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九百九十三章收網

第九百九十三章收網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2-30 09:32  字數:3629

第九百九十三章收網

夜色深沉,空中一輪明月,清幽的月光照著煌煌大觀一座園林,園中修竹翠篁,假山池水。房舍精緻,柱壁雕鏤,

曲徑通幽處,有一處精舍,燈光猶自明亮。

一架以細木為骨架,細雕紋飾的明珠狀琉璃燈散發著明亮柔和的燈光,燈下妝台前,穿著緋色睡袍,秀髮披散的張昌宗對著八角菱紋銅鏡,一邊哼哼著歌兒,一邊往臉上塗抹著東西。

在他面前,放著大大小小二十幾塊玉碟,每張玉碟里盛放著不同的東西,綠豆泥、蔬菜汁、杏仁粉、蜂蜜、蛋清、瓜片等等。

張昌宗本容顏甚美,因為如此細膩的保養,肌膚更是白裡透紅,吹彈得破,叫許多女人都要為之生羨。

「叩叩叩!」

房門敲響,張昌宗臉上已經糊滿了各種調和物,瓜片也貼了一半,他有些不悅地扭過頭,道:「本官已經睡了,什麼事這時候還來打……」

「擾」字還沒出口,張昌宗忽然想起一件大事,急忙從錦墩上彈起身子,快步走出去,繞過屏風到了堂屋,伸手一拉房門。

門外那名內衛知道張奉宸同宮中嬪妃一般,有敷臉護顏的習慣,張昌宗敷臉所需的這些東西就是他去置辦的,可是看到張昌宗那張鬼臉,還是把他嚇了一跳。

這內衛定了定神,才低聲道:「奉宸,洮州有消息送來了!」

張昌宗大喜,道:「結果如何?」

那內衛道:「一切順利!王郎將說,最遲後天,就能返回長安,奉宸這邊可以行動了!」

張昌宗大喜過望。拳掌一交,臉上受了震動,好幾片瓜片掉了下來:「好!這份大功,終於到手啦!」

傳遞消息的人是從玄武門進來的,這道門戶在千騎營的掌握之中,因此長安城中無人得以察覺,也因此,楊帆得到消息的時間比張昌宗還早。

午夜時分,湖心島上柳氏大宅最為寬敞的那間客廳里,壁上燭火處處。照得大堂一片通明。廳堂里和院落里,肅然站著不下五十人,這些人高矮胖瘦各一,年齡大小不同,唯一相同的是他們的服色和神色。

服色俱是青衣。這是夜晚最容易與夜色混然一色的服色。神色則是冷肅、漠然,彷彿已見慣世間生死。天下間再沒有什麼事能夠撼動他們的心志。

獨孤宇坐在廳中。堂前堂外肅立這許多人,沒有一點聲息,甚至連他們的呼吸聲都聽不見,以致孤獨宇輕輕抿一口茶的細微聲音在廳中都顯得特別清晰。古竹婷推著楊帆的輪椅緩緩走出來,獨孤宇急忙摞下茶杯,站起身來。

楊帆掃了一眼那些青衣人。同樣的神色以前他在許多人臉上看見過,包括古竹婷、包括任威,可他們現在在自己身邊久了,已經與往昔大不相同。他們不再是連性命都不屬於自己的純粹殺手,以致七情六慾都被他們牢牢的束縛起來。

關隴幾大世家拿得出手的武力當然不止眼前這些人,但是可以以死士相待的卻只有這些人,如今這些人都已集中於此了,他們每一個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對他們的家主更是忠心耿耿,可以隨時交出自己的性命。

他們將要對付的人並不都是不諳武技之輩,這次行動之後,其中有些人很可能就要從人世間消失,但是他們依舊一臉漠然,對自己的命如此,對別人的命自然更是如此。

「二郎!」

獨孤宇向楊帆拱了拱手,楊帆自袖中取出一摞紙條,默默地遞給孤獨宇,獨孤宇沒有看,而是直接轉交給了一個鬚髮皆白的青袍人。青袍人開始分發紙條,站在廳中的青袍人顯然比站在廳外的青袍人身份更高,廳中的青袍人每人都領到了一張紙條。

每張紙條上有一個人名,後面是他的身份、住址,還特別註明了此人是否精諳武技。每個看完紙條的人都當場把它團成一團吞下肚去,然後便大步走出客廳,根據他所執行的任務難易,帶走數量不一的人,僅僅一刻鐘之後,整個大廳便空無一人了。

自始至終,所有的人都沒說過一句話,直到廳上空空,獨孤宇才睨了楊帆一眼,道:「二郎似乎心裡不太好受?」

楊帆輕輕嘆了口氣,獨孤宇笑了笑,道:「的確,對自己的人下手,心裡總不會感到愉快的。」

楊帆沉默不語,獨孤宇道:「如果寧珂還活著,一定會笑你婦人之仁。」

自從兩個人在長安重逢,彼此都有意地繞過了獨孤寧珂這個話題,誰也不曾提起,此刻還是第一次,或許是獨孤宇終於走出了胞妹去世的悲傷,但是驟然聽他說起,楊帆的身子還是震動了一下。

獨孤宇望著廳外清幽的夜空,輕輕地道:「我初掌獨孤世家時,家族很多人都不服氣我,寧珂並不在意,她幫著我打理各種事務,把垂死的獨孤世家又一步步帶了起來,這時候,有些人開始對我心悅誠服,可依舊有些人不服氣,處處掣肘、拖後腿、使絆子……」

獨孤宇轉向楊帆,微笑道:「我當時很憤怒,可我一籌莫展,你知道寧珂怎麼說?」

楊帆下意識地道:「她怎麼說?」

獨孤宇道:「她說,大兄如今取得的成就,已經當得起家主的身份。依舊不肯服從於你的人,已經被權力和利益蒙蔽了雙眼,他們不會折服於理性,姑息只能養奸,那就只能用暴力了!」

獨孤宇道:「剷除強硬派的行動,是寧珂一手策劃的,我的一位親叔叔,被小妹革去一切職務,發配到了保塞州,三年後他就喪失了在家族中的全部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