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六十六章訓女

第一千六十六章訓女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2-12 12:40  字數:4514

輕車在楊府門前停下,車簾一掀,露出一張顛倒眾生的媚面孔,正是安樂。安樂不曉得又要去哪裡赴宴,盛裝打扮,一副精心修飾過的模樣,原本就嬌美至極的容顏,此時更是美的不可方物。

李持盈扭頭一看,不禁訝然道:「安樂姐姐?」

安樂與相王一家的來往並不密切,這些堂姐妹她雖然都見過,但是因為交往不多,所以對李持盈只是有些面熟,她記不清這是相王府的第幾女以及她的芳名,只是一看李持盈便覺眼熟,此時再一聽她喚自己阿姐,這才確信她果然是八叔家的女兒。

安樂瞟了眼楊府大門,換上一副甜甜的笑靨,柔聲道:「小妹,你怎麼跑到這兒來了,你找楊將軍做什麼?」

「我……」

李持盈忽然有些語塞,這小丫頭年紀雖然不大,性情有些莽撞衝動,卻有一樁好處,她重然諾。自從上次在宮城答應楊帆絕不把這件事說給別人聽,她便真的履行諾言,沒有對任何人再說起過,包括她的姐妹和最親近的三哥。

如今安樂問起,李持盈自然不會背信棄諾,她眼珠一轉,胡亂答道:「我我在大兄府裡面踢毽子,毽子踢過了牆頭,掉到楊府去了,結果被被楊家那個小屁孩給弄壞了,我來找他賠。」

李持盈說謊的道行哪及得上李裹兒這等成了精的小狐狸,李裹兒只一眼就看出她在撒謊。李裹兒本來只是對李持盈的舉動有些好奇,並不覺得這個小堂妹會和楊帆有什麼瓜驀,畢竟李持盈的年紀太小,很難叫人聯想到男女之情上去。

可李持盈一撒謊,安樂以己度人,不免就起了疑心,她不動聲色地「喔」了一聲,從車子里出來走到李持盈身邊,牽起她的小手,笑眯眯地道:「這樣啊,楊大將軍的那個寶貝兒子的確是個混世魔王上一回他還站在牆頭,尿了河內王一頭一臉呢。」

李持盈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安樂笑吟吟地道:「咱李家的姐妹可不能由著他姓楊的這麼欺負。不過你呢,畢竟是皇室貴女,站在這大門口兒大呼小叫的成何體統。來,姐姐帶你到楊家去,找楊將軍當面討還公道。」

「這」李持盈有些為難,一抬頭正看見安樂乜著她的坐車淺淺地一笑,李持盈的俏臉頓時一熱。

她剛剛還說是在大哥府上踢毽子,毽子落入楊府被楊家小公子給弄壞了卻忘了她是遠道而來,車馬奴僕都侍立在一旁呢,她大哥的府邸和楊帆的府邸是挨著的,如果她方才就在大哥府上,這麼近的路還用得著車馬?

謊話露了餡,李持盈頗有些難為情,安樂也不說破,牽起她的小手,就要帶她闖進楊府。莫玄飛站在門口一臉的為難人家身份貴重,如果真要硬往裡闖,他還真不大敢攔著。

楊帆耳力超凡站在照壁後面將二人的對話聽的清清楚楚,眼見是躲不過去了,楊帆趕緊清咳一聲裝模做樣的走出來,恰好與李裹兒和李持盈相遇於府門之下。楊帆一臉驚訝,道:「我說剛剛怎麼聽見兩隻喜鵲喳喳的叫了好一陣呢,原來是兩位貴女登門。不知二位此來何事呀?」

李持盈白了他一眼,沒好氣地道:「楊大將軍。你就別撿好聽的說了,只要你不覺得是夜貓子上門,人家就謝天謝地了。」

楊帆看了李裹兒一眼若有所指地笑道:「還別說,昨兒晚上倒真有一隻夜貓子叫個不停。」

李持盈以為楊帆是在說她,一張小臉登時板起來,李裹兒卻是俏臉一沉,她自然明白楊帆是在說不喜歡她登楊家的門兒。李持盈很不開心地道:「楊將軍,人家今兒來,可是找你討債的。」

說完她又怕楊帆誤會,萬一楊帆以為她早把事情說與安樂,乾脆當著安樂的面說破兩人之間的那點秘密那就不妙-了,她又趕緊追上一句,道:「人家的毽子踢過牆頭,被你家小孩子給弄壞了,你看怎麼辦?」

楊帆笑道:「小孩子不懂事,縣主何必跟他一般見識呢。

這樣,我正要出門去,縣主不妨與我同行,到那長安市上,你看中什麼樣的毽子,我都買還給你,這樣可好?」

李持盈急著打發安樂走,趕緊答應道:「說話算數,那咱這就走!」

楊帆看了一眼李裹兒,臉上依舊帶著笑,笑容卻冷下來:「不知殿下登門,所為何來?」

李裹兒見他二人一唱一和的,自己已不可能有什麼好戲可看,心中雖然不能釋疑,卻也放開李持盈的小手,莞爾笑道:「沒什麼么,本宮是陪小妹過來,既然你們都說和了,那就沒我什麼事了。楊將軍、小妹,本宮告辭了。」

李裹兒回身便走,提裙步下台階,忽又回眸一笑,對楊帆道:「楊將軍,你可要履行承諾呀,若是欺負了我這小妹子,本宮一定會幫她討回公道。」

楊帆眉頭微微一蹙,甚是不悅。李持盈站在一邊,見他神色,不禁心中忐忑。但她輕輕咬著下唇,並不說話,直到李裹兒登車離開,她才迫不及待地向楊帆解釋道:「人家可什麼都沒跟她說。」

楊帆冷冷地道:「我知道。」他一提袍裾,步出府門,李持盈偷偷瞟一眼他的臉色,局促地跟在他的身後。楊帆負著雙手,望著安樂遠去的車隊,淡淡地道:「我很不喜歡你這個堂姐。」

李持盈道:「我知道,她可不是我找來的。我聽說當初在長安東市……」

楊帆道:「我討厭這人,卻與那事無關。」

李持盈窒了窒,鼓起勇氣道:「我也不喜歡她,安樂姐姐…總有些拿腔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