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二十九章尋蹤覓源

第一千二十九章尋蹤覓源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1-18 14:34  字數:4038

那杜府家丁哪裡會想到他在勾欄之中竟能遇到此事的關鍵人物,台上正表演著幻術,他也無心觀看,只是不遺餘力地散播著謠言:「你還別不信,上官婉兒地位再高、才學再好,她也是個女人,她就不想男人?

張昌宗是宰相子孫,世家後裔,琴棋書畫無所不通的少年才子,而且相貌極美,要不怎麼會得了個『蓮花六郎』的美譽呢。張昌宗和上官婉兒都住在宮裡,朝夕相見,日久生情,不是理所當然么。」

旁邊一人顯然還是不大相信他的話,笑道:「不太可能吧?你可不要亂說。那張昌宗不是皇帝的爺們么,他敢背著皇帝做出這樣的事來?」

杜府家丁「嗤嗤」笑道:「男女和姦有哪個不背人的?又有哪個不怕被人發現的?可這天雷勾動了地火,是說忍就能忍的嗎?我再跟你說件事兒,前幾天張昌宗偷偷帶了上官婉兒到興教寺上香,被人給看見了。

那上官婉兒已經身懷六甲,大腹便便。他們捐了一大筆香油錢給廟裡,功德簿上寫的明白:夫妻!只不過,他們都用了化名。嘿!他們兩個不但有私情,連孽種都有了,到廟裡拜佛,可不就是求神佛保佑平安么。」

旁邊一人半信半疑地道:「竟有此事?」

楊帆眉頭微微一皺,古竹婷知道上官婉兒懷的是誰的孩子,一聽那人信口雌黃,玷污婉兒清譽,不由勃然大怒,可她剛一舉步,手腕就被楊帆緊緊攥住。向她微不可察地搖了搖頭。

杜府家丁得意洋洋地道:「可不!你想啊,張昌宗是當今皇帝最寵愛的男寵是吧?上官婉兒是皇帝最倚重的親信是吧?皇帝還沒遷回長安呢,為什麼先後把自己最寵愛的男人和最寵信的心腹打發到長安來?」

杜府家丁說到這裡,鬼祟地四下看了看,楊帆此時已把目光投向台上。彷彿全未注意他的言語。其實這杜府家丁也是故意裝腔作勢,他哪裡是真怕別人聽到,根本是生怕別人聽不到。

這家丁故作姿態一番,才道:「這事啊,分明是他們矇騙了皇帝。上官婉兒懷了張昌宗的孽種,肚子漸漸大了。怕被皇帝發現,這才尋個理由避到長安來,那張昌宗是她姦夫啊,哪裡放心得下,當然要跟著一起來。」

「不是吧,我聽說是張昌宗先到的長安啊。」

「這有什麼奇怪的。這世上還有比枕邊人更親近的人么,皇帝肯定是先答應了張昌宗唄,張昌宗到了長安,只要說他一個人處理不來,皇帝心疼情郎,還能不把她最得力的幫手派來?」

楊帆沉著臉色走出了人群,古竹婷追上來。低聲請示道:「阿郎?」

她的聲音隱隱透著殺氣,那個杜府家丁的污衊,已經激起了她的殺心,她可不在乎那人該不該因言獲罪,她是楊家的人,不管是誰,只要損及楊家的聲名利益,那就是她的敵人,而她最擅長的解決手段就是讓對方變成死人。

楊帆明白她的意思,輕輕搖了搖頭。道:「這個人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些流言僅僅是有人發現了什麼蛛絲馬跡,隨口傳出的一些閑話,還是有人別有用心。」

古竹婷道:「阿郎放心。奴家會查出來的。」

楊帆道:「如果真是有人別有用心,只要你動了他,即便查出了結果也會打草驚蛇。你先不要動他,只管盯著,我要知道他背後有沒有人,如果有人,這個人是誰,他的目的又是什麼!」

古竹婷點了點頭,悄然潛回了人群。

楊帆回到車上,心思一下子沉重起來。他不知道僅僅是往興教興走了一趟,怎麼就會被人發現,難道一直有人監視著他們的舉動?

這個人散播的謠言有真有假,是因為他是道聽途說的,還是有人授意如此呢?如果這個人不是謠言的第一傳播者,婷兒想查清謠言的真正傳播人恐怕將難如登天。如果這僅僅是一場流言緋語,楊帆根本就不會在乎,市井小民捕風捉影嚼舌根子的本事他早就領教過了。

但是婉兒身懷有孕的事情屬實,婉兒在女皇面前以死抗爭,才為她和孩子爭取了活命的機會,女皇放過婉兒和孩子的前提條件是消息不得泄露,不能釀成醜聞。如果這是有心人的策劃,那麼他必然有進一步的行動。

皇帝不會介意市井小民的流言緋語,也不會有機會聽到市井小民的流言誹語,可是此事一旦被權貴階層證明為事實,女皇唯一的選擇就只能是祭起屠刀,用婉兒和孩子的血來洗刷宮廷為之蒙受的恥辱。事關他的女人和他的孩子,他不敢不慎重對待。

這一次楊帆很幸運,杜文天剛剛派人散播消息,就被他親耳聽到了。古竹婷暗中盯著那個杜府家丁,以她的身手和機警,那個杜府家丁自然不能發現,他在勾欄里散播了一陣消息,便又轉向一處酒館。

這杜府家丁對於公子交待的事情倒也很賣力氣,他每到一處地方,便往人多處去,隨意找個借口搭訕幾句,便把話題引向張昌宗和上官婉兒的緋聞。古竹婷跟著他走了兩處地方,就已確定此人不是道聽途說然後信口說與他人知道,他是有意在散播消息。也就是說他是謠言的直接傳播者,這一下追查起來就方便多了。

古竹婷悄悄盯著他,直到他返回杜府,確認了他的身分,這才匆匆返回湖心島。

「樊川杜氏?」

楊帆聽古竹婷說出對方身份,不覺有些意外。樊川杜氏與他素無仇怨,而且如今他的繼嗣堂和關隴世家合作密切,樊川杜氏正是他的重要合伙人之一,杜家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