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五十四章挑女婿

第一千五十四章挑女婿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2-06 20:32  字數:4204

說話的人是冉祖雍,三思五犬之一,如今已然官至刑部侍郎。吐蕃和親之舉,是必然會引發大周內部各派勢力內訌的,可是馬上就激起軒然大波,卻有些出乎所有人的預料之外。

魏元忠睨了冉祖雍一眼,曬然道:「魏某說錯了么?自文成公主和親於吐蕃,兩國雖無三十年之和平,卻也有二十二年不曾起過刀兵。」

冉祖雍仰天打個哈哈,冷然道:「魏相所言固然不假,可這二十二年的和平,難道是因為一個女子而來嗎?」。

冉祖雍把大袖一拂,面向群臣,侃侃地道:「松贊干布的妃子可不只一個文成,他還迎娶過象雄國的公主,而且他的妹妹就嫁給了象雄王,結果如何呢?貞觀十八年,松贊干布滅象雄國,殺死象雄王!」

魏元忠道:「那又如何?他可沒有侵犯過大唐!」

冉祖雍道:「錯!他只是沒有直接侵入大唐,而不是沒有侵犯大唐!」

魏元忠眉頭一皺,道:「冉侍郎這話是什麼意思?」

冉祖雍白眼一翻,冷笑道:「魏相敢不敢對天下人講,侵犯大唐屬國,不算侵犯大唐?」

魏元忠陡然想起了什麼,語氣頓時一窒。

冉祖雍道:「松贊干布和親之後沒有同大唐交兵,是因為侯君集恰於此時滅了高昌國,大唐於交河置安西都護府,大軍屯紮,與吐谷渾遙相呼應,吐蕃敢向大唐輕啟戰端乎?可這二十二年里,松贊干布在做什麼呢?

他鎮壓叛逆、制定法律、封賞功臣、創造文字、通過和親向我中土求取了大批的工匠、農書,改革了政制、軍制,經略了東部康、安地區,大唐在康安地區的二十多個屬國就是在此期間被吐蕃逐一吞沒的。

吐蕃勵精圖治二十餘年。一俟內政平穩、國力雄厚,便發兵滅了我大唐與吐蕃之間最後的藩籬吐谷渾,吐谷渾也是我大唐屬國!七年後,吐蕃陷我西域一十八州,襲擊龜茲奪取換城,大敗薛仁貴,入侵劍南。又過六年,襲掠鄯、廓、河、芳、疊五州。

次年吐蕃又入寇我扶州臨河鎮,擒獲鎮將杜孝升;同年九月再度大敗前往討伐的李敬玄十八萬大軍,擒獲工部尚書左衛大將軍劉審禮……。如此種種,何談和平。欲求太平於公主和蕃,豈非緣木求魚,純屬痴心妄想!」

宋璟出班奏道:「陛下,兩國藩親。以大國嫁女則為其父國,婿為子國。此天綱倫常毋庸置疑。兩國和親。小則保境安民,無傷兩國和氣,大則避免刀兵,無損國之根基,以一女而勝伏千軍,何樂而不為?昔年若無這和親之舉。唐蕃之間未必會有二十二年的和平呢。」

周利用出班奏道:「我天朝上國,雖意在以德服人,然蠻邦狼子野心,非有強大武力為倚仗。難求安寧。當年若不和親,吐蕃也未必敢戰,如果吐蕃敢戰,以當時吐蕃情形,恐一戰之下元氣大傷,我中土二十多個西番屬國也不會被他們逐一吞沒,致使吐蕃有今日遼闊版圖,養慮為患了!」

雙方這一番理論,各自引經據典,互相駁斥,寸步不讓,煌煌殿堂頓時成了雙方賣弄唇舌的所在,越來越多的人加入戰團,卻始終沒有人能說服對方。眼見時當正午,武則天久坐朝堂早已精力不濟,不耐煩地吩咐道:「此事容後再議,退朝!」

滿堂聒噪頓時止歇,眾臣子向御座躬身施禮,恭送武則天退朝。

武則天怏怏地退出明堂,現任宮尉的吉頊隨侍於側,武則天坐在步輦上,向一旁隨行的吉頊搖頭嘆道:「滿朝臣工,一個個各懷機心,偏還冠冕堂皇、滿口大義,什麼時候他們才能拋開私心,一心為國呢?」

吉頊雖被貶過一次官,倒依舊是個敢言的性子,聽到武則天這番感慨,吉頊直爽地答道:「臣以為,朝廷有今日局面,實是陛下您的過失。」

「哦?」

武則天揮了揮手,止住步輦,詫異地看著吉頊道:「吉卿此話怎講?」

吉頊躬身道:「陛下,如果把水和土和成一塊泥,這泥會有所爭嗎?」。

武則天道:「兩者已然合為一體,自然不會有爭。」

吉頊道:「如果把這泥再分成兩半,一半塑成佛祖,一半塑成天尊,他們之間會有爭么?」

武則天道:「一個佛祖、一個天尊,各求香火,自然有爭了。」

吉頊道:「正是如此。如果宗室和外戚各守本分,則天下必安。如今太子已立而外戚猶自稱王,這是陛下為他們造成將來的必爭之勢啊,臣恐他們會兩不得安。」

武則天沉默良久,喟然嘆道:「朕亦知之,但事巳如此,無可奈何。」

※※※※※※※※※※※※※※※※※※※※※※※※※※※

相王五子的王府還沒建好,五個郡王還住在他們的父親相王府上。今天不是大朝會,相王和三個兒子不用上殿面君,但是吐蕃和親的消息還是很快通過他們的渠道傳進了相王府,李旦聞訊後馬上把三個兒子喚了來。

老四和老五因為年紀尚小,沒有參與議事。其實老三李隆基年紀也不大,但他少年老成、足智多謀尤在兩位兄長之上,一向甚受相王看重,有事情時也常叫他來,父子一同參詳。

李旦把吐蕃和親的情況說了一遍,又道:「太子無女可嫁,一旦和親,十有八九要著落在你們的姐妹身上,你們對此事怎麼看?」

李成器皺起眉頭道:「父親說的不錯,吐蕃若要和親,宗室里宜嫁的女子唯有我家了。吐蕃乃野蠻之地,且山高路遠,此一去從此便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