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零七章巾幗宰相小女人

第一千零七章巾幗宰相小女人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1-06 00:38  字數:4821

上官婉兒到了長安。

張昌宗接了上官婉兒,並把她送往隆慶坊湖心島進行安置的時候,這個消息才在長安傳開。消息一傳開,長安官紳都大大地鬆了口氣,上官婉兒的到來意味著皇帝對長安的清洗整頓徹底告一段落了,接下來的重心該是關於遷都的一系列事情。

上官婉兒是內廷女官,因為兼管著史館和翰林院,在京時才會和詞臣名士們有所來往,到了長安她自然不需要與地方官員們接觸,地方官員也不會去拜見一位宮中女官,內外各成系統,本就涇渭分明。

何況真若論起品級,上官婉兒作為御前待詔只是六品官,陪都這地方哪怕一個縣令都是正五品,一群官員個個都比上官婉兒級別高,搶著去拜會一位比自己品秩低的官員而且還是宮廷女官,太有失顏面了。

武則天也正是考慮到這一點才把上官婉兒打發到長安來,她是宮廷女官,來了長安負責的也是關係宮闈的事情,與外臣不會打什麼交道,方便瞞過她有孕在身的秘密。

楊帆在島上已經做了一番安排,侍衛人員儘可能地遣派到外圍,營造出一個寬鬆安閑的內部氛圍。至於柳徇天派人布下的警戒,全部被楊帆的人驅離,理由是張昌宗和上官婉兒兩位欽差入住湖心島,島上防務從此由楊帆一人負責。

柳徇天巴不得在政局未曾經明朗前跟他們少些接觸,馬上從善如流地撤回了自己的人,如此一來,湖心島便成了楊帆的天下。

婉兒入住的是那位開國縣侯的別墅,張昌宗則搬去與楊帆同住柳氏別墅,單獨佔了一個院落。

張昌宗把上官婉兒安頓好後便趕緊離開了,當年薛懷義何等受寵,一旦做了令女皇不快的事,也落得個灰飛煙滅的下場。前車之鑒,張昌宗自然深以為戒。

楊帆知道婉兒剛到湖心島,隨從人員正忙著安排各自住處,這時出出進進的不清靜,因此耐著性子等著,好不容易捱到傍晚時分,估摸著那邊已經安靜下來。這才飛身越過丈二的高牆,神不知鬼不覺地潛進上官婉兒的住所。

這島上的防務外緊內松,畢竟不是戰火連天的時候,島上一共就只有兩處別苑,住的分別是一文一武一內廷三位大臣,連一個不該出現在這兒的人都沒有。不需要甲士們層層設防,兩處別苑連守門的持戟武士都沒有。

不過楊帆已經從婉兒的來信中知道,這次隨行的人中有幾個梅花內衛,這些女子都深懷絕技,楊帆自然不敢大意,潛入婉兒住處後依舊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上官婉兒送走張昌宗後,先吩咐人燒水沐浴了一番。洗去一路風塵,換了身鬆軟舒適的寬袍,便往榻上懶洋洋地躺了。她的肚腹日見累贅,坐久了便覺腰酸,這樣側卧著時比較舒適。

樹小苗端了一碗新鮮的羊奶,輕聲喚道:「姐姐。」

婉兒坐了一路的車,這時躺下還有些站在船上的感覺,聽到樹小苗的聲音。她疲憊地張開眼睛看了看,懶洋洋地道:「先擱在那兒吧。」

樹小苗答應一聲,把羊奶擱在矮几上,婉兒道:「你也累了,去歇著吧」說著翻了個身,她這時大腹便便,翻身也很不方便。身子翻過去。婉兒便長長地喘了口氣,她已經很乏了,可她還不能睡,她知道楊帆一定會來見她。

身後忽然有人挨著榻邊坐下。一隻手輕輕搭在了她的腰間,婉兒以為是樹小苗還未離去,慵懶地道:「怎麼還不去歇著?」但她馬上就感覺不對,霍然一扭頭,就看到楊帆坐在榻邊,正目光湛湛地看著她。

兩個人對視良久,楊帆的眼中慢慢漾起一抹濕潤的光澤,而婉兒目中早已霧氣氤氳,兩顆清淚漸漸凝結。

「郎君……」

婉兒一聲呼喚,忘情地撲入了楊帆的懷中,淚水撲簌簌地落下來。

「慢著些,你現在的身子……」

楊帆被她的敏捷唬了一跳,生怕碰著了她的身子,以致有些手忙腳亂,直到婉兒撲進他的懷裡,熱淚撲簌簌地打濕了他的肩頭,楊帆僵在空中的雙臂才慢慢落下,將她輕輕擁緊。

婉兒趴在楊帆的懷裡,楊帆用下巴輕輕摩挲著她頭頂濕潤柔軟、散發著皂角清香的秀髮,柔聲道:「委屈了你。」

許久,楊帆才輕輕扶起婉兒的身子,溫柔地為她拭去腮邊的淚水,看到她眉間梅花狀的花子,楊帆忍不住調侃道:「以前你不喜妝扮的,常常清湯掛麵,怎麼如今有孕在身反而注意打扮了?」

楊帆說到這裡,臉色忽然一變,婉兒眉間的花子艷紅瑰麗,給一向清麗的婉兒很是增添了幾分嫵媚。楊帆乍一看也有一種驚艷的感覺,可是他坐的這麼近,自然發現了幾分古怪,他馬上伸手撫去。

「郎君……」

婉兒急忙去抓他的手,但楊帆的手指已經撫到她眉間的花子,指尖傳來的感覺告訴他,那不是他的錯覺,眉心受了傷,婉兒才精心繪了花子以掩飾傷痕,楊帆的臉色馬上沉了下來,問道:「你的眉間怎會受傷的?」

楊帆胸口的箭傷怵目驚心,雖然已經痊癒,可是若有人看到那銅錢大小的深色箭疤,想著它所在的位置,也會暗自後怕。說起來,婉兒這點皮肉傷倒不算什麼了,但女兒家誰不愛惜容貌,楊帆尤其在乎他的女人,他知道以婉兒所處的環境,根本不可能受什麼皮肉傷,除非……有事發生!

婉兒知道這事瞞不過楊帆,她也不想瞞著,畢竟都已是過去的事了。婉兒便偎依在楊帆懷裡,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