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四十七章何謂重器

第一千四十七章何謂重器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1-28 14:27  字數:3929

女人如花,經過雨露澆灌的女人就像新雨初晴陽光普照下的花苞,嬌艷欲滴。

太平公主當然不會真的住在楊帆府上,她只是多耽擱了一兩個時辰,傍晚時分才踏著滿天的霞光離開。

晚霞沐浴下的太平公主,臉泛嬌嫩嫣紅,眼波盈盈欲流,身姿步態都帶起幾分慵懶的風情,那久曠的身子經過一番雨驟風狂,還真有點吃不消的感覺,可風雨過後卻是身心通泰,說不出的快意。

青牛牽挽著翠幄清油車,悠然自在地漫步在朱雀街頭,車輪轆轆,車上,太平嬌慵無力地伏在坐榻上,似乎在睡又似醒著,軟綿綿的毫無氣力,直到那牛車信步閒遊似的,通過側門直接駛進公主府去。

太平回府後稍事歇息,換了衣裝,這才來到書房,喚莫雨涵來見。

莫大先生謀略深遠、性情沉穩、心思縝密細緻之極,各種事務處理的都甚合太平的心意,如今已經成為太平公主最為倚重的心腹。

莫大先生一進書房,就見太平穿著一襲大紅牡丹翠羅軟袍,玉臂斜支於案上,托著粉腮,嘴角一絲甜笑,彷彿一枝倚欄滴露的芍藥,風情無限。

一見莫先生進來,太平急忙坐直身子,將那慵懶妖嬈的風情悄然斂去,可是**之後眉梢眼角那藏不出的春情,卻不是一時半晌便能褪去的,莫雨涵看在眼裡,心中便猜到了幾分。

他知道公主今天是去見楊帆的,太平以公主之尊,主動去拜見一位將軍,兩人私下裡到底誰尊誰卑便可想而知了,更何況太平與楊帆之間的風流韻事早已充斥市井。莫大先生也是耳聞過的。

在莫大先生看來,大唐的公主養面首並不稀奇,更何況是太平這樣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公主,可是一位如此高貴、如此美麗的公主能被一個男人降的死死的,不是她在養面首。而是她以公主之尊成了人家的外室,那就稀罕的很了。

莫大先生年紀雖然大了,可他畢竟是個男人,所以對楊帆很有一些好奇心,他很想瞧瞧這個楊帆究竟是何等人物,竟能把這位高傲的大唐公主降的伏伏貼貼。

太平公主見他進來。便坐正身子,恢復凜然不可欺犯的高貴模樣。太平找他來,是要和他再商量一下聯合武李兩姓諸王向皇帝進言,為二張請命,請求晉封二張王爵的事。

太平當然不會說這是她聽了楊帆的意見做出的決定,只說這是她的想法。徵求莫先生的意見,莫雨涵認真聽她說罷,撫掌嘆道:「妙計!公主這一招以進為退,實是絕妙好計!」

太平明眸一轉,笑問道:「哦,先生以為,此計可行么?」

莫先生撫著鬍鬚輕輕點了點頭。說道:「二張一旦封王,那便位極人臣,封無可封、賞無可賞,陛下還如何籠絡二張?再者,以著書立說之功封王,實在難堵悠悠眾人之口,皇帝是不會答應的。既然如此,我們何不賣他們這個人情?

公主,二張修書,目的有二。一是為了藉此機會將士子名流籠絡在他們門下;二是想以文教之功求晉身之階。如果我們不為他們請封,他們也必然會向陛下求賞。萬一皇帝授他們一個實職,縱不及王侯顯赫,卻只會讓他們權柄更重。兩相權衡,我們主動為二張請功。從一開始就把這封賞牽制在爵祿上面,不失為以進為退的一招妙棋啊。」

太平公主一聽莫大先生的分析與愛郎所言正相符合,心中甚喜,嫣然點頭道:「本宮也是這個意思。如此說來,本宮當知會梁王和兩位兄長一聲,一俟二張獻書,便出面為他二人請功求賞!」

莫雨涵微笑道:「以老朽之見,梁王那裡說上一聲就好。可太子和相王那裡,公主應該親自去上一趟,向他們曉明利害,打消他們的顧慮,才好使他們與公主共進退。」

太平公主皺了皺眉,不甚喜歡莫先生這種拐彎抹角的暗示,她單刀直入地問道:「先生究竟想說什麼?」

莫雨涵道:「公主若不與太子和相王說個明白,恐他們瞻前顧後、疑慮重重。天后諸子中,有人君之相者,唯弘與賢。今太子與相王,無論胸襟氣度還是膽略智慧,遜之多矣。唉!可惜殿下您是女兒身……」

太平默然良久,沉聲道:「這種話,先生以後不要再說。」

莫雨涵連忙欠身道:「是!」

太平嘆了口氣,道:「先生退下吧,本宮還要處理些事情。」

莫雨涵點點頭,起身走出書房,將障子門在身後輕輕拉上,然後緩步下了石階。前方不遠處就是一圃菊花,菊花怒綻,芬芳撲鼻,周圍以一圈竹籬相攔。

莫大先生走過去,彎腰摘下一朵拔蕊怒放、如金絲銀線般攢綻著的名貴菊花,湊到鼻端嗅了嗅它的香氣,又慢慢仰起頭,望著湛藍的天空。

天空澄碧,天邊有一縷淡若煙塵的白雲靜靜地掛在那兒,莫先生的眸光有些晶瑩起來,喃喃自語道:「秀兒,如果你還活著,如今該和公主一般年紀了,爹爹……也早就抱了孫子吧……」

莫先生幽幽地嘆了口氣,緩緩踱出了院落。

花圃旁遺下菊花一朵,被靴底輾落如泥……

※※※※※※※※※※※※※※※※※※※※※※※※※※※

這日早朝,武則天臨朝聽政,一應國事處理已畢,忽有內監上殿稟報,說奉宸監張易之、張昌宗編撰《三教珠英》已大功告成,欲當堂敬獻於天子。

武則天其實早知其事,今天就是刻意安排兩位愛郎當眾獻書,聞言馬上欣然下旨:傳張易之、張昌宗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