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五十三章牽一髮而動全身

第一千五十三章牽一髮而動全身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2-06 00:52  字數:3594

若說到聰**黠,小蠻、阿奴和古竹婷三人或不遜於婉兒,但是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她們沒有婉兒自十四歲起就隨侍御前、浸淫官場的閱歷,所以不會連婚喪嫁娶都習慣於從政壇變化、勢力角逐的角度去分析。

而婉兒與她們不同,所以婉兒馬上想到了吐蕃和親將對大周政局的種種影響。突厥就曾以去突厥和親的駙馬姓武而不姓李為由拒絕女兒出嫁,弄的武延秀直到現在還在大草原上放馬,吐蕃和親迎娶的公主也只能是李家的人,

現在皇帝已經決定還政於李,這一點中外皆知,所以吐蕃和親的對象更不可能成為武家的人。可是李唐宗室現在適嫁的皇女還有幾個呢?

皇太子李旦雖有六個女兒,年齡也都不大,但是李顯還朝之後,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採取了以婚姻拉攏世家、結交武家的策略,六個女兒全部迅速出嫁,嫁給了世家子弟和武家子弟,吐蕃想與大周和親,唯一的選擇目標只能是相王李旦的女兒。

李旦比他七哥李顯子嗣多一些,他有五個兒子,十一個女兒,其中最大的女兒還不到二十歲,最小的女兒只有七歲,其中未嫁適婚的有好幾個。

這樣一來問題就出現了,吐蕃和親的真正目的是什麼?為了和平?絕無可能!歷史上就沒有一樁和親真正起到過這個作用,和親總是在一方無力再戰、一方再戰得不償失的情況下才做為一種結束衝突的體面手段被提出來。

有些時候,兩國和親之後平息干戈幾年、十幾年甚至幾十年,不是因為嫁了個女兒過去,而是因為雙方都沒有繼續挑起戰爭的能力,或者不認為在現階段繼續挑起戰爭會得到更多利益。

那麼吐蕃和親是因為王相內鬥、耗盡國力的情況下想偃旗息鼓、養精蓄銳?如果是這樣,大周或許會同意和親。你養精蓄銳。我也需要養精蓄銳,幾十年後孰強孰弱,那就看誰這幾十年誰休養生息的更好了。

但,現在吐蕃和親的對象只能是相王的女兒,而李顯又是一個徒有太子之名,卻因大權旁落於武氏,一旦登基也將註定成為一個弱勢皇帝的太子,吐蕃與相王結為姻親以後,會不會會不會慫恿相王問鼎皇帝寶座,繼而合理干涉大周內政??

皇太子李顯和相王李旦本來君臣名份已定。可這對兄弟都曾當過皇太子,也都曾經當過皇帝,一旦有外國勢力從中作祟,朝廷將來會不會再起風波,讓大周未來的政局變得更加撲朔迷離?

吐蕃自從剷除了軍神論欽陵之後,軍力大傷。對大周作戰開始敗多勝少,武則天遷都長安後。又加強了關中地區的邊防力量。吐蕃方面壓力倍增,這應該也是他們選擇和親的一個重要原因。

但是就像剛才論彌薩順手就要挖個坑讓楊帆跳一樣,他們的和親不可能抱有任何善意的目的,只要給他們機會,他們就不會放棄分裂大周、削弱中原。再者,從大周帝國這方面來考慮。吐蕃與相王結為姻親後會不會引起皇太子的猜忌?

對武氏來說,李唐是一體,吐蕃與相王結親,壯大的李氏的力量。武氏又會做何反應?武則天最近幾年一直在為身後事做準備,她努力打造的政局平衡會不會因為和親而被打破?她會如何取捨?

這一切未知的選擇在未來都可能對大周政局產生極其深遠的影響,楊帆即便只是一個單純的武將,站在他這樣敏感的位置上,捲入紛爭也是必然的結果,更何況他暗中還另有一重身份。

今日若覺得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等到禍及己身時再想應變就晚了,一個有遠見的人不會幹這樣鼠目寸光的事,所以楊帆儘管還不知道他在這件事上能做什麼,但他必須得去,他要第一時間知道發生了什麼,未雨綢繆。

岐州司馬張彧護送論彌薩的使節隊伍離開半個時辰之後,楊帆一家人的車駕也離開了五丈原。暮色蒼茫,車隊行走在一道奇險詭麗的深溝旁。那是一道千萬年河流沖刷而成的深溝,大自然的偉力把黃土的崖壁與河道鑿刻出一道道蒼涼而悲壯的痕迹。

婉兒與楊帆並轡於黃土懸壁上,望著那深險詭奇的深谷。晚風拂著婉兒鬢邊的髮絲,夕陽為她的髮絲和頭面鍍上了一層金色的邊,彷彿一尊奇美的雕像。

「當年,諸葛亮從漢中出發,取道褒斜道,穿秦嶺進駐五丈原。在這裡與魏將司馬懿相持,用計引魏兵入葫蘆溝,放火燒斷了谷口,卻不料一場大雨使魏軍轉危為安,諸葛亮一世雄才,也只能扼腕長嘆:『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楊帆立馬崖頂,聽著婉兒低柔的聲音,彷彿看到了那金戈鐵馬旌旗連天,彷彿聽到了那號角聲聲戰鼓隆隆。楊帆感慨地道:「何止諸葛亮會生此感慨,沒有人能隨心所欲的,哪怕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你放心吧,我只是想謀事,而非逆天!」

※※※※※※※※※※※※※※※※※※※※※※※※※

御史台對二張發起的第一次攻擊,成功地罷免了張同休、張昌儀、張昌期三兄弟的官職,又罰了張昌宗二十斤銅,算是小有斬獲,但是二張的元氣未傷。幾天以後,在二張央求之下,張同休三兄弟便又做官了。

武則天下旨,任命張同休為坊州丞,張昌儀為博望丞,張昌期為岐州丞。三人都是貶做一縣縣丞,這是一縣裡正印官的第一副手,比起原來的京職算是貶了官,但論起實權卻是明降暗升。

京里有二張撐腰,他們這個縣丞就足以壓得住縣令,成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