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九百九十八章馬放南山

第九百九十八章馬放南山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1-01 12:44  字數:3706

張昌宗默然良久,靜靜思索,越想越覺得楊帆說的有道理。武三思真有這種好心?雖說他與五郎受寵,但武三思已是武氏一族的的當家人,女皇本著鞏固帝位的需要,除非武三思造反,會動他么?他需要如此巴結自己?

楊帆所言不錯,這分明就是武三思的一招緩兵之計,不但蒙蔽了自己和五郎,還讓自己失去對他的戒心。張昌宗越想越是不安,急急把魚竿一拋,起身就走。楊帆忙道:「六郎哪裡去?」

張昌宗道:「二郎一語驚醒夢中人,張某這就回去修書與五郎,不上他武三思的惡當!」

楊帆微笑道:「六郎性情真是爽快,只是此事何必急於一時呢?」

張昌宗疑道:「二郎的意思是?」

楊帆道:「他們現在只是放出風來,這不是還沒向皇帝進言呢么?六郎與五郎可以等到他們正式向天子為兩位請功的時候再出面婉拒。如此一來便成全了五郎與六郎,天下人都會知道兩位郎君不戀棧權位!」

張昌宗大喜,連忙向楊帆長長一揖,心悅誠服地道:「二郎深謀遠慮,多謝指教!」

張昌宗放下心事,便重拾釣竿繼續釣起魚來,只是以他的耐性,那釣竿兒時不時便提起甩下,哪會有魚兒上鉤,倒是楊帆收穫頗豐。最後,張昌宗只能提著楊帆送他的兩尾大魚告辭。

陸毛峰正與馬橋在一邊聊天,一見張昌宗要離開,趕緊迎上來,瞧見張昌宗手中兩條大魚,伸手接過,連聲恭維道:「六郎真是好本領。居然釣得這樣大魚!」

張昌宗矜持地點了點頭,也不好說自己連條巴掌大的魚都沒釣上來,很瀟洒地甩甩袖子,便揚長而去。陸毛峰接魚在手,交給親兵,遠遠向楊帆一抱拳,大聲道:「楊將軍,卑職告辭了!」

楊帆向他隨意揚了揚手,高聲道:「好生護送著張奉宸,千萬不可出了差遲!」

陸毛峰大聲應了。隨著張昌宗離去。楊帆托著下巴,望著張昌宗遠去的背影,久久,忽然嘆了一口氣。古竹婷提著魚簍過來,正盤算這幾尾鮮魚是做魚膾還是做魚羹。聽見楊帆長嘆,忙問道:「阿郎有心事?」

楊帆拄著下巴。懶洋洋地道:「倒沒什麼心事。只是覺得百無聊賴。你說,天子當年費盡心機,踏著一地鮮血,終於登上她夢寐以求的皇帝寶座時,是不是也和我現在的心情一樣?」

古竹婷忍不住「噗嗤」一笑

楊帆乜著她,面色有些不善。

古竹婷趕緊解釋道:「這個……是不同的。女帝當初貴為太后。皇帝是她的親生兒子,已然可以任意廢立,實際上她就是天子了,可她巴望著能以一國之君的名號配享太廟名留史冊。阿郎卻是迫於無奈。不想做一枚隨時可以犧牲的棋子……」

楊帆微微眯起眼睛,哼道:「我問這個了么?不要言不由衷!」

古竹婷抿了抿嘴唇,乖乖地坦白道:「奴家覺得阿郎與女皇帝確實不同呢。女皇帝未做皇帝時想著做皇帝,做了皇帝又唯恐失去皇位。所以她一直在算計、一直在防備,有一點疑心就動手殺人,可阿郎你卻……卻有些奇怪。」

「奇怪?」

古竹婷點點頭,道:「是呀,奇怪。阿郎好不容易才擺脫世家的控制,可現在卻不曾經大權獨攬,那麼多的財富、那麼多的人手,阿郎眼都不眨,全部委之於部下,奴家……有些想不通。」

楊帆笑了笑,道:「這有什麼想不通的?你要知道,我和沈沐不同,隱宗是沈沐一手創建的,所以他不用擔心內部的問題。而我呢,現在顯宗裡面雖然有一批忠於我的人,可力量有限,還控制不了全局。

那些必然會起來反我的異己雖然被剷除了,可剩下來的人一旦受到世家的拉攏引誘,也未必就不會再起異心,我能沒完沒了的殺下去嗎?有些殺戮是必要的,可是一味的殺戮卻只能讓人離心離德。

咱們那位女皇帝殺得人還少么,結果如何?心懷異志者反而越來越多。所以,我要讓他們知道,跟著我,他們可以掌握的權力比跟著世家更多,他們嘗到了甜頭,才會對我死心踏地。

殺一人再立一人,難。而且很容易造成人心惶恐,於世家可乘之機。可是,我每爭取一個人過來,世家那邊就等於少了一個人,這一增一減就划算的很了。而且在此過程中,我也會仔細觀察,看誰靠不住!」

古竹婷滿臉崇拜地道:「阿郎睿智,神機妙算!」

「啪!」

很清脆地一響,古竹婷的翹臀上挨了一巴掌,唔……手感當真不錯。

古竹婷俏臉一紅,趕緊四下看看,暗自慶幸:「幸好沒人。」

馬橋急急遁入樹後,暗自慶幸:「幸好沒被她看見。」

古竹婷羞怩地道:「人家又說錯什麼了?」

楊帆伸出一根手指,道:「第一,剛才你那一笑,分明是笑話我做了一宗之主便以皇帝自比,太不自量力!你還花言巧語,百般矯飾。第二,你古大美人要是三言兩語就能被人唬到,早不知被人誘拐多少次了,還扮出一副不諳世事的小女孩模樣,你說該不該打?」

古竹婷「吃」地一聲笑,又趕緊繃住俏臉,垂頭溫馴地道:「是!人家知錯啦!」

輪椅上掛著魚簍,輪車一行,簍中便水花陣陣。楊帆聽著水聲,悠悠然道:「你這一說,我倒想起來了,我如今還不是刀槍入庫、馬放南山的時候,的確有許多事還需要我馬上著手進行!」

古竹婷推著輪椅,感覺臀上一陣陣的酥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