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二十四章眼看他起高樓

第一千二十四章眼看他起高樓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1-15 00:31  字數:4637

武崇訓和安樂公主的車仗趕來時,李成器和李隆基幾兄弟也看到了,他們撥轉馬頭,詫異地看向那隊人馬。青牛車上沒有打起官幡,他們一時還不能確認對方的身份,但是對方顯然是沖著這兒來的,卻是勿庸質疑了。

長寧侯對李成器笑道:「王爺,看樣子人家也是奔著這塊地來的,我就說得早下手吧,呵呵,此處位置絕佳,再晚些怕就被別人拿走了。」

李隆基笑道:「長寧侯提醒的是,放眼整個隆慶池,除了那幢正在起造的大宅子,數著這片地塊兒角度最好。」

說話間,一陣急驟的馬蹄聲響,李隆范興沖沖地策馬回來,到了近前猛一勒馬,大聲道:「我已經選好了,我要那道坡後面的地方,三哥四哥,我擠到你們中間去沒問題吧?咦?還有人也看中這裡了么?」

這時,那隊人馬已經到了面前,車隊一停,杜文天就俯身向車中小聲稟道:「郡王,公主,看樣子有人也看中了這個地方,走到咱們前邊了。」

「怕什麼?他看中了也得給我讓出來!」

安樂公主橫了武崇訓一眼,嗔道:「還不去?」

武崇訓趕緊掀開轎簾,往車轅上一站。在安樂公主面前,武崇訓就是個孝子賢孫的貨,可是在外人面前,他卻是個不折不扣的跋扈二世祖,武崇訓撇著嘴角,倨傲地道:「我家娘子看中的地方,不管他是誰。都是讓……」

說到這兒,武崇訓突然一怔。他看到了李成器。李成器、李隆基等人也看到了他,李成器微微一怔,訝然道:「是高陽郡王。」李隆基微笑著沒有說話,但是目芒卻微微收縮了一下。

長寧侯黃劍羽策馬一旁,饒有興緻地瞟了他們一眼。選擇開府地址,說起來只是小事一件,但是如今兩家人都看中了同一個地方,而這兩家分別是武李兩家的人。這件事就不會那麼單純了。這塊地花落誰家,起決定作用的將是武李兩家的勢力,最終決定的也是武李兩家的面子。

李成器一踹馬蹬,向武崇訓迎過去,在馬上微微一拱手,朗聲笑道:「高陽王,咱們又見面啦!」

武崇訓遲疑著拱起手道:「原來是壽春王。你怎會在這裡?」

李成器的父親李旦當初登基為帝的時候,李成器就被立為皇太子了,後來李旦被他母親武則天拉下馬,從皇帝變成了皇太子,李成器也就從皇太子降成了皇太孫,如今父親的皇太子身份也被他的皇祖母捋奪了。他又從皇太孫降成了壽春王。

李成器笑吟吟地道:「我兄弟幾人直到如今還沒有一處府邸,此番來長安,皇祖母特意關照,叫我兄弟幾人在長安擇址開府,這不。我們逛到這兒,剛剛相中了地方。正使人去工部,叫他們派人來圈地定址呢,高陽王何故來此?」

李成器不想跟武崇訓發生衝突,所以一開口就先聲明:他們已經看中了這塊地皮,希望武崇訓能知難而退。

武崇訓打個哈哈道:「巧了巧了,我和娘子也是看中了這隆慶池的美景,今日來此,也是為了選址造宅。」

安樂公主選定的地方當然就是這裡,她昨日一眼就看中了這裡,得知旁邊正在建造的那幢宅子是楊帆的府邸之後,她就更加認定了此處。

武崇訓之所以說話有點含糊,並不是因為他畏懼相王五子,武家的人何曾把李家的人放在眼裡過。武崇訓之所以話語含糊,是因為李成器幾兄弟是李裹兒的堂兄弟,武崇訓以為李裹兒肯定禮讓自家堂兄弟,他又何必做個惡人,惹得安樂不快。

安樂公主正要彎腰走出車廂,一聽與丈夫說話的人竟是她的大堂兄,便又坐回座位。她本以為這種事由丈夫出面交涉最為妥當,誰知這混賬東西居然露出了退讓之意,安樂公主忍無可忍,一腳就踢在武崇訓的屁股上。

武崇訓哪會想到安樂公主會突然踢了他一眼,「哎喲」一聲,就從車上摔了下去。李成器和李隆基、長寧侯等人大為錯愕,車把式也嚇了一跳,但他反應最快,馬上跳下馬車攙起武崇訓。

武崇訓從地上爬起來,勉強笑了笑,揉著蹌破了皮的膝蓋,掩飾道:「武某一時立足不穩,讓各位見笑了。」

李成業、李隆范等人落在後面,倒真沒有看清經過,他們只看到武崇訓莫名其妙地就從馬車上撲下來,摔了一個狗吃屎,兄弟幾個忍不住想笑,怕笑出聲來武崇訓難堪,忙又用力忍住。

李成器、李隆基和長寧侯三人就策馬站在馬車前,他們看的清清楚楚,分明是一條秀腿破簾而出,把武崇訓硬生生踢下馬去,只是他們沉得住氣,臉上沒有露出絲毫異樣。轎簾兒一掀,李裹兒沉著俏臉從車裡走出來。

因見武崇訓滾落地面,李成器等人已經扳鞍下馬,一見李裹兒從轎子里出來,李成器向她含笑打了聲招呼,道:「安樂,你也來啦。」

「呀!大堂兄怎會在此?三弟也在呀!」

安樂一臉驚訝地看著他們,彷彿直到此事才知道他們在場,她親親熱熱地先向李成器和李隆基打了聲招呼,又見李隆范等人站在後面,忙逐一招呼,禮數十分周到。

她若走出車轎聲不曾沉著臉色,這時佯扮的親切驚喜十分逼真自然,旁人還真不容易看出她是故意做作,此時眾人自然心中有數了。

可她若是有意做作,不想讓李成器等人看出她的不快,走出車廂時就不該沉著臉色,既然已經摞了臉子,現在又故作親熱,證明她根本就不是想掩飾自己的不快。而是徹頭徹尾的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