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三十六章圖窮匕現

第一千三十六章圖窮匕現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1-22 00:49  字數:3904

安樂公主用以宴請賓朋的這座宮殿叫碧游宮,是大興苑內最大的一處宮殿建築,整座宮殿未用一顆釘子,全部用鑲嵌榫卯的方式建造而盛。

這座宮殿自大隋仁壽二年落成至今,接待過隋文帝楊堅、隋煬帝楊廣、唐高祖李淵、唐太宗李世民,唐高宗李治還有數不清的后妃宮嬪乃至皇帝國戚,一直完好無損,可是此刻它卻變成了一座熊熊燃燒的火山。

火焰飛騰而起,熱力撲面炙人口鼻,眾人只能一退再退。負責管理禁苑的長樂監、東監、西監的大太監小太監們紛紛聞訊趕到,就近從碧波池中汲水滅火,可是那宮殿全以木製,一旦燃燒起來火勢便不可遏制。

烈焰蒸騰之下周圍數十丈內都無法站人,有幾個膽大的太監強行靠近一些,頭髮立即被烘的焦糊蜷曲起來,就連雙眼也無法睜開,這樣如何救火,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大火把整座宮殿漸漸吞噬。

張昌宗望著高如小山的熊熊烈焰,撫掌讚歎道:「好大的火,只可惜還是不及洛陽『明堂』和『天堂』大火時壯觀。」

楊帆斜著眼乜著他,心道:「這廝當是在放焰火么?偌大一座華美壯觀的宮殿說沒就沒了,似乎他還看的意猶未盡似的。」

楊帆轉回頭來,望著那被火焰完全吞噬的宮殿,惋惜地一嘆。忽然,他感覺到有一道目光正在注視著自己,楊帆驀地閃目向那道目光看去,李裹兒急急收回目光,轉頭他顧,彷彿根本不曾看過他似的。

但她目光收的雖快,楊帆還是捕捉到了少許。那是一抹興奮而妖異的目光。碧游宮大火,她為何要看我?為何她的目光那麼詭異,楊帆眉頭微微一皺,心中隱隱升起一種不安的感覺。

「轟!」

一根巨大的樑柱倒坍下來,濺起火星無數,火焰先是一沉,繼而燃燒的更加猛烈,一面宮牆搖搖欲墜,終於也在大火中轟然倒坍,撲面而來的烈焰逼得眾人連連後退。一直退出十多丈外這才能站定身子。

那座巍峨庄觀的宮殿,終於被燒成了一片殘垣斷壁,火雖然還在燃燒,但是直衝雲宵的火光已經漸漸萎縮下來,匆匆趕到的禁苑總監大管事羅善乾一看這副情形。雙腿一軟,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

他抖著白白胖胖的雙下巴。如喪考妣地道:「完啦。完啦,碧游宮全完啦,這麼大的罪過,老公我如何承擔的起呀……」

長樂監管事楊青風臉上黑一道白一道,跟灶坑裡爬出來的小鬼似的湊到羅善乾面前,哭喪著臉道:「羅公公。碧游宮失火了,這下可如何是好?」

羅善乾也不知哪來的那麼多力氣,那麼滾圓肥胖的一個身子,居然一咕嚕就從地上爬起來。把魚泡眼用力一瞪,尖聲喝道:「你問我我問誰去?你個混帳東西,光天化日的怎麼就讓碧游宮失了火?」

楊青風叫起了撞天屈:「羅公公,這可怪不得我呀,我是負責大興苑不假,可是我也不能時時守在碧游宮裡呀。」

羅善乾掄圓了給他一個大嘴巴,扇得楊青風原地轉了兩個圈兒,羅善乾尖聲斥道:「這麼說你還有理了?好端端的碧游宮為何會失火?是天乾物燥引發天火還是怎樣,你總要給咱家一個說法,否則你楊青風休想脫了干係!」

羅善乾一邊說,一邊向他擠眉弄眼,他那張胖胖圓圓白白凈凈的臉如同褪了毛的大號豬頭,脖子輕輕一晃,雙下巴就顫顫巍巍不停,一雙有些浮腫的魚泡眼,還非要弄出呶嘴擰眉的暗示表情,當真難為了他。

楊青風一看羅善乾小眼頻擠、嘴角直歪,還以為他被碧游宮大火氣中風了,怔了一怔才突然反應過來,急忙嚷道:「昨兒個這裡才下了雨,哪會天乾物燥,這……這分明是廚下不小心,遺失火種引發火災。」

羅善乾暗暗鬆了口氣,這廝總算不是太蠢。

羅善乾像只圓滾滾的肉球兒似的跑到安樂公主身邊,作揖道:「公主,碧游宮好端端的怎會起火呢,這分明是杜家帶來的那些廚子不小心引發的火災,若是朝廷追究下來,還請公主為奴婢做個見證。」

安樂公主把杏眼一瞪,嬌斥道:「本宮今日大宴賓朋,本來極開心的事,如今都被這場大火破壞了。你們這些閹人,看管不善引發火災,險些葬送了本宮的性命,現在還要推諉於人么?」

羅公公身上裹著一襲綠袍,綳的緊緊的,後脊處已有汗濕的痕迹,如今一聽安樂公主似乎要包庇杜家廚子,把帳算到他們頭上,心中又急又怕,更是汗出如漿:「殿下,這碧游宮可有年頭了,從來不曾出過半點事情,如今無緣無故起了大火,自然是廚下用火不慎造成的,殿下要為奴婢做主啊。」

杜文天聽了怒不可遏,上前說道:「依著公公的意思,這火災要怪罪到廚下去了,可是看那火頭起處,分明不是廚下的位置。」

楊青風道:「這大殿里到處懸掛著帷幔,俱都是易燃之物,一點火星就能引燃。起火處雖非廚下,難道就不能是廚下散落火種引起的大火么?如今正是白天,未點火燭,碧游宮中唯一的火種就在廚下,不是廚下失火還能是誰?」

今日赴宴的還有長安宮城的幾位管事太監,他們與羅公公和楊公公或多或少都有些交情,即便沒有交情,也知道這事兒若是攤在羅公公頭上必是極大罪過,他們都是在宮裡當差的,兔死狐悲之下,自然也要站在羅公公一邊。當下幾個管事太監就迎上來,幫著楊公公理論起來,

陳佳混在一群廚子中間,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