上面鮮紅的政事堂大印和張柬之、崔玄暉兩位宰相的用印,欣然點點頭,把那紙張重新疊好,小心地揣進懷裡,對張柬之和崔玄暉道:「兩位相公,王爺已經等的急了,恕己這便告辭!」

張柬之鄭重地點點頭,崔玄暉則道:「恕己,一路小心!」

袁恕己急匆匆地走出去,堂上頓時肅靜下來,每個人都眼巴巴地看著張柬之。白髮蒼蒼的張柬之徐徐掃視了眾人一遍,只見眾人臉上有緊張、有興奮、有期待、有忐忑,唯獨沒有畏懼,他欣慰地笑了。

張柬之神情肅然,聲音低沉而有力地道:「各位,成敗生死,就在今日了!」

崔玄暉將雙手望空一拱,沉聲道:「願先帝在天之靈庇佑,唐皇社稷,復於今夜」

敬暉等人神色激動地一起拱手,齊聲道:「願先帝在天之靈庇佑!」

張柬之也和他們一樣雙手高拱,卻沒有跟著眾人一起說話,他閉著雙眼,聽著眾人的祈禱,似乎默禱了一句什麼,然後緩緩睜開那雙蒼老而銳利的眼睛,對眾人道:「諸君,分頭行動吧!」

片刻之後,張柬之府上有幾路人馬,或車或馬逸散而去。

※※※※※※※※※※※※※※※※※※※※※※※※※※※※※

金吾衛大營外設有三座哨營,成品字形三足鼎立,每營駐金吾衛兵士十人,哨營中各立一座哨塔,高十餘丈,可縱眺遠近十餘里。

只不過那是天晴氣朗時候,這樣大雪瀰漫的天氣,而且又到了黃昏時分,武攸宜趕到哨塔前不足三百步時,才被塔上戍守的官兵發現。

塔上官兵馬上發出訊號,哨營中的士兵聞警上前探問,一俟查明來人是羽林衛武大將軍,自然不敢阻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