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五十五章七仙女的婚姻危機

第一千五十五章七仙女的婚姻危機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2-07 13:07  字數:3817

楊帆的車駕一路趕向隆慶坊,近日裡京城裡發生的各種消息從一路上便陸續不斷地傳到了他的車上。朝堂上有關和親的詳細爭論,民間百姓自然是不知道的,他們只知道結果,而楊帆卻有他的消息渠道,對各派勢力的反應掌握的一清二楚。

至於坊間流傳的相王急於嫁女的消息,顯宗業已進行了確認,相王一嫁就是四個女兒,這麼大的動靜怎麼能瞞得住人,此事已經鬧得滿城風雨。要說不知道的,大概就只剩下吐蕃使者團的那些人了。

吐蕃使節一行人被安置在四方館。四方館隸屬於禮部,其職能就是接待各國使節,所以四方館裡哪怕是一個小吏、一個執役,都屬於半諜報人員,他們從他國使節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分析竊探各種情報、同時也負有防止他們偵察本國情報的責任。

在他們的防範之下,論彌薩一行人還真不知道此刻在長安城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何況武則天為了掩護相王選婿,還以遷都之後宮女短缺為由在長安選秀,一時間長安百姓也都忙著找女婿嫁女兒,這就很好地掩飾了相王府的舉動。

楊帆看罷消息,輕輕嘆了口氣,對小蠻道:「相王若能嫁一女入吐蕃,對鞏固他的權位是極有利的。可他為了女兒的終身幸福,卻寧願放棄這個機會,處境如此兇險的一位皇子,能夠做到這一點,著實不易。」

小蠻慨然道:「是呀,這一點就是許多世家高門都做不到呢,在他們眼中,女兒只是用來聯盟其他勢力的一件工具。豪門嫁女,最重視的從來都不是女兒家本人喜不喜歡。而是選了這個女婿對自己的家族有什麼助益。」

楊帆慢慢地點了點頭,道:「嗯,世家大族是這樣,皇家也多是這樣,當今皇太子乃到當今皇帝……」

楊帆忽然想到了皇太子李顯從房州回朝後倉促嫁女的事情,與他的兄弟李旦相比,李顯嫁女的功利性也太明顯了。即便是當今女皇武則天,當初強迫太平公主下嫁武攸暨,又何嘗不是出於政治目的?

雖然武則天對女兒多有補償,對她大肆封賞。把她的俸祿提升為親王等級,又賜給她田地屋舍,可這一切能撫平她感情上所受到的傷害么?相王面對這個能大幅提升相王府的影響和地位,改善他政治環境的好機會,卻能毅然捨棄。實屬難得。

長街上,上官婉兒的車隊正緩緩離去。一進城。婉兒的車隊就與他的車隊分開了。陪著母親鄭氏轉向上官家的老宅,楊帆從窗口悵然遙望婉兒漸行漸遠的車隊,想到自己與她不能相守,同樣是因為太多的利害關係,不由黯然一嘆。

※※※※※※※※※※※※※※※※※※※※※※※※※※※

次日,武則天於大明宮麟德殿宴請吐蕃國使節論彌薩。這畢竟是皇帝遷都以後,迎來的第一位重要外國使節,是以文武百官、皇親國戚作陪,規格十分隆重。

如此盛宴。自然要奏宮廷大樂,先奏的一曲就是《太平樂》,太平樂又名《五方獅子舞》,由二人穿花錦袍,五色綾袴,戴雲冠,蹬黑皮靴,持繩秉拂,引逗雄獅,又有十人分扮五頭雄獅各居於一方,隨樂起舞,殿下還有一百四十個人同聲高歌《太平樂》,鼓掌踏足,應和節拍,聲威雄壯之極。

論彌薩一見這等齊整威風、聲勢浩大的舞樂,不禁手舞足蹈起來,忙向武則天請求道:「陛下,外臣生於邊荒,不識中國音樂,如今高踞階下,看不清舞樂細節,乞請陛下恩准外臣離席,趨近一觀。」

武則天微笑著點了點頭,論彌薩與吐蕃副使便離開席位,趕到歌舞伎人旁邊,倚著龍柱,交頭接耳,讚嘆不已,殿上文武百官見他們這般模樣,不免露出輕蔑的神色,有人還竊竊私語,低聲譏笑。

可論彌薩和副使站在那兒猶自一副驚喜讚歎的模樣,對眾人幾乎毫不掩飾的嘲諷似乎渾然不覺。楊帆扶劍立於殿旁,冷眼看他表演,心中漸生警惕。

他和論彌薩在五丈原曾有過一番交鋒,深知此人貌相粗獷,心思實多狡黠,或許論彌薩真的不曾見過這等聲勢浩大、衣著齊整、動作劃一、氣度莊嚴的宮廷大樂,但是作為吐蕃王派來的一國使節,他的涵養素質絕不至於低到如此地步。而今他故作粗鄙,必定有所圖謀。

一曲太平樂演罷,論彌薩和副使意猶未盡地回到座位,向武則天讚歎拜謝道:「外臣自入聖朝,倍蒙陛下優待,今又觀此奇樂,真不虛此生了。外臣自顧卑賤,實不知該如何報答天恩,唯願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論彌薩把姿態放的這麼低,哪怕明知道他是在說恭維話,武則天也不禁龍顏大悅,近年來很少飲酒的她,竟也端起杯來,大大地抿了一口。

論彌薩又道:「我吐蕃地處偏荒,一向仰慕中土上國文化,今外臣受我王差遣,前來上國,誠惶誠恐、虔誠祈求,還請聖主天皇能夠允准將宗室皇女下嫁於吾王,從此兩國永結翁婿之好。」

武則天微微一怔,放下酒杯,微笑道:「就算朕是尋常百姓人家主婦,嫁女也不是一件小事,總要與兒女好生商議一番,再看看家中適婚宜嫁的女子們誰最般配,貴使剛到中土,不必著急,今日且觀歌舞,此事容後再議。」

論彌薩無奈,只得謝恩歸座。接下來殿上又奏四方樂,論彌薩端坐觀看,他的副使卻在左顧右盼,忽然間看到一人,那副使為之一怔,便與論彌薩低語民幾句,論彌薩閃目看去,也是微微一怔,隨即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