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十六章我還要!

第一千一十六章我還要!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1-11 14:30  字數:3603

,帆淡然道:「你且取來看看,我選東西,只挑稱心的!於價錢,貴或賤,都不在我的考慮之中。」

「好!」

信掌柜的微微一笑,扭頭吩咐幾個夥計道:「你們照顧好幾位貴客,我去把東西取來。」

掌柜的很慎重,親自回到後堂去取衣服,不一會兒他就捧著一隻作工精美的香樟木匣出來,木匣往櫃檯上一放,打開以后里邊又襯著幾層蜀錦,蜀錦本就是極昂貴的衣料,這件衣服以可以驅蟲的香樟為匣,再以蜀錦為襯,衣服的昂貴可想而知。

一時間他的舉動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信掌柜的揭開幾層蜀錦,取出一條裙子,輕輕一抖,將它展開,登時滿室生輝,裙子反射出的毫光彷彿瀲灧的波光,隨著裙子微微的擺動,牆壁、衣物和室內眾人的身上臉上,就像有潺潺的流水輕輕淌過。

店裡頓時靜了一剎,每個人都驚呆了。楊帆也不禁露出了驚異的目光,雖然他對衣服沒什麼研究,也看得出這條裙子的華美,他沒想到這家店裡居然真有如此寶物。

信掌柜的帶著一種驕傲的神色,朗聲道:「各位客官,這就是本店的鎮店之寶:條單絲碧羅百鳥籠裙!」

楊帆湊到古竹婷耳邊,道:「這件裙子不錯,買下來。」

古竹婷見這店中隨便一件東西都貴不可言,這條裙子如此炫麗,其珍貴不問可知,不禁低聲道:「阿郎,這條裙子怕不得要幾十萬錢呢。」

楊帆道:「錢不是問題!就要這件,買下來!」

古竹婷猶豫道:「真的要買?」

楊帆道:「當然要買!不然,可丟了你男人的臉啦。」

二人低語的時候,那些貴婦人已七嘴八舌地議論起來:

「天吶,這是什麼衣料,紫中透紅·毫光之中又有百鳥隱現,當真奇妙無比。」

「紫色?怎麼會是紫色,這明明是翠綠色,不全是翠綠·還有道道紅光。」

「這明明是金色和銀色……」

那店主得意洋洋地道:「不瞞諸位客官,此裙第一個難得之處,是要采百鳥絨羽,僅此一點就難如登天,非數年之功不可再一個難得之處,是要把百鳥絨羽製成衣服,這又需第一等能工巧匠費盡心思。

第三個難得之處·光以百鳥之羽制衣還不算,還要用各色羽毛拼湊出百鳥圖案,最小的鳥兒圖案僅有指甲蓋大小·卻眉眼五官、羽足俱全。都說龍袍難做,一件龍袍,需綉匠、金工、畫匠等上千人,耗時兩年才制的成,這裙子所費的心血較之龍袍也不遑稍讓。

他輕輕一抖裙子,七彩毫光閃爍,有人驚呼道:「變了變了,是翠綠色的,咦·又變成金色了。」

信掌柜的又道:「各位,此裙站在不同的位置,看到的顏色也是不一樣的。」

眾人聽了更是讚歎不止·李裹兒看得兩眼發直,這樣一件衣服,只是這麼一亮相就有如此效果·如果是穿在她的身上出現在陽光下又將是什麼效果?如果是與皇親貴戚們出遊,如果是出席宮廷宴會,只要穿上這件裙子……

李裹兒的心激動的怦怦直跳,白玉似的臉頰上也透出一抹嫣紅,她衝口道:「這條裙子我要了!」

信掌柜的道:「各位客官先別著忙,這條裙子價值太過昂貴,不好出手·容易壓了本錢,可本店為何還不惜重金購回呢?我們這隆茂老店·說起來在東市各家售賣衣帽的店鋪里是排名第一,我們店的老東家是陳國公。

陳國公犯了王法,進了大牢,家裡人處置財產,把這家老店盤出去了。因為這事兒,我們店裡的生意也受了影響,如今在東市可稱不得第一。我們新東家不惜重金購回這件衣服,圖的不是賺錢,而是名聲。

這條裙子沒有五六年的功夫,世上不會有第二件,因此至少在五年之內,這樣的裙子天下間只此一條,我們買這條裙子花了這麼大的價錢,說到底圖的就是個獨一無二,要一個鎮店之寶!

只要這件裙子放在這兒,就沒人敢說他的店比我這家老店更高一籌。所以呢,這條裙子如果要賣,我們自然也要賣個獨一無二的好價錢,才能打響我們隆茂老店的字型大小,各位客官,這條裙子您要是中意只管出價,起價一百萬錢,價高者得!」

這一說那些貴婦們不由倒抽一口冷氣,古竹婷雖不知其價值,可她的揣測是靠譜的,那些貴婦們也估計這樣一件裙子,應該在五十萬錢到六十萬錢之間,其中最富有者想想一條裙子需要五六十萬錢,也只能望而興嘆。卻不想這店主一開口就翻了一倍,居然要價一百萬錢。

「一百萬錢!」安樂公主也不禁吃了一驚,她雖大手大腳慣了,可也不曾花過這麼多錢。

杜文天聽的心驚肉跳,腳步輕移,悄悄向後蹭去,暗自慶幸好在自己已經有言在先,否則用可以起造一幢五進五齣的大宅子的價錢買一件裙子來巴結討好一位公主,那代價可就太高了。

如今朝廷形勢未明,他們杜家只是想!與武李兩家都建立聯繫,可不想現在就踏上某一方的賊船這一百萬錢要是由他來出,杜家就會被打上武家的烙印,跳不出來了。

安樂公主有些不安,她們一家才回朝多久,底蘊實在談不上雄厚。當初成親時倒是有一大筆嫁妝,還收了不少賀禮,可是一則用那麼多錢買一件裙子實在肉疼,再者許多禮物也不可能變成現錢,難不成叫她堂堂公主還來個以以物易物?再說人家也未必答應。

可她又實在放不下這件裙子,愛美之心人皆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