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二十五章左鄰右舍

第一千二十五章左鄰右舍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1-15 12:53  字數:4440

日上三竿的時候,燦爛無比的陽光普照大地。

窗外一株盛開的花樹,樹枝上幾隻鳥兒,或交頸或啄羽,時而伸著脖子歌唱幾聲,怡然自得。

古竹婷慵懶地躺在榻上,依舊睡的十分香甜。鴉黑的秀髮如瀑般散落,絲緞一般鋪陳在她的身下,襯著她雪白的香肩。她那潮紅的俏臉籠在一片蓬鬆的秀髮中,唇角還帶著一抹嫣然的甜笑。

楊帆已經醒來,側躺在她的身邊,含笑望著她甜睡的模樣。一夜**,古竹婷終於成了他的女人,看著自己的女人一臉甜美滿足的樣子,於男人而言何嘗不是一種莫大的滿足與快樂。

也難怪古竹婷迄今未醒,他們兩個人可是足足折騰了大半夜,對一個初破瓜的女人來說,精神體力實已是消耗殆盡,到最後她躺在那兒,已經連動動小手指的力氣都沒有了。

楊帆雖是久曠之身,卻也知道憐惜他的女人,昨宵是古竹婷的初夜,楊帆並沒有由著自己的性子為所欲為,兩個人折騰那麼久,一大半原因卻是因為古竹婷的特殊體質。

不知是不是因為她自幼修練柔術的原因,再加上初承雨露過於緊張,一經交合,楊帆就像陷入了地泉浸潤熱氣蒸騰的一片泥沼,進則重門疊戶障礙重重,出則絲絲纏繞吸力驚人。

進也難、出也難,楊帆是進退兩難,而且每進一分便灼熱一分,及至深處,甚至有滾燙的感覺。若他是個初哥兒,只怕這一陷進去就要丟盔卸甲,如今雖不至於甫一交手就繳槍投降,卻也需要用盡腰力才能進退自如。

於楊帆而言。耗力雖大,卻是更加酣暢,對於初嘗**滋味的古竹婷而言,自然是艱苦異常了。想到這裡,楊帆忍不住笑起來,他早覺得古竹婷是個內媚的女子,想不到內媚的不僅僅是她的性情,還有她的身體。

隨著楊帆的輕笑,熟睡中的古竹婷玉頰漸漸泛起紅暈,楊帆看在眼裡。心中不由一動:「莫非她在裝睡?」

她的呼吸、她的睡態,看起來都似真的沒醒,毫無破綻可言,但是她的臉色……,楊帆眼珠一轉。大手便落在那片柔軟而極富彈性的酥胸上,稍一把玩。他就感覺到古竹婷的身體溫度不受控制地升高了。

楊帆恍然大悟:「她真的在裝睡。不好意思看到我么?」楊帆唇角露出一絲會心的笑意,輕輕湊到她的耳邊,悄聲道:「婷兒,昨夜可還舒服么?」

古竹婷依舊是一副熟睡未醒的模樣,可是玉容愈見紅潤。楊帆見狀,已經確定她是在裝睡。他笑嘻嘻地將手探進古竹婷的股間,大腿內側的肌膚潤膩嬌嫩的如同剛做出來的豆腐,細潤極了。

古竹婷被他一碰,嬌軀不由一顫。雙眸張開,與楊帆的眼神一碰,瞧見他促狹的笑容,不禁含羞低頭,雙腿用力夾緊了楊帆作怪的大手,低聲央求道:「阿郎饒命……」

楊帆低聲笑道:「饒什麼命,為夫又沒想殺你。」

古竹婷的臉蛋愈發紅了,發燙的溫度似乎能煎雞蛋,她垂著眼帘,婉轉低回地道:「阿郎雖不想殺人,人家也要被阿郎給折騰死了。」

這句話就像催人他媽的衝鋒號,楊帆的小老弟騰地一下又站了起來。其實昨夜楊帆真沒有盡興,因為古竹婷是初破玉瓜,楊帆只要了她一次,只是因為她的體質特殊,兩人這一番恩愛纏綿持續的時間久了些,此後清潔身子又耗費了很長功夫。

初夏時節容易出汗,當楊帆讓她跪趴在榻上翹起雪臀時,她的臀部就已汗水津津,彷彿滑不溜手的一對玉球,古竹婷好潔,哪能這樣伴著郎君入睡,雲收雨住後,古竹婷明明骨軟筋酥,還得強打精神爬起來去沐浴。

等她清潔了身子回到榻上躺下,絲絲鮮血又弄髒了床榻。她的體質確實特殊,方才交合時見紅只有幾縷血絲,沒想到這時血量才見增。二人少不得又要更換床單被褥,床單被褥換好,古竹婷還得強打精神再去清潔身子,這麼幾度折騰,她不累散了身子才怪。

楊帆被她一說,想起昨夜她醉人的風情,忍不住貼近了她的嬌軀,不依不饒地追問道:「那你說,快被郎君折騰死的滋味,你喜不喜歡、舒不舒服呢。」

古竹婷紅著臉不答,卻把頭埋進了他懷裡,楊帆哪肯罷休,他向前挺了挺身子,古竹婷忽覺小腹上硬觸的感覺,不由駭了一跳,連忙應道:「喜歡喜歡、舒服舒服。」這句話說完,登覺羞不可抑,她趕緊把臉又埋在楊帆懷裡,再也不敢露出來了。

楊帆被她逗弄的「食指大動」,一直被她兩條豐腴結實的大腿死死夾住的手指忍不住在股心嬌嫩處又輕輕動作起來,古竹婷嬌軀一顫,纖纖十指扣住他的手臂,呼吸急促地道:「阿郎……」

楊帆低聲道:「昨夜郎君還未盡興呢,婷兒可願與郎君再恩愛一回?」

楊帆想著她初為人婦,難免辛苦,如果她不願意便忍耐一時,讓她好好恢復一下,可古竹婷想起昨夜滋味,雖是又愛又怕,對楊帆卻是根本生不起一絲抗拒的念頭,聽他這麼說,埋頭在他懷裡只不言語。

楊帆見狀,難免意氣生髮,忍不住道:「你昨夜也太羞澀了些,為夫都沒仔細瞧過你的身子呢。乖,轉過去,叫郎君好生瞧瞧你的俏模樣兒。」

楊帆一聲「乖」,古竹婷哪裡敢不乖,她紅著臉兒翻過身去,蜷縮著身子,一動也不敢動。楊帆掀開薄衾,這才瞧見她動人的嬌軀全貌。美玉般光滑的脊背,細細的腰肢下便是弧度誇張的圓臀。

楊帆想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