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十七章千金引一笑

第一千一十七章千金引一笑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1-11 16:03  字數:3522

古竹婷心裡好不為難,安樂公主如今是騎虎難下,她卻不然她不在乎那點虛榮,比起讓她的男人背上一筆沉重的負擔,她寧可讓自己被人嘲笑。

她知道楊帆有錢,可這筆錢楊帆怕也承擔不起,繼嗣堂雖然富可敵國,但那不是楊帆的錢,楊帆雖有很多家店鋪,卻未必有這麼多的活錢。

再者,就算有那麼多現錢又如何,她還沒過門就花掉楊帆這麼多錢,大娘子會怎麼看她?這一下不只會得罪小蠻,只怕阿奴對她也要心生嫌隙,到時候進了楊家的門,大娘和二娘都不待見她,她可怎麼活?

古竹婷可憐巴巴地看了一眼楊帆,楊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

面子,面子……

古竹婷把心一橫,揚聲道:「三百萬錢!」

這個價喊出口的時候,整個東市都沸騰了,消息已經迅速從老店向四面八方傳開:有人以兩百萬錢買一條裙子!

無數的人蜂擁而來,當他們趕到的時候,裙子的價格節節攀升,已經達到了三百萬錢,店裡頭的人炸了窩,夥計們一個個滿面紅光,今日之後,普天之下還有哪家衣帽店敢說比他隆茂老店更有名。

李裹兒說出「三百一十萬」的時候,聲音和表情都木然了,她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結果,如果早知道,她根本就不會踏進這個店面。

她擔心的不是擔心公婆的惱怒,也不是丈夫的難堪,而是如果對方再抬價的話,只怕武家一時之間也拿不出這麼多現金,到那時這件衣服帶給她的將不再是榮耀,而是自不量力的羞辱。

「三百五十萬錢!」

楊帆突然開口,他喊出了一個令全場屏息啞然的價錢,笑吟吟地向安樂公主拱了拱手,說道:「小娘子拙荊對這件衣服甚是喜歡,還請割愛吧!」

安樂公主終於有了一個台階,她冷哼一聲,拂袖而去。

走出隆茂老店的時候她依舊挺胸抬頭,驕傲的像一隻孔雀。可她終究是一個失敗者,儘管圍觀者們都驚訝於她的美麗,可那目光中依舊不乏嘲笑的意味,安樂公主氣得心尖兒都在發顫:「楊帆!楊帆!我記住你了!」

杜文天快步跟在她的後面,看著安樂公主僵硬的脊背,杜文天下意識地摸了摸他的鼻子。他的鼻子還是輕輕一碰就痛的要命但他心裡卻樂開了花,他覺得這個仇,越來越有可能得報了。

李裹兒在隆茂老店丟了顏面哪還有心繼續遊逛,離開東市後她就恨恨地回了住處。楊帆買下那件百鳥衣,叫店主依舊裝回香樟匣子,又叫任威提著,一行人便離開了隆茂老店。

他們一走,早已忍耐良久的店裡夥計們立即歡呼起來,信掌柜的很淡定地對雀躍歡呼的夥計們道:「好了好了,看你們一個個大呼小叫的成何體統,趕緊招呼客人。」

喝住夥計信余便轉身向後堂走去,掀開門帘兒一進後堂,他立即握緊拳頭向空中狠狠一揮無聲地一「嘿」,偌大年紀的他居然蹦起一尺多高。

二掌柜的是信掌柜的親侄子,他本來正在後店盤貨聽到風聲也早跑了出來,信掌柜的一回後堂,他馬上就跟了進去,正好看到這一幕。

二掌柜的興奮地道:「叔,這筆生意可做大發了,哈哈哈!咱們隆茂老店的字型大小這下子打出去了,放眼長安不!放眼天下,可沒人再比得上咱們風光。

信掌柜的笑逐顏開卻依舊強作矜持地道:「快!趕緊派個夥計,去向東家報信兒!」

二掌柜的一呆,道:「叔,咱們東家不是還在洛陽嗎?」

信掌柜的睨了他一眼,道:「你信嗎?這個店,是獨孤世家出面盤下來的,我估摸著,這東家就是獨孤世家。只不過因為這店原來是陳國公的產業,獨孤世家不好讓人覺著他們趁火打劫。

過戶的那天,我可在旁邊看著的,我瞅的清清楚楚,契書上寫著,咱們的東家姓謝,叫謝沐雯,這一看就是個女人名字,你說誰家能讓女人當家作主?咱們這位東家,指不定就是獨孤世家哪一房的當家夫人。聽我的,把喜信兒報到獨孤家去。」

「好嘞,我這就讓人,不不不,我自己去!」

二掌柜的換了套衣服,興沖沖地出了門,就這麼一會兒功夫,消息已經傳開,還有許多人聞訊趕往隆茂老店。更有許多其他店鋪的掌柜夥計站在店門口,遠遠地眺望著隆茂老店,一副艷羨。

二掌柜的走在大街上,雖然與他擦肩而過匆匆趕向隆茂老店的人沒有誰知道他就是隆茂老店的二掌柜,他的胸脯兒還是挺的高高的。

※※※※※※※※※※※※※※※※※※※※※※※※※※

安樂公主憤憤回府以後,陪她逛街的幾位貴婦便紛紛散去。作為今日這場鬥富風波的見證者,她們迫不及待地想把她們的所見所聞與人分享!其是吃癟的一方是高貴的公主,這更滿足了她們不足為外人道的某種娛樂心理。

消息被她們添油加醋地傳播開來,長寧侯黃劍羽是第一個聽到這個消息的人。

柳徇天接受了昨日被安樂公主當面難堪的教訓,為相王五子安排了一處頗大的宅院,宅院就在黃侯爺府邸旁,於是這接風宴就設在了黃家

武崇訓正與人持杯對飲,長寧侯忽然笑道:「武郡王,你可知安樂公主殿下今日在東市隆茂老店要買下一件瑰麗之極的百鳥裙,此事已轟動長安了。」

武崇訓已經喝得有六七分醉意,聞言搖頭笑道:「安樂最喜歡華麗的衣裳,府中置辦的華衣已不下數百件,她還是樂此不疲,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