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九百九十章分贓

第九百九十章分贓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2-29 01:17  字數:3495

自從楊帆被柳徇天接到隆慶池靜養以後,這個一向冷清寂寥的小島便開始熱鬧起來,幾乎每天都有人上島拜訪。

隆慶池是一座城中之湖,而湖上又有一座小島,島中還有一頃水,花木茂盛,環境清幽,確是一處修身養性的洞天福地。

楊帆此時就坐在池邊,手中提著一支紫竹的釣竿,悠閑自在地釣著魚,水面上波光粼粼,魚漂隨之起伏,透著一種懶洋洋的氣氛,和煦的春風熏人慾醉。

鄭宇看到楊帆的時候,楊帆正坐在一具製造精巧的輪椅上,釣竿插在扶手的空隙里,輪椅停在一株垂楊柳下,楊帆仰在輪椅上,正悠然睡去。裊裊的枝條化作千萬道泛著嫩黃新綠的柔媚,輕輕地飄拂在他的肩上,看起來頗有出塵之意。

綠柳垂絛,柳下有一具造型古雅的石台,石台上有清茶三杯,散發著裊裊的香氣。

楊帆坐著輪椅,與沈沐、鄭宇呈品字形圍石台而坐,恰似三足鼎立。

沈沐端起一杯金黃油亮的茶湯,湊在鼻下嗅了嗅,微笑道:「二郎如今也喜歡喝茶了,嗯……還是這原汁原味的茶湯令人回味呀。」

楊帆含笑道:「這種喝法,小弟還是學自沈兄呢,本來楊某對茶一向是敬而遠之的,自從學了沈兄的這品茶之法,才覺出這茶中滋味。」

沈沐哈哈一笑,對鄭宇道:「鄭兄請,你也嘗一嘗。你平素所飲的茶,各式佐料放的太多,反而掩去了茶的本色,以我看來,茶就要這麼品才有味道,口舌生津,回味自甘吶。」

鄭宇端起茶杯,敷衍地品了一口,細細砸摸一番,倒真是別有滋味。只是鄭宇如今食不知味,更不要說喝茶了。可沈沐一來,便與楊帆家長里短起來,緊接著二人便大談茶道,鄭宇也只好耐心地坐在一旁,有一搭沒一搭地聽他們閑扯。

此時情形恰與當初楊帆和沈沐洛陽會唔時大體相仿,不同的是,這一次的第三方由崔林換成了鄭宇。

閑聊一扯,沈沐才把神色一正,關切地道:「沈某從洛陽回來的路上,才聽說二郎遇刺的事情,幸好二郎吉人天相,才得以逃過一劫。二郎啊,不是為兄說你,你如今身份地位與往昔大不相同,帥與將各有所司,你凡事不該親力親為了。」

楊帆淡淡地道:「這一次可不是小弟輕身涉險,小弟率領數百甲士往迎御史台和刑部官往千騎營去,誰料竟有人動用了軍弩,就在朱雀大街上公然行刺,這樣的兇險你讓小弟如何防範呢?難不成小弟從此就困坐家中,哪兒也不去了?」

鄭宇不安地道:「二郎,這件事,鄭某正要與你分說。二郎長街遇刺之後,長安官紳莫不震驚,如此無法無天之舉,在長安還從來沒有發生過……」

楊帆仰天打個哈哈,悲憤道:「照你這麼說,是楊某來到長安,惹得**人怨,這才逼得人家鋌而走險了?」

鄭宇忙道:「不不不,二郎且莫動氣,請聽鄭某解說分明,正因為長安從未發生過這種事情,所以長安官紳莫不為之震驚,鄭某聞訊後,便馬上安排人開始調查,希望能夠找出真兇。」

楊帆凝視著他道:「那麼足下可找出了真兇么?」

鄭宇窒了窒,尷尬地道:「迄今尚無任何線索……」

楊帆曬然一笑,鄭宇蹙眉道:「鄭某確曾動用了大量人手來查證此事,可是那些手持軍弩的人行蹤忒也詭秘,他們在朱雀大街如驚鴻一現,就此便完全消失了,實在令人奇怪。鄭某懷疑,他們是武懿宗的人。」

楊帆搖頭道:「不可能是武懿宗的人!」

鄭宇目光一凝,急忙問道:「二郎如何這般確定?」

楊帆緩緩地道:「因為,武懿宗一直是我的對手!對他,我從來都小心提防著,如果是他下的手,我不會事先毫無警覺,事後也找不出絲毫蛛絲馬跡。」

鄭宇的眉頭擰得更緊了,沉聲道:「可是鄭某也可以確定,這批軍弩和使用軍弩的這些人人,絕非山東某一世家,也不是長安地方任一官紳權貴!」

楊帆微微傾身,冷然道:「你能確定?」

鄭宇毫不猶豫地點頭道:「我能確定!」

楊帆森然道:「如果你的查證有誤呢?」

鄭宇眉頭一揚,道:「如果兇手真是某一世家或者長安某一權貴,一旦二郎找到證據,那就任由二郎處置,我們絕不再做絲毫干預!」

「君子一言?」

「快馬一鞭!」

「好啦好啦!」

沈沐出來打圓場道:「二位就不要為此爭執了。行刺二郎的兇手是絕不可以放過的,沈某既然回來了,也會動用我的人手徹查此事,務求還二郎一個公道。不過當務之急,是如何解決長安目前的局勢。」

沈沐的神情嚴肅起來,沉聲說道:「長安局勢目下十分嚴峻。灞上風波影響了漕運,引起了女帝的關注,你的遇刺更讓女帝勃然大怒。女皇遷都在即,而她離開長安已有二十多年,長安目前的情形她並不了解,全憑地方上的奏報。

這些消息一一聽在她的耳中,這位女皇會怎麼想呢?長安官場已經糜爛不堪了么?長安地方已經匪盜橫行了么?無法無天之輩,藐視官法皇權已經一至於斯了么?帝王一怒,絕不憚於血流飄櫓的,咱們這位女皇尤其不憚殺戮!

雖然皇帝的意圖在於整頓關中,並非針對世家,但各世家利益與長安官場本就是一體的,休戚與共。皇帝一旦橫下心來蕩滌關中,各世家在關中多年的苦心經營都將毀於一旦,後果不堪設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