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五十一章秋風五丈原

第一千五十一章秋風五丈原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2-05 01:28  字數:3424

按照婉兒的吩咐,岐州管事並沒把本家主人駕臨岐州的事情對外張揚,即便他們入住上官家老宅子的時候,對外也只說奉老夫人所命,主家派了一房親戚來岐州查賬。婉兒與母親只在老宅住了一天,便去岐山縣城與楊帆匯合,開始了他們的岐州之旅。

鄭氏老夫人在女兒懷孕的時候才知道楊帆的存在,直到此次岐州之行,才同這個「見不得人」的女婿頭一次見面,鄭氏夫人很不喜歡楊帆。

鄭氏以為,她的女兒可以嫁一個比楊帆更有身份更有地位的人,而且是明媒正娶的正室夫人。或許楊帆在同齡人中算得上年輕有為,如果要找個比他更加位高爵顯的,殊為不易。

一般這樣的人大多年過半百,而且還得是正室夫人已經過世,要聘娶續弦。但是在歷盡坎坷的鄭氏夫人看來,這些因素並不重要,情投意合、年貌相當,並不見得就是良配,這樣家世身份地位的人才配得上女兒,才能琴瑟和鳴。

更何況楊帆已經有妻有妾,在這一點也不佔優勢,和女兒的關係又不能示之於人,鄭氏就更加不悅了。其實婉兒不能嫁人,原因在武則天身上,鄭氏夫人也明白這一點,可她既已對楊帆不滿,自然把所有原因都推到了他的身上。

鄭氏剛剛生下婉兒時,公公和丈夫就慘遭橫死,本是大戶人家出身的她帶著襁褓中的女兒做了宮奴,她含辛茹苦地把女兒拉扯大,還教了她一身才學本領,可見其個性之堅韌頑強,經過這許多磨難。性情變的更加固執。

她心中已經有了成見,對楊帆就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氣」了。只是楊帆和婉兒不但早就做了真正夫妻,如今連孩子都有了,鄭氏夫人又能如何。況且婉兒看似柔弱。卻外柔內剛、極富主見,鄭氏夫人也只好承認了這樁事實。

承認歸承認,對楊帆她自然沒有半點好臉色。楊帆從小到大都極有女人緣,卻不想在這位岳母面前鎩羽而歸。楊帆對鄭氏還是保持了相當的尊重,但婉兒對楊帆受此冷待自然心懷歉疚。

她只在老宅待了一天便與楊帆出遊,未嘗不是向母親表達她的不滿。有著這樣的原因。一路上婉兒對楊帆自然格外溫存,而小蠻和阿奴平時有大把時間與郎君相處,婉兒難得出宮,這時也都有意相讓,讓他們有更多時間在一起。

岐山、周原、周公廟、孔明寺……,岐州當地有點名氣的古迹。楊家一家人都游遍了。其實許多歷史遺迹因為年代太過久遠,真正留下來的只有一個名字,已經很難看到真正的古迹。

不過置身於那些在古籍上耳熟能詳的地方,面對那些泯滅了痕迹,已經變成原野和村莊的地方,雖然很難再生起一種懷古思今的情緒,倒是會產生一種滄海桑田世事無常的感慨。

這天。他們來到了五丈原,五丈原南靠秦嶺,北臨渭水,東西皆是雨水多年沖刷形成的深溝,地勢極為險要。時當正午,他們就在鎮上歇下來,鎮口有家麵館兒,開麵館的是本村裡正。

楊帆一家人在麵館棚下一坐,立即吸引了許多村民,村民對這些舉止作派顯然是城裡貴人的客人充滿了好奇。不過任威等人按刀而立,逡巡四周,那冷厲而警惕的眼神卻令他們望而怯步。

楊念祖很想跟那些鄉間小童們一起玩耍,可那些孩子也被任威一眾侍衛給嚇跑了,楊念祖站在棚下。眼巴巴地看著那些在對面大樹下撒尿和泥巴的頑童,著實眼熱的很。

楊帆對任威笑道:「這些人一看就是本地村民,不必這般謹慎,你們也坐下歇歇吧。」

古竹婷和阿奴向四下掃了一眼,沒有說話。世居於此的這些百姓們,似乎已經從骨子裡融成了這黃土高原的一部分,他們的衣服、頭髮、膚色、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浸染了黃土的味道,這是根本無法模仿得來的。

本村裡正兼本店掌柜的見楊帆一行人氣度不凡,主動迎上來攀談一番,楊帆自稱是上官世家的人,那裡正一聽頓時肅然起敬。巧的很,這鎮上有一半的土地就是上官家的,村子裡有一半的人就是上官家的佃戶。

楊帆笑問道:「王里正,這兒為什麼叫五丈原啊?」

王里正道:「老輩兒的人都說,最早的時候我們這兒叫陂陀坡,秦朝二世皇帝胡亥秋初時節西巡至此,恰有一道旋風卷至,颳起五丈塵柱,極是壯觀,秦二世便揮毫寫下一句詩『五丈秋風原』,胡亥是皇帝嘛,這做官兒的哪有不拍馬屁的,順著聖意就改成五丈原了。」

楊帆聽的大笑起來,小蠻用臂肘拐了他一下,低笑揶揄道:「聽到沒有?這做官兒的哪有不拍馬屁的,原來郎君最擅長的功夫,就是拍馬屁呀。」

楊帆睨了她一眼道:「謝姑娘小小年紀便官至都尉,了不起,當真了不起。」

小蠻嬌嗔地白了他一眼,婉兒本來也想取笑楊帆的,忽然醒覺自己也是做官的,做官的投機鑽營或者沒有,但是順口遞句便宜話兒恭維上官誰沒做過,婉兒和楊帆、小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是誰也不說話了。

阿奴忍不住吃吃直笑,挎住古竹婷的胳膊對他們道:「奴家和古師可是沒做過官喔。」

楊念祖雖不知就裡,倒也聽得出拍馬屁肯定不是夸人的話,馬上撇清自己,大聲道:「我也沒有!我姐姐也沒有、我弟弟也沒有,我妹妹也沒有!」

楊帆沒好氣地道:「去!混小子,你這就是在拍你奴奴姨娘的馬屁,知道嗎?」

楊念祖眨巴著大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