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十八章莫測女兒心

第一千一十八章莫測女兒心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1-12 00:54  字數:3729

 帆要去隆慶坊,直接穿過東市就行。東市佔地相當於坊大小,平素人並不太多,可是因為今日傳出隆茂老店有人以三百五十萬錢的價格買走了一條裙子,一時吸引了許多閑極無聊的坊間百姓,所以變得異常擁擠起來。

楊帆等人一路向北,發現街上居然人滿為患,等到發現不妙-,想要往回走時,他們已經走了一半路程,乾脆就繼續往前行去,一路之上聽著跟趕集似的百姓們議論著發生在隆茂老店的事,楊帆不禁有些好笑。

好不容易從東市裡出來,楊帆等人這才上馬,加快了行程。古竹婷看看提在任威手裡的那隻匣子,還是感慨萬分,以前在清河崔家,她也見過大宗的錢財出入,可那是人家的錢,她沒甚麼感覺,僅僅是一個數字而已。這次可不同,三百五十萬,這可是楊家的錢,楊家就是她家,居然只用來買一條裙子,古竹婷有種不堪回首的感覺。

楊帆忽然回首一笑,道:「你不必多想,是我做主買下的。」

古竹婷咬著嘴唇「嗯」了一聲。

楊帆又笑道:「是不是覺得花了這麼多錢,小蠻知道了會對你不滿?」

古竹婷被他說破心事,臉騰地一下就紅了。

楊帆哈哈笑道:「你放心,小蠻這丫頭雖然喜歡賺錢,卻不是一個守財奴,再說……」

楊帆忽然一勒馬韁,對古竹婷示意了一下。

古竹婷本來跟他落後半個馬身,見他示意,忙催馬趕到他身邊。

楊帆臉上帶著一抹奇怪的笑容,問道:「我叫你抓緊收購長安東西兩市店鋪,這件事你找誰辦的?」

古竹婷有點緊張地道:家不了解買賣上的事,但也知道欺生的道理,如果以一個外鄉人的身份去收買店鋪,只怕會被人欺騙了。再者長安地面上什麼生意最熱火,奴家也不曉得。

所以,奴家就把這事兒拜託給了獨孤世家。獨孤文濤死後,獨孤家又派了一個人去灞上做漕口這事兒我就是請託給他的,獨孤世家在本地有頭有臉,他們出面,不會有人敢欺詐他們的,怎麼了,可是有何不妥?」

楊帆目中蘊著古怪的笑意,對古竹婷道:「你呀倒真圖省心,結果人家收購了哪些店面,你都不過問的?直接就一股腦兒給我送來?」

古竹婷垂下頭小聲地道:「這事兒,阿郎了解就好啦。再說,這些店面都要交給大娘子管理的,奴家……奴家不想多問。」

楊帆忍著笑道:「於是,你都不知道隆茂老店是咱們家的產業?」

「奴家知道獨孤世家不敢欺哄阿郎的,所以就沒什麼?」

古竹婷說到一半,突然抬起頭,一臉驚愕地看向楊帆。

楊帆笑吟吟地道:「這隆茂老店,是咱們家的產業。呵呵我也一直沒有過問,過書拿到手之後,正好你婉兒姐姐閑著沒事就交給她幫著打點一下。我只粗略看過幾眼,記住了幾家店面的名字,其中就有隆茂老店。

咱們要買東西當然肥水不落外人田,誰知道今日居然碰到了安樂公主,她還迫不及待地幫著咱們家自賣自買的炒作了一番,哈哈,這一下咱們的隆茂老店生意想不火都難了。」

古竹婷又驚又喜,道:「阿郎,那隆茂老店真是咱們家的?」

說到這兒,她突覺口誤俏臉登時又是一紅,讓阿郎帶溝里去了,她還沒嫁呢,怎麼好意思一口一個咱們家的。

楊帆笑吟吟地點頭道:「一點沒錯,這下你不用擔心了吧?」

古竹婷又羞又喜地點點頭,策馬再行,她只覺心頭一片輕鬆,沒有那種沉甸甸的感覺了。

一路行去,前方進了隆慶坊,眼看隆慶池在望,古竹婷忽然「呀」地一聲輕呼。

楊帆詫然看了她一眼,古竹婷輕輕鼙著眉尖兒,懊惱地道:「阿郎,咱們該把那條裙子賣給公主的,那可是三百五十萬錢啊!」

楊帆驚訝地看著她,忽然哈哈大笑,笑得前仰後合,險些溜下馬

古竹婷被他笑得手足無措,不知道自己這句話有什麼問題。

楊帆笑的肩膀一聳一聳的,對古竹婷道:「你呀,千萬不要擔心以後和小蠻相處的問題,你們兩個一定會很合得來的,哈哈哈」

古竹婷咬著下唇,臉蛋兒有些暈紅,她大概聽明白了阿郎的調侃,大概是說她和大娘子一樣,都鑽進錢眼兒里去了。古竹婷委屈的很,她可不貪財,這不是替阿郎打算么,女人不幫她的男人精打細算怎麼成。

楊帆一邊走,一邊道:「今天她已經被坑的夠狠啦,我算著呢,跟在她身邊那小子花有差不多有三十萬錢,她自己花了也有二十萬錢,足足五十萬錢,丟了個丑,又幫咱揚了個名,呵呵,差不多啦。

如果真的趕鴨子上架,逼著她拿三百萬錢買下這條百鳥羽裙,她未必拿得出,到時候,武崇訓惱羞成怒,一定會不惜一切地對付隆茂老店,做生意嘛,見好就收。一旦打起了官司,誰輸誰贏且不說,先就店裡生意。再說就算我出面也不好和武家直接對抗果讓他知道這店是我的,就更有理由賴帳了。」

楊帆當日在興教寺聽到喧鬧聲走出門去時,杜文天已被打倒在地,抱頭亂滾,如果是張昌宗或上官婉兒,哪怕是樹小苗、蘭益清她們看到,都會認出他來,但楊帆可沒想到這個鼻樑上貼了膏藥的人就是當日在興教寺被打的登徒子,因此只以那小子稱之。

古竹婷聽楊帆一說大有道理,這才不言語了,可心裡還是隱隱覺得有些遺憾,三百五十萬錢吶!至於這筆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