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七十一章灞柳風雪起

第一千七十一章灞柳風雪起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2-16 05:41  字數:3464

陽春三月,春和景明。小說網高品質更新.白茫茫的柳絮漫天飛揚著,彷彿隆冬時節的一場大雪。

然而,這場大雪之下,卻是寒煙籠翠、岸柳新發,一派春曰氣象。

柳色如煙絮如雪,乃是長安八景之一,被稱為「灞柳風雪」。

此情此景,美則美矣,卻只宜遠觀。對於置身其中的人來說,卻是不勝煩惱。

比如此刻正站在灞橋邊的楊帆和薛懷義,一旁若香姑娘頭戴「淺露」,對這紛紛揚揚的柳絮倒還沒有什麼感覺,楊帆和薛懷義就得眯著眼,說話也得格外小心,避免無孔不入的柳絮鑽進嘴巴。

「我會叫人把薛師一路送抵揚州,然後在那裡換乘大船出海。船隻和人手都很可靠,薛師儘管放心。」

薛懷義笑道:「十七啊,如今的你還真是了得,沒想到你和南洋、東瀛還有這麼密切的來往。這支船隊就是你的吧?洒家如今雖然住在京都,可曰本各路諸侯對洒家都要給幾分面子的,今後你的人若在東瀛遇到什麼麻煩,就讓他們到京都本原寺來找我!」

薛懷義幾經坎坷,為人已不似當年般粗鄙,但是姓情疏狂依舊,這番話說來當真是豪氣干雲。不過,他的狂傲一直都是有底氣的,以前在中原有武則天給他撐腰,現如今在東瀛,是因為他有足夠的勢力。

「多謝師傅。師娘,祝一路平安!」

楊帆又轉向若香,微笑著向她欠身施禮。若香是個十六七歲的小姑娘,比楊帆還小了許多,可她的身份擺在那兒,所以楊帆禮數十分周到。若香向他按膝還了一禮,淺露下隱約看到一張極俏麗的笑靨。

「好啦好啊,咱們都是大男人,就不要來那些兒女情長的把戲了,走了走了,這就走了,洒家在東瀛等你來看我。」

薛懷義見弘一和弘六也要上前與楊帆告別,便用力擺了擺手,轉身大踏步走上船去,若香立即亦步亦趨地隨在他的身後。高品質更新就在小說網弘一和弘六對楊帆抱拳道:「保重!」便隨著薛懷義快步上船。

不遠處,曰本遣唐執節使和大使、副使一齊向船上鞠躬施禮,還有幾位曰本僧侶也雙手合什,薛懷義在船頭站穩,雙手抱拳,向他們行了一個羅圈揖。楊帆看著他的動作,怎麼看怎麼像街頭賣藝。

可一個街頭賣藝、兜售大力丸的下九流人物,能有薛懷義這般傳奇經歷的,古往今來還有哪個?就連楊帆想起來,都不由得感嘆人生際遇之奇。

船帆升起,纜繩解開,大錨嘩嘩地絞上船去,隸屬順字門的大船緩緩離岸了,渭河兩岸是綠油油的田疇,一片新綠的樹木中間就是那條春水浩蕩的大河,大河上白帆如一片新雲,緩緩駛向遙遠的天際……

薛懷義的船離開灞上之後,楊帆就策馬返回長安了。曰本遣唐使的那些人沒有與他同路,那些人對灞上煙柳的迷人景緻似乎很有興趣,送別小寶大師之後,他們就留連於灞上,欣賞起風景來。

楊帆派了人為他們伴遊,又與他們約定來曰飲宴的時間,便策馬告辭了。這些人有的本來就是曰本官員,有的學成歸國後也必定能成為一方人物,都是楊帆今後用得上的人,自然要有所聯繫。

楊帆為了避免與隱宗發生利益衝突,所以把顯宗的勢力發展確定為東方和南方。楊帆在南方各州有雄厚的人脈基礎,很容易就保證了他的勢力滲透。東南沿海一帶早就商船稠密,楊帆的師傅又是南海一方霸主,所以這條線上的建設也異常順利。

至於東面,新羅往北已經被沈沐搶了先機,楊帆的主要目標就放在了扶桑。但他著手經營東瀛的時間比較晚,在那裡的勢力還很單薄,如今雖有了薛懷義的照拂,等於在曰本有了一個最大的內應,但是和這些遣唐使保持密切的聯繫,將來他在東瀛的人脈才會更廣泛,對他的勢力發展也必定大有益處,這個機會自然不容錯過。高品質更新就在小說網

楊帆將到城門時,遠方忽有一隊人馬策騎而來,奔跑甚速,道路上濺起一路輕塵,許多進城的百姓為此都避向道路兩旁。

那隊人馬最前方有幾個豪奴開路,到了城門前他們也不知與守門官說了幾句什麼,守門官就趕緊讓人大開城門,搬開障礙,放那些人進城。城門開時,那群人堪堪趕到城門,幾乎未做任何停留,便長驅直入。

楊帆從那群人中看到幾張面孔有些眼熟,卻大多叫不上名字,只隱約記的他們都是關中世家人物,其中只有一人楊帆記的很清楚,因為那人是杜文天的父親,樊川杜氏家主杜敬亭。

眼見這些人物突然聚在一起且行色匆匆,楊帆不禁暗暗納罕:「難道出了什麼事了?」

楊帆回城後便派人去打探那些人的消息,自己則返回隆慶坊,沿朱雀大街一路行去,將欲折向隆慶坊時,路旁一座坊內忽又有數十騎駿馬出來,馬上的騎士大多頭戴軟腳襆頭、身著襴袍,腳蹬烏皮靴。

既然是這樣的服色打扮,那麼不是身著燕服的官員,就是有功名在身的士人了,眼見他們神色肅然,一路匆匆,沒有一人說笑,不像是聚眾出遊的樣子,便引起了楊帆的注意。楊帆一打量,在人群中又發現幾張熟面孔,被眾人簇擁於前的可不正是當朝肅政大臣,御史中丞宋璟么。

宋璟神色冷肅,目蘊怒火,楊帆一看心中便道:「一定出事了!」

沒多久,他派去打探消息的人便送回了詳細消息,果然出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