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零四章樹欲靜而風不止

第一千零四章樹欲靜而風不止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1-04 14:04  字數:4021

車簾一掀,楊帆就看到了獨孤宇神采飛揚的笑臉,在滴水漣漣的檐下。

長安風雲獲得最大利益的當然是武則天和幕後策劃推動並借武則天的手大獲全勝的顯隱二宗,但是除了他們,還是有許多人從中獲利,獨孤世家無疑就是其中一個。

當然,他們獲得的利益在政治權力上並沒有太直接的表現,沈沐和楊帆是有意識地不讓他們過多地摻和到權力之爭中來,這會令未來的局勢更加複雜。

但是,經濟上的收益、作為地方大族的崛起,必然會反作用到政治上,他們所擁有的權力和影響較之以前還是有了極大的發展。這一點是客觀事實,楊帆和沈沐也沒有辦法,只能任其發展。

出身庶族的楊帆和沈沐,本能地不願意看見世家大族獨攬大權左右朝政,雖然從理智上他們也明白,出身庶族並不代表做官就一定清廉,庶族子弟並不見得比世家子弟更具才幹,唯階級論的想法從來都是愚蠢的

而且無論古今,即便千年世家沒有了,政治世家也依舊會存在,它的存在也許沒有千年那麼久,可是幾代人的影響還是有的。只要家庭、親族、社會的組成架構不變,只要人類還有情感在,這種事就永遠不可能避免。

楊帆和沈沐並沒有狂妄到自以為能動搖它,這根本就是源自人類最根本的情感。換作是你,你有別人所不具備的實力和資源,你會不會投注在你的親生子女身上,你會不會全心全意地栽培他、扶持他,希望他比你走的更高?

沈沐和楊帆都是聰明人,明知不可違的。他們就不會逆天行事,而是適應它。何況他們眼下還需要關隴世家的支持,尤其是皇帝遷都在即,而關中是關隴世家的根基之地,七八代經營下來,他們的勢力盤根錯節,就算皇權也沒辦法連根拔去,適當分潤利益達成共贏就是唯一的選擇。

獨孤宇很高興,原本在日益窘迫的關隴世家中,獨孤世家就因為率先選擇與實力更雄厚的山東士族合作。比起其他關隴世家來保留了較多的元氣,只是山東士族傳承千年,早已自成體系,他始終被排斥在門外。

轉而選擇與楊帆合作後,他終於得償所願。如今山東士族考慮到皇帝即將西遷,他們的官場勢力幾乎損失殆盡。沒有幾十年功夫恢復不了元氣。所以開始放下姿態,同土生土長的關隴世家頻繁接觸,加強了合作,這令獨孤宇更加揚眉吐氣。

楊帆見是獨孤宇,臉上便露出了笑意,腳踏已經放好。細雨已然如絲,楊帆也不等古竹婷為他撐傘便快步走了下去,挽起獨孤宇的手臂欣然道:「獨孤兄來了,怎麼竟在檐下相候。我這院子里儘是粗人。不懂待客之道,獨孤兄千萬莫怪。」

古竹婷擔心臉上的嫣紅會被人看出異樣,又擔心髮髻衣著會顯得凌亂,所以躲在車裡很是認真整理了一番,這一來就落到了楊帆的後面,等楊帆把著獨孤宇的手臂並肩行向客廳時,她才從車裡姍姍出現。

任威等人好像都很忙,要麼神情專註,要麼腳步匆匆,雖然不知道他們在忙什麼,總之就是沒有一個人向古竹婷多看一眼,古竹婷不由暗暗鬆了口氣。

獨孤宇這次來見楊帆,是代表關隴世家想跟楊帆就今後的合作明確一些意向、敲定一些細節,同時對於山東士族拋開的橄欖枝該如何反應,也得了解一下楊帆這個強大盟友的意見。

如今長安正是多事之秋,每一個人都很敏感,動靜稍大一點就會引人注意,所以關隴世家不能聲勢大張地與楊帆接觸。因為獨孤宇早就與楊帆有聯繫,這件事連柳徇天都知道,來探望他名正言順,關隴世家才把這個任務交給了他。

楊帆剛從沈沐那兒回來,他對時局的看法以及今後的思路已經得到了沈沐的認可,再答覆起獨孤宇來就胸有成竹了,許多關隴世家急於了解掌握的底限和態度,如今都得到了楊帆明確的回答。

關隴世家還在等獨孤宇的消息,山東世家在關中的勢力被大肆清洗、勢力正是最虛弱的時候,關隴世家急於佔據他們騰出來的勢力空白,心情急迫的很,如今有了准信兒,獨孤宇急著回去與關隴各世家溝通磋商,所以馬上便向楊帆告辭。

「獨孤兄且慢!」

楊帆喚住獨孤宇,略一沉吟,才道:「小弟還想麻煩兄長一件事。」

獨孤宇聽了又坐回座位,欣欣然道:「你我之間何談麻煩,二郎有話只管講。」

楊帆道:「皇帝已經咸告天下今年將遷都長安,小弟身居禁衛之職,須在天子抵達長安之前,將整個宮城檢查清理,布戍防務,因此是不能離開的,而我的家人都要從洛陽搬來……」

獨孤宇恍然道:「二郎府上只有女眷和孩子,搬家確屬不易,你放心,這件事包在我的身上,介時我親自往洛陽一行,護你家人來此。」

楊帆微微一笑,搖頭道:「小蠻和阿奴雖是女流,卻有一身不讓鬚眉的本領,何況以我今時今日的能力,何至於搬個家都要麻煩兄長。我想說的是另一件事,當然……這也是我的家人。」

獨孤宇眼珠轉了轉,心道:「二郎莫非還置了外室?」當下謹慎答道:「二郎只管吩咐,只要幫得上忙,為兄絕不推諉!」

楊帆輕輕垂下眼睛,低聲道:「寧珂!小弟請獨孤宇把寧珂從洛陽接回來。」

獨孤宇「啊」地一聲,臉上頓現戚容,雖然胞妹過世已久,可他與這個妹妹感情最為深厚,忽聽楊帆提到她,難免勾起他的傷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