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十二章寶馬美人

第一千一十二章寶馬美人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1-08 13:04  字數:3462

灞上,大片的莊稼地綠油油的,風吹過,便是一陣沙沙的響聲,響聲輕微而悅耳,植物的淡淡清新香氣隨著這沙沙聲直沁心脾,令人從裡到外的感覺舒坦。

楊帆站在田埂上眺望著遠方,旁邊有一棵老榆樹,他的阿拉伯小美人兒就在榆樹下安靜地吃著草。

純種的阿拉伯馬是馬中的皇族,它的體形也是最漂亮的。頭形輕俊,前額寬廣,耳短豎直,眼大有神,頸長形美,臀部渾圓,肌腱發達,蹄質堅韌,不管它的毛髮是什麼顏色,它的皮膚都是黑色的。

阿拉伯馬兼備了驚人的速度和極大的耐力,三個時辰它就能跑出兩百五十里路,這才是真正日行千里的神駿。而且它性情溫和,聰明敏銳,具有較高的智商,很容易就能領會主人的意圖。

比如現在,它的韁繩沒有拴著,楊帆只是吩咐了一聲,它就溫馴的繞著老榆樹打轉,只啃樹下的野草,幾步之外的莊稼地里就是綠油油的青苗,但它根本不會靠近一步

純種的阿拉伯馬即便在大食國也被視為珍寶一般的存在,經常會被主人牽進自己居住的帳篷安置保護,他們只用雌馬,不相信騸馬,只保存少量雄性小馬配種,絕不混血,更不會出售。

阿卜杜拉沒有吹噓,他這次送給楊帆的禮物確實是價值連城,便是拿一千個美麗的女奴去換,有的人也未必肯以自己的大食寶馬作為代價。

遠處,一騎飛來,馬上是一個女子,穿著一身雪白的胡服,銀白色的系帶緊緊系住她纖細的小腰,駿馬賓士間馬上的女騎士挺胸拔背,柔韌纖細的小蠻腰隨著那跨鞍打浪的動作款款擺動,有種迷人的韻律。

到了近前那女子猛地一勒馬韁,棗紅馬人立而起·希聿聿一聲長嘶,碗大的馬蹄重重地踏向地面,馬蹄還未著地,馬上的女騎士便一躍而下·珍珠白的尖翹緞靴穩穩地踏在草地上。

「阿郎!」

古竹婷歡喜地向楊帆喚道,俏麗的臉蛋兒上帶著一抹潮紅,或許是因為奔跑過急,可其中也不無法看見楊帆的激動,紅暈襯得她的臉蛋兒愈發明媚。

她可是真有日子沒有見到楊帆了,一開始確實是因為她太忙,她不在灞上的這些日子·已經積壓了太多的事情,後來卻是因為上官婉兒到了長安。

如果說相對於小蠻和阿奴,她僅僅是覺得小蠻與郎君青梅竹奴·阿奴比她青春年少、多才多藝,那上官婉兒在她心中就是只能仰望的存在了。

論身世那是世家千金、論地位那是巾幗宰相、論才學那是主掌史館和翰林院、秤量天下才子名士的第一才女,論名氣兩人間更是天壤之別。古竹婷那敏感自卑的心思登時又重了幾分,自慚形穢,不敢相見。

楊帆漸漸咂摸出了幾分味道,知道她是有意拖延,不敢離開灞上,再加上婉兒也有意要見見這位姐妹,所以楊帆這一次便借著試騎寶馬的機會·乾脆來了灞上。不過他沒到灞上鎮去,而是等在田間,古竹婷得人傳訊後·慌忙趕了來。

楊帆笑道:「看你騎馬都是一種美妙-的享受,我自認馬術也算不錯,可是與你一比·可就不能瞧了。」

「人家騎術一般,哪有阿郎說的……」

古竹婷靦腆地笑,正要謙遜,忽然看見正在老榆樹下吃草的那匹大食寶馬,不由一聲驚呼。她急忙反手掩住嘴巴,一雙美麗的杏眼瞪得溜圓,看著那匹毛髮似深青色緞子般的大食寶馬·再也不捨得移開目光。

楊帆打聲呼哨,那匹馬立即快步走到他的身邊·用鼻子親昵地蹭了蹭他。楊帆摸摸馬鬃,對古竹婷笑道:「你看這馬如何?」

古竹婷目不轉睛地點點頭,走過去繞著那馬轉了兩圈兒,半信半疑地道:「這是……大食寶馬?」

楊帆對馬沒甚麼研究,此番出城騎乘駿馬,雖然感到這馬又快又穩,疾駿如風,確實與凡馬不同,可是因為他對馬不甚了解,卻也不覺得有什麼了不起。這時聽古竹婷一說,不禁奇道:「你認的?」

古竹婷點頭道:「昔日幽州都督唐振凱六十大壽時,崔老太公曾想法設法重金購得一匹大食寶馬作為壽禮,唐都督大喜,從此視如瑰寶。不過崔老太公那匹馬有些雜色,不及此馬俊美。」

楊帆知道幽州都督府下轄幽、易、燕、北燕、平、檀六州,兵權極重,乃北方封疆大吏。范陽盧氏、清河崔氏等山東大族多有倚重他處,唐都督大壽,恐怕山東士族各大世家都會有厚禮饋贈。

楊帆當初大婚時,曾經見過薛懷義與太平公主鬥富,二人所贈寶物都算得上價值連城。而山東世家千年底蘊,對幽州都督又多有倚重,存心結納之下,所贈的寶物較之自己當日所得必定還勝幾分,可這唐都督卻以大食寶馬為第厚禮,可見其貴重。

這時楊帆才明白這匹馬究竟何等貴重,阿卜杜拉送他的這份禮物不可謂不重。想起當日被阿卜杜拉打斷好事,自己還滿腹不悅,楊帆不禁暗自內疚:「等阿卜杜拉再從大食回來,一定要向他盛宴賠罪才是。」

楊帆見古竹婷一直目不轉睛地瞧著這匹寶馬,一副愛不釋手的樣子,便笑道:「騎上去試試看。」

古竹婷訝然指著自己的鼻尖道:「我?」

楊帆笑道:「當然是你。」

古竹婷連忙搖頭道:「不不不,這是阿郎的愛馬,我怎麼敢騎。」

楊帆低聲道:「一匹馬而已,我想騎的可是你!」

古竹婷的俏臉騰地一下紅了,雖說二人一見面,任威等人就很自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