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三十二章誤打誤撞

第一千三十二章誤打誤撞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1-20 00:48  字數:5069

,帆負著雙手,悠然打量著置身其中的這座客廳。!

這座客廳以白石為階,朱紅漆門,廳中一案一幾、一柱一匾皆具古意,兩廂壁上掛了幾軸筆墨酣暢的寫意山水,堂中柱上一幅楹聯,寫的是「有三分水、四分竹、添七分明月從五步樓、十步閣、望百步清風。」

廳堂雖深,可軒窗大開,映得一片明亮,不顯絲毫晦暗。窗外假山藤蘿,綠意盎然,其自然之趣與廳中的拙樸古意相得益彰,無論是廳外的一石一木,還是廳中的一柱一梁,俱都帶著一種歲月留下的特殊味道,顯出一種特別的莊重與肅穆。

以楊帆今時今日的財力,也能布置得出這樣的廳堂,但是哪怕他建造的與這座客堂一模一樣,甚至就連一片帷幔一架盆景都絲毫不差,也造不出這座廳堂的味道。這味道是這座廳堂兩百多年歲月積累下來的,絕非人工可以複製。

這是杜家的老宅,一磚一瓦、一草一木都有故事,可李裹兒很不喜歡,不過這是她臨時借住的地方,自也不好做什麼更改。如果這是她的宅子,廳中陳設必然鑲金嵌玉,帷幔簾帳也得是綾羅絲紗,極盡奢靡才合她的喜好。

「難得楊大將軍居然會光臨寒舍,真是叫人意外!」

隨著一聲揶揄的話語,李裹兒從屏風後面姍姍走了出來。絳紅紗裙鵝黃襦,襯得她腰細胸挺′濕亮的秀髮只是俏皮地一挽,容顏清麗絕俗,宛如春山頂上第一抹新綠。

她此時不曾塗朱描黛,也不曾飾玉佩金,反而因此透出一種不加雕飾的清麗秀美,即便憎惡她的為人品性,楊帆見了也不由眼前一亮,暗贊此女當真殊麗非常。

「怎麼?」

李裹兒看到楊帆眸中的欣賞之意,不覺有些歡喜·她聘聘婷婷地站定,笑望著楊帆,翩然轉了一圈,道:「人家漂亮么?」

楊帆斂去眸中的欣賞意味·向她拱了拱手,道:「楊某見過公主殿下。」

李裹兒翹起下巴,輕輕地「哼」了一聲,俏生生地從他身邊走過去,有意把那帶著一抹清香的裙袂掃過他的袍裾,就在他身前站定,漫聲道:「楊大將軍是來尋我夫君的么?可惜他今兒不在家·到曲池吃酒去了。」

楊帆隨著她轉過身子,看著她烏鴉鴉的一頭秀髮,低聲道:「所謂拜會武駙馬只是一個借口罷了。公主一向慧黠伶俐·難道猜不出楊某此番就是沖著殿下你來的么?」

李裹兒把那遠山含黛的眉梢一揚,道:「你來找我做什麼?」嘴裡問著話,她的心裡卻不免有些緊張:不會吧,難道杜文天叫人散播的那番謠言,這麼快他就知道了?而且查到了我的身上?

楊帆低聲道:「楊某受張奉宸所託,向公主殿下請教一件事情!」

李裹兒呆了一呆,霍然轉過身,面對著他,愕然道:「張昌宗?他有什麼事情問我?」

楊帆今天登門的目的就是想「打草驚蛇」·楊帆說這句話時就在注意她的反應,只要她的神色稍現異樣,就休想瞞過他的眼睛′可是李裹兒驚訝的神情沒有一絲作偽。

楊帆見狀,心中也不禁犯起了核計:「難道是我多疑了?杜文天散播的那番謠言和她全無關係?如果真是這樣,那倒不必這麼擔心了·只要教訓那杜文天一頓,叫他曉得厲害,從此閉嘴就是。」

楊帆哪知道這是因為杜文天執行李裹兒的吩咐時,把那姦夫的名字偷梁換柱了。他突然提起張昌宗,如果李裹兒知道底細,當然會有所反應,奈何在李裹兒心中·還以為謠言中的男主角是他楊帆呢,楊帆突然扯到張昌宗身上·她當然會莫名其妙。

這剎那之間,兩人都是心思百轉。楊帆想到李裹兒去湖心島拜訪婉兒的不合情理,心中依舊難以釋然,他有心再作一番試探,可廳角還站著四名宮娥呢,方才二人說話聲音都不高,可他若是一直低聲細語,恐怕就惹人生疑了。

想到這裡,楊帆打個哈哈道:「這件事說來話長,可否與公主私下商量呢?」

李裹兒原以為他是為了市井間那番謠言登門問罪來了,不想他卻突然提到張昌宗。李裹兒無論如何也想不通她和張昌宗之間有什麼好說的,心中倒真的有些好奇起來,便道:「既然如此,請隨本宮到小書房敘話!」

這小書房就在客廳旁邊,掩在一道坐屏後面,小書房中陳設布置較之客廳自然更加華貴,盡量雍容大氣。

李裹兒一撫裙袂,在羅漢榻上欠身坐下,臂肘往炕桌上一撐,左足落在腳踏上,右腿一抬便疊上了左膝,裙下露出一隻巧致的翹頭繡鞋來,輕輕擺盪。這個姿勢在丈夫之外的男●前露出來,未免有些不規矩,可是纖腰輕折,襯得她腰如約束,繡鞋輕盪,更是說不出的俏皮可愛。

李裹兒托著下巴,似笑非笑地瞟著楊帆,道:「好啦,這兒除了你我,再也沒有第三個人了,你有什麼話,但說無妨。」

她沒有讓楊帆坐下,對楊帆,她自然不需要什麼待客之道。

楊帆緩緩踱到她對面椅前,椅旁有一張几案,案上是一張碧紗窗子,窗子兩側也有一副對聯,寫的是:「人莫心高自有生成造化′事由天定何須苦用機關!」

楊帆把這副對聯瀏覽了一遍,這才轉過身,不慌不忙地一撩袍裾,在椅上坐了,泰然自若地道:「上官待制被差遣到長安的真正原因,張奉宸一清二楚。」

李裹兒聽到「上官婉兒」四字,不由倏然色變:「他真的知道了!杜文天這個蠢材,不只在床上沒用,做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