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七十七章滿堂花醉三千客

第一千七十七章滿堂花醉三千客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2-19 01:09  字數:3812

延崇訓是武三思的長子,照理說今天他該比客人們來的都早,可是因為安樂梳妝打扮的時間太久了點,所以才姍姍來遲。

安樂提著裙裾,在眾人注視之下裊裊婷婷風姿萬千地走上石階,向楊帆投以一個挑釁的眼神,便又搖曳生姿地向前走去。

武崇訓對楊帆倒沒有什麼成見,一直以來他對楊帆的警惕和敵意,都緣於他最心愛的女人似乎對楊帆有點特別,但是自從楊帆上次在東市掃了安樂的顏面,安樂每每提起楊帆時都是咬牙切齒咒罵不已,武崇訓因之反而對楊帆有了幾分好感。

他向楊帆微笑著點點頭,便舉步追上了妻子。

武崇操一見他們,連忙施禮道:「大哥、嫂嫂。」

武崇訓「嗯」了一聲道:「你去照顧客人吧,為兄陪你嫂嫂先去見過父親大人。」

武崇操答應一聲,這才迎向楊帆。

楊帆這種官員若是放在地方上,與一州太守也可以平起平坐,但是在高官顯貴多如狗的京城裡面卻又算不上什麼了。如今滿堂權貴,楊帆置身期間一點也不顯眼。

今日受邀而來的武官本就不多,與楊帆相識且有交情的人更少,楊帆也樂得清閑,獨自一人躲在僻靜的角落裡,翹著二郎腿坐在石几上,冷眼旁觀那些打躬作揖互相問候的權臣顯貴。

「喂!」

耳邊突然響起一個小女孩兒的清脆聲音,楊帆扭頭一看,就見一襲鵝黃衣裙、襯得花嬌柳妍的李持盈笑嘻嘻地從一根廊柱後面閃出來,向他扮個鬼臉道:「楊大將軍,你怎麼這麼閑呀。」

楊帆見是這位「小故人」,也不禁笑起來,道:「你這小討債鬼,今日也來赴宴啦。」

李持盈向他皺了皺好看的鼻子,自己也忍不住笑起來。這一笑頰上便露出兩個淺淺的酒窩兒,她不服氣地道:「討厭,誰跟你討債啦,有本事你當初不答應人家啊,你不答應,人家還能纏著你不成?」

楊帆揶揄地道:「就的是啊,楊某答應幫某位姑娘的忙。不是因為某位姑娘抱著楊某的大腿,跪在地上哭鼻子,還拉了一大幫姐妹們陪跪,而是楊某上趕著要求幫忙,實在不關那位姑娘的事兒。」

李持盈辯白道:「才沒有抱你大腿,人家是扯著你的衣襟!」

這話一出口。她也發覺先前講沒有纏著人家的話有些不講道理了,不由小臉一紅,嬌嗔地白了楊帆一眼,摟著鵝黃宮裙在他身邊坐下,歪著頭又想了想,認真地道:「好吧,人家承情。這件事……真要謝謝你啦。」

楊帆哈哈大笑,對這小丫頭的觀感又好了許多,便和聲悅色地問道:「你那些姐妹們呢,怎麼沒跟她們在一起?」

李持盈撅著小嘴道:「她們呀,都圍著裹兒姐姐看她的新裙子呢。看她那副得意洋洋的樣兒,還說什麼費了多大的力氣,花了多少錢,想了多少辦法。才買到這件裙子,人家想摸一摸她都不捨得,哼!人家才不稀罕了。」

李持盈雖這麼說著,可是看她眼神兒,還是極為羨慕的,女人對美麗的衣服,抵抗力實在有限。楊帆看她模樣。不禁有些好笑,復又想起李裹兒在後宅炫耀的模樣,眉頭便不經意地蹙了一下。

李持盈雖然年紀不大,卻甚有眼色。她迅速捕捉到楊帆眼中一閃即逝的厭惡,忍不住問道:「楊大將軍,你很討厭裹兒姐姐么?」

楊帆淡淡地道:「討厭卻也談不上,只是……不喜歡她的為人。」

李持盈認真地點了點頭,道:「嗯!人家也不喜歡她。」

「哦?」

楊帆扭頭瞟了她一眼,笑問道:「又是你三哥告訴你的?」

李持盈不服氣地道:「人家又不是小孩子,需要什麼事都得別人來告訴我嗎?我是……反正我就覺得她這人不好。」

楊帆轉過頭,隨意地掃視著越來越多的賓客,悠悠說道:「這種話呢,你最好藏在自己的心裏面,不要隨便跟人家說。如果只是你和你堂姐之間的矛盾也就罷了,就怕被有心人利用,造成太子和令尊之間的不和。」

「嗯!」

李持盈甜甜地一笑,用力地點頭道:「人家才不傻呢,當然不會大嘴巴,逮著誰和誰說啦。你放心吧,你看人家像是心裡存不住事的人么,這不是因為是你,這才和你說么。」

楊帆笑起來,逗她道:「因為是我就可以說了?這麼說,咱們兩個還是無話不說的知己呢。」

李持盈年紀太小,比楊帆的女兒也大不了兩歲,楊帆只把她當作一個可愛的晚輩逗弄,心中絲毫沒有想到男女間事。同樣的,小小年紀的李持盈情竇未開,對楊帆也沒有一星半點男女間的感覺,她只是喜歡跟楊帆說話,還對楊帆有著小小的崇拜。

李持盈向楊帆調皮地扮個鬼臉,笑嘻嘻地道:「那是,你可不要了,人家可是知道你的小秘密的。」

楊帆好奇心起,正想問她自己有什麼秘密,梁王府負責迎客的大管家突然用高亢的聲調宣唱道:「鄴國公大駕光臨!」

今日武家宅子里放眼望去,光是王爺就有二三十個,可是論起名聲地位,他們綁在一塊兒也比不了這位鄴國公,庭院中的客人們頓時一靜,片刻功夫,就見武三思、武懿宗等武家長輩急急從廳上迎了出來。

眾賓客們也自然而然地隨在他們身後向外迎去,李持盈見狀把小嘴一撅,悻悻地道:「真是這群馬屁精!」然後把眼神兒一乜,睨著楊帆道:「喂!你要不要也去拍拍那位鄴國公的馬屁呀。」

楊帆把胸一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