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四十一章借力打力

第一千四十一章借力打力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1-24 15:47  字數:4106

張昌宗雖然頭腦簡單,性情衝動,可他畢竟在宮廷中待!,哪怕只是無意中聽到看到的一些事情,對他的智商也頗有提高。楊帆那一番話瞬間就點醒了他,他知道該怎麼做了。

一旦涉及到男女私情的謠言,當事人大多會陷於這樣一種尷尬的境地,如果你覺著清者自清不屑理會,旁人會認為你心虛,如果你竭力辯駁,他還是會認為你心虛。說到底,這是因為大部分人心底都有陰暗的一面。

不辯是黑,越辯越黑,你還如何表白自己?現在卻是一個絕好機會,杜文天跟他有過節,把謠言的炮製者鎖定在杜文天身上,把他的謠言當眾挑開,張昌宗就有機會洗刷清白扭轉局面。

新昌酒家是長安有名的大酒樓,來來往往的客人非常多,這件事很快就傳揚開去,當遠在城南樊川的杜敬亭得到消息,急急趕到新昌酒家的時候,新昌酒家門裡門外乃至街對面的樓上都站滿了人。

杜文天跪在張昌宗面前,兩頰已被摑的赤腫一片,他還在用力扇著自己耳光,張昌宗冷幽幽的目光盯著他,張昌宗不說停,他的手就不敢停,而且不敢藏一點力,所謂面子、所謂勇氣,在張昌宗的霸道面前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開始他還顧忌著尊嚴、唯恐被人恥笑,但是面對張昌宗的折磨與毆打,面對張昌宗追究的嚴重後果,他不能不屈服了。當他低聲下氣地向張昌宗俯首道歉,承認是他散播謠言,是他懷恨在心才惡意中傷時,他就沒有勇氣對抗了。

他現在唯一的念頭就是希望張昌宗能消了火氣,讓他逃過一劫。這世上總有些人不自量力,以為自己可以獨力應對這個世界,可是當他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才知道其實他什麼都不是。

武則天對張昌宗的寵愛遠在薛懷義之上·薛懷仁昔日飛揚跋扈,王公為他牽馬墜鐙、廟堂高官說打就打,他曾當街鞭笞御史,他曾軍中拳打宰相。二張從不曾有過他這樣囂張的行為·不是因為他們不能,而是因為他們不是薛懷義那種暴發戶。

但這並不意味著張昌宗就是一個謙謙君子,惹急了他的時候,他的猖狂絲毫不在薛懷義之下。樊川杜家雖然大不如前,卻只是相對於它自己以往的輝煌,它仍是一個擁有極大潛勢力的政治世家,可張昌宗並不在乎·他是強龍,不怕這條地頭蛇。

當杜敬亭匆匆走進新昌酒家的時候,馬上看到他的兒子正跪在張昌宗的面前·兩頰已經一片赤腫。杜文天神思恍惚,連他父親走進來都沒有看到,他還在賣力地扇著自己耳光,那一記記耳光,就如扇在杜敬亭的臉上。

誹謗罪正式確立是在秦朝,之後漢文帝等曾先後下詔廢止誹謗罪,但一直反反覆復,直到隋文帝降敕群臣「誹謗之罪,勿復以聞」·誹謗罪才從法律上正式廢除,之後的唐宋兩朝刑法中都沒有「誹謗」這個罪名。

但是律法中沒有誹謗這個罪名,並不意味著你可以隨便說話·這是人治社會,權大於法,既便律法中明明白白寫著這條罪名·是否依法追究又或不去追究也是因人而定,如今沒有法律依據,後果輕重更是取決於人。

杜文天謠言誹謗的人是張昌宗和上官婉兒,這是皇帝身邊最親近的兩個人,杜文天已經在張昌宗的威逼之下承認一切出自他口,他甚至已經寫好供狀,畫了押·生死都操在張昌宗的手上。

杜敬亭羞愧難當,向張昌宗慚然拱手道:「張奉宸·都是老朽教子無方。這個孽子竟信口雌黃,誹謗張奉宸與上官待制的清譽,老朽實在無地自容,老朽意欲把這孽子帶回嚴加管教,還望張奉宸能高抬貴手。」

杜敬亭什麼時候在人前自稱過老朽?他如今把身份降的這麼低,正是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在張昌宗的面前,他可擺不出關中大族掌門人的身份,只能向張昌宗低聲下氣地乞饒。

張昌宗冷笑道:「你想怎麼教兒子不關張某人的事。可是你兒子誹謗大臣,那就跟張某人有關了。張某是男人,可以不在乎這些風言風語,上官待制可是視名節逾性命的女子。張某和上官待制因為你兒子散播的謠言玷污了名譽,這事怎麼說?」

杜敬亭羞慚的無地自容,拱手道:「老朽知罪,老朽願攜這不肖子前往隆慶坊,向張奉宸和上官待制鄭重道歉!」

張昌宗冷冷地道:「張某可當不起。你們到隆慶坊,旁人哪知發生了什麼,到時候指不定又會有什麼難聽的話兒傳出去呢。」

杜敬亭心知張昌宗這是要讓他杜家當眾道歉,如今他的老臉已經被這個不肖子丟光了,再若攜子當眾道歉,可以想見對杜家聲名的損害,可他又能怎樣。

大錯已經鑄成,兒子再不爭氣也是他的骨肉,他能棄而不顧么。

杜敬亭只得忍氣吞聲地道:「老朽願意請長安各方士紳名流、勛戚權貴出來做個見證,以正張奉宸和上官待制之名。」

張昌宗仰天打個哈哈,道:「成,張某可不是得理不饒人的主兒。不過湖心島可招待不下你們這麼多人,一個不巧再弄出一場火災來,張某人可沒錢賠給柳府令。這麼著吧,你們杜家不是在安邑坊有幢大宅子么,就選那兒!」

杜敬亭心中一驚,那幢宅子已經借給武駙馬了,前幾日宴上還說過此事,當時張昌宗也在,他清楚啊,為何要指定在那裡擺酒謝罪?稍一轉念,杜敬亭便明白過來,敢情這張奉宸宗早就被他得罪了,如今是借題發揮,二罪並罰。

二張和武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