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八十八章謀莫難於周密

第一千八十八章謀莫難於周密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2-25 09:04  字數:4207

張昌宗聽了樊樂遠的話,旁徨心虛地答道:「這個……,自我擔任千牛衛中郎將以來,因為要侍奉聖人,我一共也沒去過幾次軍中啊,不曉得那些官兵是否肯聽從我的調遣。而且我只是一個中郎將,外無戰事,無權調動大軍……」

樊樂遠道:「這個好辦,御璽如今不是掌握在奉宸令手中嗎?只要奉宸令擬一道聖旨,以天子的名義調兵,誰敢違抗呢?」

張易之沉不住氣了,厲聲再問:「那麼我們調兵控制宮城之後又該如何呢?難道我們還能造反不成?」

樊樂遠道:「造反自然力有不逮,索性假天子之詔,誅殺心懷不軌的張柬之那些人,咱們總該做得到吧?」

張易之道:「張柬之背後乃是當今太子,你以為殺了一個張柬之,就能解了我們目前的困局嗎?」

樊樂遠惡狠狠地道:「那就連太子一起殺!」

張易之冷冷地道:「殺太子?你以為相王、梁王那班人會袖手旁觀?」

樊樂遠並掌如刀,向下用力一切,面色猙獰地道:「那就一不作二不休,把太子、梁王、相王還有太平公主那些人統統幹掉,到時候群龍無首,還不是由著咱們擺布?」

樊樂遠一番話,把他的美少年小夥伴們都驚呆了:「這小子瘋了!」

樊樂遠看看他們震驚的表情,曬然道:「怎麼?你們怕了?這種事,當年來俊臣就想干。而且他還真就這麼幹了,咱們如今有皇帝在手。只要再控制宮城,頒布聖旨,大義在手,有什麼不能做的?」

張易之連連搖頭,道:「你以為他們會洗乾淨脖子坐在家裡等著咱們去殺?他們會不防備咱們?是你想殺就能殺的么?你可知道一旦失手意味著什麼?異想天開!真是異想天開!」

「慢來慢來!樊兄的主意未必不能一用!」同屬奉宸監的曹勝突然兩眼放光地道:「誅殺諸王是不可能的,到時候他們那麼多的子侄統統造起反來,咱們只靠一支千牛衛絕對彈壓不住。不過,如果我們拉一派打一派呢?」

曹勝環顧眾人。道:「相王和梁王,都是已經無緣皇位的人,如果我們拉攏其中一派為咱們所用,答應捧他做皇帝……」

張易之閉了閉眼睛,緩緩地道:「你不要忘了,咱們曾經殺了武家的人和李家的人。」

曹勝道:「那又如何?利之所在,他們會放不下這點仇恨?何況。死掉的人是太子的兒女和魏王武承嗣的兒子,又不是相王和梁王的親生兒女。咱們只要控制宮城和皇帝,再和相王或梁王談判,以皇帝寶座為餌相誘,不怕他不乖乖就範。」

眾人面面相覷,覺得曹勝的想法雖然大膽。卻也不無道理。順著他的思路想了想,張易之道:「武家不行,武家的人掌握了京師大半的兵權,而且武家子侄眾多,個個身居高位。根本不需要我們,只要我們捧武三思上位。他龍袍一穿,立刻就可以把咱們一腳踢開!」

張昌宗興奮地道:「那咱們就找相王,如何?」

張易之站起來,在殿上徐徐地踱了一陣,遲疑地道:「梁王手中有兵權,太子手中有大義,朝臣雖各有擁附,但是自從狄仁傑死後,相王一派勢力大減。再加上太子之位確定後,相王為了避嫌,刻意同朝臣減少了來往。

如今朝中各派勢力,以相王一派的力量最為弱小,就連太平公主都比他勢力大,咱們扶持他?就算他肯答應,那也太冒險了些,如果咱們有能力滅了太子和梁王,扶持相王上位,何至於身處如此尷尬的境地呢?」

此言一出,眾皆啞然,計劃固然是好的,可說到底,他們沒有那麼強大的實力,皇帝不是他們想立就能立的,如果他們招攬相王,相王就算垂涎皇位,只怕也不會相信他們的能力,說不定反手就把他們賣了以取信太子。

一時間,眾少年的商議又走進了死胡同,這時候帷幔後面忽然傳出幾聲輕微的咳嗽,一個宮娥驚叫道:「聖人醒了,聖人醒了。」

張易之連忙把手一抬制止眾人言語,壓低聲音道:「此事容後再議,你們退下!」說罷,他故意把髮絲弄得凌亂了一些,好象衣不解帶侍奉君前,弄得十分憔悴的樣子,一溜小跑地衝進了帷幔……

※※※※※※※※※※※※※※※※※※※※※※※※※※※

冬天的曲江,雪盡南坡,寒意襲人。

站在芙蓉樓上,在晴朗的日子裡,可以看到遠處終南山上的積雪浮雲。

楊帆推開窗子,沒有看向終南山,卻眺望著北方如嚴整棋盤般的城池。

終南山,隱逸之地也,他現在正積極入世呢。

火爐熊熊,沈沐可沒有楊帆那麼強健的體魄,這麼冷的天他有些受不了,楊帆一開窗子,寒風透入,正坐在爐前煨火的沈沐機靈靈便打了個冷戰,趕緊拿起皮裘裹在身上,這才舉步走到楊帆身邊。

楊帆沒有回頭,只是迎著風雨,眺望著遠處宮城恢宏的氣象,感慨地道:「誰能想到,在這一片安靜之下,一場巨變即將形成?此番我們若能成功兵變,或我大唐可以重現上國之雄了!」

沈沐緊了緊裘衣的領口,閉緊嘴巴,待他適應了沖鼻而來的寒氣,這才開口道:「顯宗這一遭打算沖在頭裡么?」

楊帆搖了搖頭,道:「我仔細考慮過,若求一時富貴,儘管出頭,若求長久富貴,那麼做任何事,都該留上三分,不可鋒芒盡露……」

他沒有把話說完,只是把目光落在芙蓉園中一株高大的樹木上。因為積雪壓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