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四十九章項莊舞劍

第一千四十九章項莊舞劍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1-29 11:13  字數:4080

已婚的公主回宮,就如同回娘家,不管她此來究竟是想見誰,按照皇室禮儀都要走一遍一套固定的程序,即:先向皇太后問安,依序再向太后、皇帝、皇后問安,如果有太子,太子比她年長,還要向太子、太子妃問安。

武周朝是女皇帝,沒有皇太后也沒有皇后,雖說東宮一直放著個儲君,可以前那樣子根本就是一囚犯,太平雖然受寵,也不敢犯忌前往拜望。如今不同了,皇太子的處境比往昔好了許多。

太平公主從長生院出來,便向皇太子宮趕去。

「吧嗒!」

太平正姍姍而行,肩頭忽然被什麼東西輕輕地打了一下,太平扭頭一看,就見一枚青紅相間的大棗兒正在地上咕嚕嚕地滾開,抬頭再向遠處一瞧,就看見楊帆那小冤家一身戎裝,英姿颯爽,笑得滿臉陽光。

太平公主俏巧地白了他一眼,向他姍姍走去,隨侍身後的兩名公主府侍婢很有眼力件兒地站住了腳步。太平公主裊裊娜娜地走到楊帆面前,板著俏臉道:「你沒事做么,在這裡閑逛什麼?」

楊帆道:「誰說我在閑逛,我這不是正在巡視宮闈么?」

太平公主乜著他道:「你會這麼恪盡職守?」

楊帆笑道:「我要休沐了,不得到處看看?朝廷放授衣假時我正在長安忙著籌備迎駕,一直不得休沐。如今得武大將軍允准,從明日起補假,休沐半個月,我打算和家人到外面走走。」

大唐制度,內外官員五月給田假,九月給授衣假。分為兩番,各十五日。武周朝一併沿續下來。

太平道:「現在已經過了最好的踏秋時節,你怎麼忽然有興緻出遊了?」

楊帆嘆了口氣,道:「安樂公主府天天大宴賓朋,絲竹不斷,也不知她這喬遷宴要辦上幾天,實在被她煩的不得安寧。正好出去走走。怎麼樣,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太平公主有些意動,低聲問道:「你想去哪兒?」

楊帆道:「岐州,周文王鳳鳴岐山的所在。去那兒置些良田。」

「岐州?」

太平公主忽然想起上官世家就是岐州第一大地主,楊帆到岐州去置地買田?騙鬼呀,十有八九是為了陪上官婉兒,不用問,婉兒這兩天也肯定向母皇告假。這個小冤家。人家問起,才順口邀請。根本毫無誠意。

太平公主心裡酸溜溜的。便道:「你們雙宿雙棲的,人家去礙那個眼乾嘛?不去!」

楊帆嘿嘿乾笑,倒也沒有再度邀請。其實太平只猜對了一半,楊帆是陪婉兒不假,卻也是想讓婉兒母女有機會在一起,如果真把太平公主也邀請同去。會有諸多不便。

太平轉身要走,忽又站住,道:「對了,我剛剛收到消息。御史台有人要對二張不利,幕後策動其事的人其實是樊川杜家。」

楊帆知道太平在御史台有人,籌謀對付二張絕非小事,必然會有許多人參與謀劃,所以不可能一點風聲也透不出來,不過太平能一口說出推動此事的人是杜敬亭,可見參與其事的言官中就有太平的耳目。

楊帆道:「二張聖眷正隆,此時對付他還不是時候。」

太平嘆了口氣道:「杜敬亭是被亡子之恨沖昏了頭腦了。」

楊帆心道:「若杜敬亭知道他的兒子是因為勾搭你李家的姑娘,被武家的人幹掉,不知道他是會恨李家還是武家。」

楊帆道:「杜敬亭怒火攻心,可御史台那班人不該這麼不理智吧?如今二張剛剛立下著書立言的功德,此時更加不宜對他們發難了。」

太平道:「御史台謀劃此事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事先也不曾料到二張恰於此時獻書,如今他們雖知時機不妥,可是有些事已經做了大半,此時收手,前功盡棄,而且會打草驚蛇,說不定還會遭到二張的反噬,他們已無法收手了。」

楊帆沉吟片刻,道:「僅憑御史台的人,怕是沒膽子這麼做。魏相執掌御史台多年,諸御史多是他的舊部,這件事是魏相在策劃吧?」

太平公主沒有說話,只是望著楊帆,她知道楊帆不會無端問起此事,必定還有下文。

楊帆道:「魏相是皇太子的人……」

太平覺得有些刺耳,馬上強調道:「魏相是李唐的忠臣。」

楊帆笑了笑,不想與她爭辯這其中的區別,轉而問道:「你來尋太子,可是想請太子出面,叫魏相收手,亦或有個準備,一旦失敗,為他們收拾殘局?」

太平公公搖搖頭道:「都不是,太子絕不能牽扯到這些事情中去。此事已無法善了,我以為,如今雖非最佳時機,卻有一樁好處,正因為這不是向二張發難的好機會,所以母皇不會相信這次向二張發難是蓄意所為。如此一來,我們倒可以藉此試探一下,看看母皇對二張究竟有多少袒護!我去太子宮,只是既然進了宮,且去探望一下,這件事我根本不想讓他知道。」

楊帆道:「你不是為太子而來,那就是沖著聖人而來的了,究竟有什麼事?」

太平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道:「還不是聽你的吩咐,向母皇推舉二張為王么?」

楊帆笑道:「瞧你這麼幽怨,好象被我欺負了似的。那我如此殫精竭慮,為的又是誰呢?」

太平公主瞪了他一眼,轉念一想,自己雖是依照他的話而來,可他所謀劃的一切,可不都是為了匡複她李家的江山么,太平心中一暖,便柔聲道:「好啦,人家知道錯啦,你楊大將軍勞苦功高行了吧,待來日,人家做牛做馬的還報與你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