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二十七章賣俏行奸

第一千二十七章賣俏行奸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1-17 13:59  字數:4751

安樂公主怒氣沖沖地回到府邸,馬上使人去傳杜文天。杜文天本來是陪他們一起去看宅基的,不過他在安樂身邊晃來晃去,武崇訓心中甚為不滿,當著安樂公主的面他雖不敢說什麼,卻也沒給杜文天好臉色。

杜文天本來就對安樂公主心生覬覦,一見武崇訓這般模樣心裡發虛,於是就尋了個借口,說他要去辦理安樂公主交待給他的事情先行離開了。杜文天雖然是在找理由,倒真去打探了一番,這時剛剛回府。

一聽安樂公主傳喚,杜文天心下便是一驚,再一打聽武崇訓並沒有跟她一起回來,色心又佔了上風,趕緊喜不自勝地去見安樂。安樂公主回到居處,剛剛換了一襲衣衫,聽說杜文天到了,便揮手摒退侍女,吩咐道:「叫他進來。」

杜文天低著頭,畢恭畢敬地走進房中,長揖道:「杜文天見過公主!」

「免了吧!」

安樂公主隨意地吩咐了一聲,杜文天一抬頭,就見安樂公主正站在他的面前,一襲大紅牡丹翠紗煙羅衫子,逶迤曳地的水仙散花綠葉裙,胸前袒露一片雪白,兩道線條優美的鎖骨中間延伸下一道誘人的乳溝,眼神不由一直。

安樂公主挺了挺胸,眼波欲流,搔首弄姿地道:「杜文天,你的膽子真是很大呀,竟敢這麼盯著本宮看。」

杜文天想起她上次挑逗自己的事情,心知這位公主不是什麼冰清玉潔的女人。便壯起膽子道:「公主貌若天仙,是杜某生平僅見的絕色佳人。見到公主這樣的無雙美貌,杜某大起來的又何只是一個膽子呢。」

安樂公主睨了一眼他的下體,見他袍上隱隱拱起一個小帳篷,不禁掩口嬌笑起來。方才在隆慶池畔被楊帆一通貶損,著實傷了她的自尊,如今看見杜文天這般痴迷,她才找回幾分自信。

安樂公主輕盈地轉身,把個渾圓挺翹的美臀拋給了杜文天。裊裊娜娜地走過去,往羅漢榻上款款一坐。水綠色的絲綢在她的細腰上系了一個合歡結,這一坐下纖腰欲折,腰後便綳起一道流暢的弧線。

安樂公主嬌聲道:「本宮吩咐你的事情打聽的怎麼樣了?」

杜文天定了定神,欠身道:「公主吩咐杜某敢不儘力。杜某已經打聽清楚,鄭氏老夫人的壽誕是九月二十一,因為去年鄭老夫人大壽時。長安世家大多曾派人前往洛陽祝賀,所以現在都還記得。」

安樂公主沉吟道:「九月二十一?距今差不多還有四個月的時間呢,到那時上官婉兒早就分娩了,哪裡還有證據可抓。來不及的,上官婉兒的生日呢?」

杜文天道:「上官婉兒尚是未嫁之身,她又不曾大擺筵宴慶祝過生日。這具體的生辰可不好打聽。不過……,杜某聽一位世叔說,上官婉兒的祖父和父親是麟德元年十二月十三日被女皇下令處死的,那時上官婉兒還沒滿月,所以上官婉兒的生辰應該是在十一月下旬或十二月上旬。」

安樂公主的黛眉又是一鼙。道:「十一二月,那更不成了。有其他理由可以利用么?」

杜文天搖了搖頭道:「杜某慚愧,實在打聽不到。公主殿下是打算……」

安樂公主道:「如果她的生日近在眼前,本宮就可以用慶生為由聚集長安官紳,再以送她一個意外之喜為由強闖湖心島,到那時她再沒有理由拒不見人的,只要她出來,還怕這醜事不鬧的天下皆知?」

杜文天道:「如果上官婉兒就是不見呢?」

安樂公主冷笑道:「世上哪有如此不近情理之人、哪有如此不合情理之事?如果她依舊躲著不見人,本宮有的是辦法硬闖進去,比如安排人弄點亂子,製造一出刺殺的假象,只要我有理由把長安官紳權貴聚集到島上,就不怕她不出來!」

杜文天贊道:「公主智略無雙,當真妙計!」

安樂公主笑道:「這一招倒不是本宮想出來的,當初在龍門時,魏王和梁王就是以刺客為由想要找出我爹爹,本宮是有樣學樣而已。呵呵……,好啦,你少拍馬屁,我們如今沒了借口,你說該怎麼辦?」

杜文天瞧著她那圓滾滾的翹臀曲線,倒真想好生拍拍這位公主殿下的「馬屁」,只是這位公主雖然跟他打情罵俏的,卻沒有更進一步的示意,杜文天依舊不敢太過放肆。安樂公主這麼一說,杜文天不禁皺起眉頭,認真思索起來。

安樂公主也鼙眉細思著,沉思良久,安樂公主突然眼波一亮,興奮地道:「有了!」

杜文天趕緊問道:「殿下計將安出?」

安樂招手道:「附耳過來!」

杜文天趕緊上前,輕輕俯下身去,這一俯身,鼻端便嗅到一股細細的幽香,觸目所及便是一道誘人深溝,從上向下看過去,兩座奇峰突兀。杜文天難得與李裹兒有如此親密的接觸,心情無比激動。

不過,他的激動並沒有持續太久,安樂公主的方法一說出來,便似一盆冷水澆頭,把他嚇出一身冷汗,那旖旎香艷的念頭也都嚇到爪哇國去了。這位公主就只會這麼簡單直接、漏洞百出的法子么?

杜文天駭然道:「殿下,咱們這麼做的話,動靜是不是太大了,一旦泄露出去,那可是抄家滅族的大罪,使不得、萬萬使不得呀!」

安樂公主曬然道:「有什麼使不得的,只要我們手腳夠乾淨,誰能挑出不是來?」

杜文天心驚肉跳地道:「殿下,咱們還是好好想想,總會有法子的。此計破綻太多,實不可行。上官待制只要靜下心來細一推敲,一定會明白其中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