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十九章暗室私心

第一千一十九章暗室私心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1-12 12:30  字數:4571

看到古竹婷走進來,婉兒馬上站起,微笑著迎上去。

不等楊帆介紹,她便親切地道:「竹婷妹妹來了。」

她的笑容親切而溫柔,讓人一見便如沐春風。兩個女人明明是頭一次見面,可她的微笑卻像是很熟稔的朋友,讓人感覺無比的親切,卻沒有絲毫做作的味道,一下子就拉近了彼此間的距離,

比起婉兒的輕鬆自若,古竹婷的表情卻明顯透著幾分局促,但她的局促卻是恰到好處的,叫人一看就是因為見到了名滿天下的上官才女,因為發自內心的崇敬和仰慕才有些緊張,這樣的局促自然不會令婉兒看輕她,反而會心生好感。

楊帆笑眯眯地看著她們,對於這次會面,這兩個女人顯然都用了心思。

婉兒十四歲就在武則天身邊聽用,替她整理奏章、伴她處理國事,看她接見大臣,多年的耳濡目染、錘練經歷,自然會有一種廟堂之上的睿智精明。

而十三歲就刺殺了一位手握重兵的封江大吏的古竹婷,也有一種江湖人的機警與狡黠,這些本領可以讓她在詭譎莫測殺機四伏的江湖上行走自如,要在婉兒面前扮豬吃虎自然也易如反掌。

一個是在廟堂之上見識謀略絲毫不遜於那些起居八座、建衙開府的當朝重臣的宮廷內相。一個是在江湖之中心機膽魄絲毫不遜於那些三山五嶽、五湖四海的江湖豪傑的巾幗英雄。

廟堂之上的聰明睿智和江湖之中的心機膽魄,用於私邸之內閨閣之間顯然都有些遊刃有餘。兩女都露出了笑容。這回才是真正發自內心的笑,古竹婷甜甜地叫了一聲:「婉兒姐姐。」

楊帆沒理會她們。看來也不需要他引見了,他大模大樣地走過去,在羅漢榻上躺下來,托著腮,笑眯眯地看著她們:

婉兒穿一襲隱紋素錦的宮裝,裙幅褶褶如雪月光華般輕輕流瀉於地,逶迤三尺有餘,墨玉般的青絲簡單地綰了個飛仙髻。只插了一枝翠綠色的玉步搖,步搖綴明珠一顆,使得她的身姿步態愈加雍容柔美。

古竹婷一身窄袖青衣,鴉黑的秀髮挽一個椎形髮髻,以青巾包裹,精明幹練。分出的兩綹秀髮整齊地披在肩後,秀髮濕亮。光可鑒人,額前淡梳幾綹劉海兒,清麗俏巧,靈秀可人。

在兩女互相審視、評估、分析、試探、接觸,一步步開始親近的時候,楊帆托著腮。笑得就像一隻老家賊。他算是看出來了,溫婉如春泉的上官婉兒是個老江湖,清麗似新雪的古竹婷也不是雛兒。

論風情,誰能及得上天香牡丹真國色的太平公主;鬥氣質,便是榮色天下第一的安樂公主在婉兒面前也得甘拜下風。古竹婷本來就是小家碧玉。如果強扮雍容優雅必定如婢效主人,真我如我。這才是我,她展現自我的方法無疑是最正確的。

兩人如此煞費苦心,難道是為了壓對方一頭?顯然不是,婉兒不屑,竹婷不敢,說到底,她們都是不想在她的男人面前顯得自己遜色。兩女這番心思,都是為了取悅楊帆,楊帆怎能不笑的得意。

上官婉兒和古竹婷都是極慧黠的女子,當然明白楊帆為什麼笑的如此可惡,這個壞蛋分明已經看破了她們的心意。所以一番寒喧之後,婉兒拉著古竹婷的手親親切熱熱走向坐榻的時候,飛快地白了楊帆一眼,古竹婷也不失時機地向他皺了皺鼻子。

楊帆見二人走近,便往榻里挪了挪,上官婉兒挨著他的大腿坐下,笑吟吟地誇著古竹婷:「竹婷妹妹真是不錯,清麗俏媚、溫柔大方。二郎,這天下的好福氣怎麼就都歸了你!」

她說著,便伸出手去在楊帆大腿上拍了拍,籍著這一拍,食指和拇指在他大腿上飛快地擰了一下,誰讓這廝笑得那麼討人嫌呢。

古竹婷垂著頭,羞怯地道:「一見姐姐的神采,人家便自覺形穢了,哪裡當得起姐姐如此誇獎,姐姐再誇,人家可無地自容了……」

婉兒能誇她,她可不能誇婉兒,這就是本份。不過恭維一下卻沒關係,禮多人不怪嘛。

楊帆咳嗽一聲,道:「都是一家人,你們就別那麼客氣了,生份!這調調兒,聽得我牙都酸了。那啥,其實吧,你們姐兒倆有那心思不如都用在我身上,把我侍候舒服了,那比啥都強……」

楊帆一句話,就把兩個人的假面毫不客氣地撕掉了,兩個美人兒窘極,她們咬著嘴唇紅著臉,偷偷把眼一睃,眼神兒堪堪一碰,忽然「噗嗤」一笑,些許的生疏便似薄薄的一層冰,在笑如春風中化成絲絲春雨,濕了她們水樣的眼波……

※※※※※※※※※※※※※※※※※※※※※※※※※※※※※

李裹兒回到府邸,憤憤地衝到自己的寢室,很快,寢室之中便風雨大作。

這座府邸是杜家的,李裹兒住的自然不是客房,現在住客房的是此間主人杜文天,安樂和武崇訓夫婦住的才是正房,所以這房中陳設極是華麗,一桌一幾、一杯一碟都是上等器皿,在李裹兒的憤怒之下全都遭了殃。

李裹兒倒不見外,真把這兒當成了她家,一通摔砸,只為泄憤,哪還理會這是人家的東西。一座瓷製十八連盞的大型落地華燈,古拙如樹,上有各種動物造型,各頂一盞燭台,被她掄起春凳一下子就砸了個粉碎。

一架名匠打架、名師繪畫的紫檀屏風,被她拂開的文房四寶濺了個墨水淋漓。一具放著各式古玩的博古架被她硬生生推倒,一面鑲嵌在牆壁上的六尺高青銅古鏡本來清光瑩然、可鑒毫髮,乃極貴重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