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章如海之深

第一千章如海之深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1-02 12:42  字數:4166

眼見甲刀迎面飛來,可武則天正在盛怒之中,如果閃躲勢更加激怒女皇,上官婉兒一動也不敢動,只能直挺挺地跪著,眼見甲刀及身,下意識地把眼一閉。

刀子不大,是用來裁紙的,可鋒利的刀尖刺中婉兒,眉心還是一痛,甲刀正摜在她的額頭眉心處,甲刀落地,鮮血也隨之披面而下。

「孩子是誰的?」

武則天森冷的聲音隨之傳來,婉兒緊緊閉著雙眼,只覺鮮血緩緩流下,一直蔓延到了嘴邊,她抿緊雙唇,一言不發。

楊帆這個名字她是絕不會說出來的,不說她還有一線希望,說了只能搭上楊帆一條命,而她和孩子也難以倖免。一向視名節重逾性命的她,為了她的男人和為了她的孩子,可以舍了她的命,也可以舍了她的名。

武則天冷冷地看向符清清,這個告密者慌忙垂下頭去,低聲道:「臣……臣也不知。」

武則天微微揚起下巴,問道:「她腹中的孩子已經幾個月了?」

符清清道:「遵聖人吩咐,太醫院助教楊易已給上官待制號過脈了,說是……七個月了。」

「七個月?哈哈哈!朕真的是老啦,老眼昏花,你在朕身邊,懷胎七月,朕竟半點也沒察覺……」

武則天冷笑半晌,輕輕鎖起眉頭,開始思索起來。

符清清察顏觀色,趕緊提醒道:「大概…就是聖人從三陽宮迴轉京都一個月後的那段時間。」

武則天目光陡然一厲,沉聲問道:「自那時起,婉兒留宿宮外一共幾次,常與哪些人來往?」

在皇帝面前要告舉一人,哪能信口雌黃,必然是要做足準備的,符清清果然準備充份,她怯怯地看了上官婉兒一眼,還是鼓足勇氣·從袖中摸出一份手札,躡手躡腳地遞到武則天面前。

武則天惡狠狠地翻開手札,一眼望去,登時愕然:「武三思、張同休、張昌期、高戩、張說、崔、崔蒞、崔液、崔滌」

婉兒留宿宮外不歸的這些日子·多是與這些人在一起飲宴,這些人中大多是當世才子,而婉兒主持史館和翰林院,與這些才子名士來往實屬正常,所以武則天一直也沒有什麼猜疑,如今看來她的情郎必是其中

武則天沉吟半晌,擺了擺手·對符清清道:「退下吧!」

「喏!」

符清清答應一聲,躬身退下,臨出殿門時·下意識地又往婉兒身上一瞥,再向武則天看去,忽然發覺兩道殺氣盈然的目光正冷冷注視著

符清清怵然一驚,定晴再看,就見帷幔兩旁,各自俏立著一個女子。一個是蘭益清,一個是高瑩,兩人望向她的目光頗為不善,隱隱蓄著一股殺氣。見她向自己望來·兩女不約而同地把嘴角一撇,極是鄙夷不屑。

符清清素知這兩女也是婉兒的心腹,甚至稱得上是好姐妹·符清清不由暗自苦笑:「婉兒姐姐,你讓我做這惡人,以後宮裡面不待見我的人可就多了。」

武則天持著那份手札·在殿中緩緩地踱了一陣,繞回御案後坐下,就見上官婉兒依舊跪在地上,上身挺拔,臉面上殷紅的鮮血與雪白的肌膚相映,有些怵目驚心,心中忽然一軟。

帝王是孤獨的·婉兒從十四歲就侍奉在她身邊,陪伴在她身邊的時間比這天下間任何人都長久·在她心中又豈能沒有一點情意。武則天壓了壓心火,緩緩問道:「你告訴朕,這孩子的父親是誰?」

婉兒輕輕低下頭,低聲道:「回聖人,婉兒婉兒不知!」

武則天剛剛壓下去的火氣騰地一下又冒了出來,她重重一拍御案,勃然大怒地起身,喝道:「混賬!到了今天這一步你還敢欺瞞朕,你不知道?你……」

武則天指著上官婉兒,忽見她一副無地自容的模樣,喝罵的聲音不禁戛然而止,她怔了半晌,才又試探地道:「你你不能確認孩子是誰的?」

婉兒無言以對,流淚叩首道:「聖人聖明,求聖人不要再問了,婉兒知罪!」

武則天的雙腿一軟,一下子又坐回椅上,她終於明白了,難怪婉兒難以啟齒,原來瞧著冰清玉潔的她,私闈之間竟也是**若斯。

不知怎地,武則天忽然想起控鶴監剛剛成立時,張易之從京中擇選膚白貌美少年七人入宮,自己趁著酒興,也是因為有新奇感,當晚竟同召四人侍寢的事來。

武則天老臉一熱,痛罵上官婉兒的話便不好再出口,同時,心中又有些莫名的輕鬆。婉兒多年來任職中樞參與機要、是她不可或缺的左膀右臂,如今被人詡為內相,如果她和某人暗訂了終身,武則天很難保證,婉兒不會因此成為別人楔在自己身邊的一顆釘子。

這顆釘子的作用倒不見得是對她不利,也許只是想清楚她的一舉一動,以迎合上意,諂君媚上,但是沒有誰喜歡讓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被人了如指掌。

如果婉兒只是身心成熟,有所需索,與那些風流名士們結一夕之緣,成露水夫妻,問題反倒沒什麼嚴重了。

可是,婉兒是真的私闈混亂還是為了掩飾真相?

武則天越老猜忌心越重,因為婉兒難以啟齒的羞愧之態,她想到了這種可能,卻不會因此就相信婉兒所說的一切。

可她該怎麼辦呢?像個女兒被人偷奸的母親一樣,憤怒地找那些人一一質問?此事傳開,皇家體面將蕩然無存,民間不把宮闈傳得淫穢不堪才怪。

武則天可是最清楚鄉間坊里那些長舌婦人們的厲害,想當年她年方十三,只是容貌俏美、衣著鮮艷了些,又喜歡!出逛,就不知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