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十一章攔驚馬

第一千一十一章攔驚馬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1-08 00:55  字數:3638

長安城外十里長亭,許多人正在那兒等候著高陽郡王的。

相王五子雖然是和高陽郡王武崇訓同時出京的,不過他們有意耽擱了一下行程,和武崇訓夫婦錯開了抵達的長安的時間,這一來就省了長安官紳為難。

今日前來迎接武崇訓夫婦的官員只有柳徇天和長安、萬年兩縣縣令,畢竟這次來的是皇親國戚,而非朝廷大員,當地官員不宜大張旗鼓。其他人則以皇帝國戚、勛臣世家為主。

許多平素不太出門,彼此不容易見到的公爺、侯爺們今日紛紛露面,彼此間少不得要把臂攀談一番,因此等候的過程中倒也並不寂寞。

獨孤宇也在迎候的人群當中,這一次關隴世家趁著山東士族元氣大傷掠奪了不少利益,其中獨孤宇出力甚巨,如今他在關隴世家的地位較之往日大不相同,向他問好攀談的人也因此增加了許多。

側方林中,杜文天探頭向十里亭下看了兩眼,對陳佳道:「準備好了么,千萬莫要出了差錯。」

陳佳點頭哈腰地道:「郎君放心,小的這裡出不了岔子。」

杜文天點點頭,仲手去揭他鼻子上的膏藥,那膏藥糊得倒緊,往下一揭,疼得杜文天呲牙裂嘴。陳佳圍著他團團打轉,想伸手幫忙卻又不敢,杜文天咬了咬牙,突然用力一扯將那膏藥撕下,疼得眼淚刷刷直流。

遠處,一排車駕遙遙出現,旌旗招展,鼓樂齊鳴。

亭下頓時騷動起,公侯士紳們紛紛整理衣冠,迎上前去。他們可不比官員們迎接上官時隊列整齊,官員們迎接欽差,只管按品秩高低排列就行,同一品秩的也可按地位資歷再行排列所以隊伍井然有序。

可這些公侯士紳地位都差不多,誰先誰後免不了就要互相客套一番,「張公請、李翁請,不敢不敢承讓承讓」,高陽郡王武崇訓和安樂公主李裹兒的車駕已經看得清清楚楚,他們這裡亂糟糟的還沒分出個上下尊卑。

半里地外,陳佳隱在半人高的蒿草叢中,遠遠盯著徐徐走來的儀仗,眼看到了他預定的地點,陳佳握緊馬鞭照著馬屁股用力一戳′那馬希聿聿一聲慘叫拖著一輛拉滿柴禾的大車便狂奔出去。

這陳佳也真夠狠的,那馬鞭狠狠地戳進了馬屁股,那匹馬雖是跑不快的駑馬可是突然被人爆了菊花,實是痛不可當,這一竄當真快如飛箭。

從這林中到前方官道有一條村民踩出的小道,而且道路很直,那馬雖然受了驚,跑起來倒是習慣性地沿著小道狂奔,而小道與官道的交叉點,武崇訓的儀仗堪堪趕到。那些公卿官紳還在你推我讓互相謙虛,忽聽有人驚叫:「馬驚了馬驚了!」

眾人詫然望去,就見一匹馬拉著一車柴禾奔向官道,撞向高陽郡王和安樂公主的儀仗後邊一個粗布衣裳的馬夫揚著馬鞭追了幾步,發現路上這些人排場甚大似乎不太好惹,當下馬也不要了車也不管了掉頭就逃進了林子。

這時他們才反應過來,紛紛驚呼道:「快攔住驚馬,莫要擾了王爺、公主的車駕!」

說是這麼說,一時間誰來得及反應?

這時候斜刺里一聲吶喊,就見一騎快馬從路旁草叢中呼嘯而過,飛快地截向那匹驚馬。因為將到十里亭,車簾兒已經掀起安樂公主坐在車中也看到了驚馬,同時也看到了那個奮不顧身的騎士。

這騎士極為果決一看那驚馬拖著柴車勢不可擋,馬上拔出了雪亮的長劍,李裹兒俏眼微眯,就見那騎士衝到驚馬前面,手起劍落,一道血光衝天而起,這口劍當真鋒利無匹,竟把那馬自頸項處硬生生斬斷。

那馬雖被一劍斷頭,可沖勢不減,馬身一下子與那人胯下寶駒撞在一起,那寶馬被橫著撞出幾步,轟然一聲倒在地上,馬上的騎士就勢滾出幾步,再爬起來時滿臉鮮血,也不知道是馬血還是被撞傷了頭面。

若是楊帆在這裡,見了這一幕,少不得要翹起大拇指,贊他一聲:「英雄所見略同!」

攔驚馬的正是杜文天,他這一招跟楊帆在朱雀大街上的中箭有異曲同工之妙-。只不過楊帆是中了箭傷,非幾個月時間養不好,他必須得想辦法給自己的傷找一個正大光明的理由,而杜文天是為了掩飾他受傷的窘態,免得被人嘲笑。

昨天傍晚的時候,杜府二管事奉了家主杜敬亭的命令匆匆趕到長安來見桂文天,杜文天倒沒有避而不見,他和杜敬亭才是親父子,將來註定是杜府的當家人,他讓管事閉嘴,管事豈敢多事?

管事把杜敬亭要他出面迎接高陽郡王善加結納的命令傳達了一遍,杜文天不禁發起愁來。父親交待下來的事情他不敢不辦,可他這副樣子怎麼見人?思來想去,還是陳佳聰明,幫他想出了這麼個辦法。

杜文天雖不擅長拳腳功夫,可馬術極精,又有削鐵如泥的寶劍,扮一個攔驚馬的義士勉強倒也使的。

一臉是血的杜文天被攙到武崇訓和李裹兒面前,武崇訓少不得上前慰勉一番,表表謝意。李裹兒也下了車,笑吟吟地道:「這位郎君尊姓大名?」!牡文天正用手帕掩在鼻子上吱吱唔唔地應付著武崇訓,忽耳邊嬌聲瀝瀝,閃目一看,頓時呆在那裡。其實何止是他,李裹兒一走出輕車,不但許多少年慕艾的年輕人為之失神,便是許多人到中年的男子也頓覺驚艷。

一身翠羅衫子,體態婀娜,酥胸細腰、曲線曼妙-。那膚白如雪膚質如玉,被燦爛的陽光一照,彷彿散發出一種柔和明亮的暈光,如此美麗絕倫,簡直不似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