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九百九十四章清洗

第九百九十四章清洗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2-31 00:47  字數:3400

楊柳環繞,蓮蘆叢生,小橋亭樹,山光水影,彷彿一處人間仙境,一片優雅之中,藏著幾間草廬。

繞過一道泉水,前方便是一座小橋,橋旁有草亭一座,十分古樸。過了小橋不遠便有一座木坊,上書四個大字「咫尺蓬萊」。

再往前行,只數十步,又見木坊一座,上邊還是四個古拙的大字:「顧瞻君子」。

青草夾徑,踽踽穿過一片竹林,前方霍然開朗,幾間草舍處,便是藍田第一書院:瀛洲書院了。

此間書院的山長名叫林雨涵,字伯舉,號若水。本是隴西狄道人氏,少年中舉,官至監察御史、起居舍人,中年致仕,披髮入道,在朝為儒、在野為道,倒也瀟洒的很。

林山長入道十年,又復還俗,開了這家瀛洲書院,專心講學,關中才俊多集於其門下受業,乃是關中有名的大儒,在關中士族名流中聲望極高,每逢陪都省試,前來「行卷」的舉子絡繹不絕,但求能得林山長一句美言。

可是很少有人知道,這位林山長自少年時起就入了隴西李老太公的法眼,正是受了隴西李氏的栽培,他才有今日在士林中的崇高地位,此人如今正執掌著繼嗣堂的觀天部。

一大早,張子睿便挾著文房四寶和書捲紙張向書院趕來。張子睿就是藍田本地人,家中數百畝良田,還有兩處作坊,在長安南市還有三處店鋪,家世在藍田縣裡算是數得著的大戶人家。

此子年少聰穎,十分好學,甚得林山長的青睞,是林雨涵的親傳弟子。他每日必來學院上課,無論寒暑,風雨不輟,而且總是來得最早的一個。

張子睿到了學院,知道來的早了,所以先繞向後面的草廬,矮矮一道籬笆牆,牆角有一具泥爐,一個書童正在那兒燒著火,張子睿知道恩師有早起喝茶的習慣。連忙加快了腳步。

繞過一絲雜生的矮柳,張子睿忽然覺得院中似有一道青色的人影一閃,如同一隻靈狐般竄入籬笆牆外的雜草叢中不見,張子睿一怔,再看院中依舊寂寂。小童在牆邊烹茶,先生一身麻衣如雪。博帶高冠。裝束整齊地端坐在古槐下石桌旁。

張子睿鬆了口氣,自嘲地搖了搖頭,道:「子不語怪力亂神……」

張子睿匆匆趕去,打開柴開,先向林雨涵長長一揖,畢恭畢敬地道:「學生張子睿見過先生。」

林山長背面而坐。一動不動,牆邊烹茶的書童回過頭來,欣欣然道:「又是張家郎君來的最……」

書童一句話沒說完,突然臉色大變。聲音哽在喉里再也說不出來,他伸出顫抖的手指,指著林雨涵,顫抖半晌,突然一聲尖叫,仰面便倒。

書童一跤暈倒在爐旁,那爐中柴草眼看就要燎著了他的衣衫,張子睿大驚,趕緊丟下文房四寶,撲上去拖開書童,一通拍打滅了火,心有餘悸地回頭一看,張子睿也是一聲尖叫,雖未當場暈倒,卻也嚇的手腳冰涼,臉色蒼白。

林山長依舊端坐在石凳上,博衣高冠,麻衣如雪。可是殷紅的鮮血正披面而下,糊住了他的五官,胸前襟上,一片鮮紅……

※※※※※※※※※※※※※※※※※※※※※※※※※

長安沒有綠林道,但是有黑道。

糾結一批潑皮無賴,專門在坊間坑蒙拐騙、敲詐勒索的是黑道。控制全城明暗所有賭坊的也是黑道,但是兩者間的地位就有天壤之別了。在長安真正稱得上黑道大爺的只有三個人,吳然就是其中一個。

吳然住在長安城裡,他的買賣卻在西去關隴的長安古道上,從關隴到長安這一段路上所有的黑道買賣都是由他控制著,他手下的兄弟足有六七百人。

長安黑道上有頭有臉的大人物都知道吳二爺的厲害,卻不知道吳二爺之所以叫二爺,不僅僅是因為他行二,還因為在他身後還有一個人,那個人叫沈沐。

吳然在長安公開的買賣是賣酒,吳然本人也好喝酒,平時他都會坐在櫃檯裡邊,一碟熏豬耳朵下酒,半天就能喝掉一壇,如果哪一天坐在櫃檯後面的人換成了二掌柜的,那必定是吳大掌柜親自「進酒」去了。

日過正午,吳然坐在櫃檯里,一碟豬耳朵,一罈子老酒,自斟自飲,自得其趣。店前忽然來了一輛小毛驢拉著的車子,車上放著一隻大酒海。吳然瞟了一眼,渾未在意,只當是來自家買酒的。

長安市上賣散酒的商販,通常是挑擔賣酒,再不然就是以車賣酒。挑擔賣酒的,會在扁擔兩側各擔一隻酒翁,行於大街小巷,向百姓兜售。用車賣酒的,就在車上放一隻大酒海。

「掌柜的呢,叫你們掌柜的出來!你們這店裡賣假酒,假酒里還摻水,真是太喪天良了!出來,叫你們掌柜的出來!」

環繞著那驢車有四五個人,一到店前便咋唬起來。殷勤迎出門去的夥計也被他們推了一個趔趄。吳然眉頭一皺,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他的店裡有沒有賣過假酒他自然一清二楚。再看這幾個上門聲討的人,雖然做普通酒販打扮,可是他們聳肩踮腳,一身輕佻,一看就是坊間的潑皮所扮。而那牽著毛驢的行腳漢子一臉木訥,與這幾個潑皮格格不入,顯見不是一路人。

以吳然的眼力,一看就看出這是一群潑皮雇了一個行腳的,弄些假酒來自己店裡訛詐。吳然有些好笑,敲竹杠竟然敲到他這位賊祖宗的頭上來,這群不開眼的小賊倒也真是有趣的很。

這家店是吳然的賊窩,店中每一個人都是吳然的心腹,哪怕一個夥計都有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