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十三章小家碧玉

第一千一十三章小家碧玉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1-09 02:15  字數:3285

古竹婷跟著楊帆回城,一路垂首,臉蛋兒紅紅的,始終不話,連頭都不大抬。

如此羞怩,倒不是因為她剛剛私下裡跟楊帆說的那句大膽情話,而是囡為回城路上,楊帆就和她換了馬,把那匹大食寶馬讓給了她,古竹婷騎在馬上,興緻勃勃地問了一句:「阿郎,這匹馬可有名字?」

楊帆信口答了一句:「它叫美人兒!」任威等人臉上的神氣頓時古怪起來,古竹婷只道楊帆是當眾挑逗她,是以才羞不可抑,她卻不知這匹大食寶馬的芳名真的就叫「美人兒」,阿卜杜拉的惡趣味害人吶。

快進城門的時候,道路就擁擠混亂起來,護城河正在修繕挖掘,岸邊堆著清理出來的紫黑色淤泥還沒來得運走,進了城也是處處施工,人頭攢動,有些地方過於狹窄,他們只能下馬步行。

牽馬而行的時候,楊帆挨近古竹婷的香肩,向她粉頰處一湊,低聲道:「一會兒回去,我帶你去見一個人。」

古竹婷心裡卟嗵一下,登時有些緊張了。她當然知道楊帆要帶她去見誰,一時間古竹婷真比醜媳婦要去見公婆還要忐忑。楊帆見她緊張的俏臉發白,忍不住低笑道:「你怕甚麼,她又不是吃人的老虎。」

古竹婷悄悄咽了口唾沫,小聲道:「奴家奴家就不用見她了吧?」

楊帆道:「她不能時常出宮,這一次機會難得。小蠻和阿奴早就跟她相識了,彼此相處的不錯。你和她認識怕什麼,她性情溫柔,很好說話的,這一次你躲開,以後還不是要相見,再說,她也想見見你。」

古竹婷期期艾艾地道:「可奴家……奴家只懂得拳腳功夫於詩詞一道全然不通,在在她面前,只怕沒什麼好說的。」

楊帆忍不住笑了起來,這小可憐兒的樣子真招人疼。楊帆安慰道:「你放心吧,她可不是一身酸腐氣的冬烘先生,和我在一起時也從不吟詩作賦的。你不是會蹴鞠嗎,她是蹴鞠高手,你跟她聊蹴鞠就好了。」

「嗯!」古竹婷答應著,隨他走過一道架在坑道上的踏板,忍不住又問:「阿郎人家這還是頭一回見她,要不不要準備一份禮物呢?」

楊帆聽了忍不住又想笑,古竹婷的想法真有點小家子氣。太平和婉兒就不用說了就算小蠻和阿奴,一個從小跟在天子身邊官至內衛都尉,一個是世家公子的貼身丫環,見識廣博,熏染出來的也是一種大家氣派。

古竹婷一開始給他的印象是個神出鬼沒辣手無情的女殺手,很有江湖味兒的豪爽女子,可骨子裡她卻是個小家碧玉的小女人,這種真面目,也只有他才知道。

楊帆本想勸她安心轉念一想,何必讓她事事服從自己的意願,她本來就有些忐忑不安應該給她一點信心。想到這裡,楊帆便改變了想法,展顏道:「還是你想的周到走,咱們去東市,買一份可心的禮物。」

※※※※※※※※※※※※※※※※※※※※※※※※※※※

長安兩市中,因為西市距三大內較遠,周圍多平民住宅,所以市中經營多以衣燭餅葯等日常用品主,熙熙攘攘繁華更勝東市,但是商品大多普通。

東市靠近三大內周圍坊里住的多是皇室貴族和達官顯貴,故而市內店鋪所售多為貴重商品,客人雖然不多,但是所售都是高昂奢移品,動輒巨萬的寶物比比皆是,正所謂「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

東市裡,貨財二百二十行,貨別隧列,八方珍奇,盡集於此。

長安古都,底蘊深厚,安樂公主興緻勃勃地遊走其間,深覺不虛此行。

長安以朱雀大街為界,城東屬萬年縣,城西屬長安縣,東市正歸萬年縣管轄,萬年縣令新任縣尉黃劍羽一身便服,帶著一些沉穩老練的便裝捕快散入人群,暗暗保護著安樂公主一行人。

今日相王五子抵達長安,長安官紳再度出迎,武崇訓因為先到了一天,也去相迎了。如今武李兩家關係不錯,因為李顯夫婦與武氏結親後竭力迎合的緣故,再加上二張的崛起使武李兩家都產生了強烈的危機意識,關係就更加親密了。

尤其是張昌宗一番讒言害死武延基和李重潤、李仙惠之後,因為武延基是武家的人,李重潤是李家的人,李仙惠更是李家的閨女、武家的媳婦,使得武李兩家同仇敵愾,關係更加緊密。

有鑒於此,武崇訓自然要往十里長亭相迎,可安樂!主卻沒有同行。本來,作為武家的媳婦,她是沒有必要前往迎接其他皇親國戚的,由她丈夫出面禮數就到了,但她同時還是李家的女兒,此番來的是她的堂兄弟,她不前往便有些說不過去。

在一些人的揣測當中,把李裹兒的這番舉動解釋為避嫌,避免讓外人覺得武李兩家已經聯手,尤其是張昌宗正在長安,為了避免引起二張的忌憚,身份敏感的她才選擇了避不露面。

其實李裹兒哪有那樣的心機,她不去相迎就一個原因,她壓根沒把這幾位堂兄弟放在眼裡,便是自家兄弟姐妹,她的親情都淡漠的很。一個兒子剛剛出生就丟給奶娘,自己跟著丈夫跑去長安散心的人會把同族親人放在心上?

伴同安樂公主出遊的多為豪門貴婦,男人也有一個,就是杜文天。

杜文天昨日「義攔驚馬」,可算是因禍得福,先是因此受到了武崇訓夫婦的青睞,繼而又發生了一件事,使得杜文天與武氏夫婦的關係更近了一步。

因為武氏崛起時武則天已長住洛陽,所以武氏一族在長安全無根基,更談不上有什麼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