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九百八十八章惡人自有惡人磨

第九百八十八章惡人自有惡人磨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2-28 11:24  字數:3590

長安,原屬鄭家的一幢大宅,角門兒開著,鄭宇帶著幾個人站在門口。這幢宅子現在姓劉,實際上還是鄭家的產業,只是在確定皇帝將遷都長安後,常年活動於長安的各大世家主要人物紛紛撤離,一些產業也都做了處理。

武則天是個很愛記仇的人,他們在武則天當皇后、當皇帝、施行新政的過程中一次次阻撓刁難,武則天不是那麼健忘的人;一向重視集權的武則天更是不會容許這些世家來分享她的權力。

所以於公於私,他們都是女皇的眼中釘。如今女皇將遷都長安,在這位女皇的眼皮子底下過日子,一定會很不好過,所以他們早早的就避了開去。

一輛輕車筆直地駛入,停在一片絢麗的花叢邊,蝶與蜂並未收到驚嚇,仍在花叢中戀棧不去,就像此刻鄭宇的心情。車門打開,一襲輕袍的沈沐緩緩走了出來,鄭宇勉強擠出一副笑容迎了上前。

「沈兄!」

「鄭兄!」

沈沐敷衍地向他拱了拱手,鄭宇心中不悅,卻又不好表現出來,他勉強維持著面上的笑容,道:「沈兄一路辛苦,一應事物,小弟都已準備妥當,只等沈兄前來交接。小弟家中驟遇急事,需要趕回去辦理,長安這邊只好拜託沈兄了。」

「好說!好說!」

沈沐懶洋洋的,毫不客氣:「這個爛攤子,丟給誰怕都不好收拾。楊帆此人,性如綿里針,用強只會適得其反。這一次楊帆無端受害,各位長者本應以安撫為宜,更該助他找出兇手,還他一個公道。

結果呢,各大世家卻只顧著自身的利益,一味要求他以你們的大局為重,此舉難免會讓他為之心寒。事情已經辦砸了,如今沈某來,也只能盡人力而聽天命罷了。」

鄭宇道:「沈兄,此事鄭某已經查過,刺客來路不明,實非哪個世家擅自動了刀兵……」

沈沐打斷他的話道:「這件事,你還是跟楊帆解釋吧,我本就無所謂。不過,這件事和他說了怕也沒用,難道你們沒看出來?女皇這是有意借題發揮,以此理由掃蕩關內所有不穩定、不可靠的因素,為她遷都做準備!」

沈沐一邊說,一邊已經步入廳堂,鄭宇緊隨其後,緊張地道:「鄭某自然明白,只是……事情真的已這般嚴峻?」

沈沐在案後緩緩坐下,道:「從皇帝決定遷都開始,這些事就已是註定了的,要不然各位長者又何必離開長安?其實他們早就預料到了吧。只不過……皇帝本來可用的方式應該很溫和,不見得非要用免職或殺戮來達到目的。可惜欽差遇刺,皇帝的手段必然就是暴雨雷霆了。

這本是各世家所擔心的最糟的局面,如今看來終究是不可避免了。。

鄭宇暗暗嘆了口氣,慢慢從袖中取出一份名單,如果不是形勢嚴峻到了如此地步,這份名單無論如何他是不會拿出來的。

鄭宇輕輕地撫摸了一下那份名單,把它謹而慎之地推到沈沐面前,道:「那麼,沈兄需要做的事,就是盡最大可能,保證我們的人安全。這份名單上的人,請務必保全,最好讓他們還能留在關內道,如果不成,遷官也可,遷官不行,貶官也可,千萬不要弄到丟官罷職甚至……」

沈沐垂著眼睛,眼中隱藏的一抹精芒微微一閃,強抑著激動,慢慢地取過那份名單,故作淡然地打開,上邊密密地寫了一排人名,後邊還附著他們的官銜。

這,就是各大世家以其雄厚實力、千年底蘊,以其士林領袖的身份,苦心栽培扶持出來的官場勢力,這份名單上的人不是世家掌控的官場勢力的全部,但是至少已經佔了七成以上。

縱是以沈沐的沉穩,拿到這份名單,心中也不禁激動萬份,費盡周折,絞盡腦汁,如今終於拿到了他們的底牌!

沈沐點頭道:「沈某一定竭盡全力,不負眾長者所託!」

鄭宇扶膝頓首道:「如此,一切就拜託沈兄了。」

沈沐把名單小心地折起,慢慢塞入袖中,

鄭宇猶不放心,擔憂地道:「沈兄可已有了萬全之策?」

沈沐嘴角一翹,略帶譏誚地道:「世上何時有過萬全之策?」

鄭宇略顯尷尬,又道:「那麼……沈兄有幾分把握?」

沈沐冷然道:「楊帆那裡,我可以儘力說服他。他耿耿於懷的,其實並不是受人刺殺,而是你們的反應,太讓人寒心了。這種心情,我很了解,因為我也曾受過同樣的待遇。你捫心自問,你們真的把他當成了顯宗宗主?真的對他有應有的尊重?真的放權給他了?呵呵,盧賓宓曾經擁有的一切,你們都沒有給他。你們只是覺得,用了他,就已是莫大的恩惠和賞賜,一直用高高在上的心態俯視著他。」

鄭宇局促地道:「這一點,我們已經意識到了,只要能平安度過這一劫,我們一定會對他有所補償!」

沈沐肅然道:「晚了!朝廷已經介入,皇帝龍顏大怒,這件事已經不由我們說了算。所以,我只能儘力而為,結果如何,聽天由命而已!」

※※※※※※※※※※※※※※※※※※※※※※※※※

獨孤宇到了隆慶湖畔就下了馬車,一路緩步走上湖心島。島上自有人迅速通報進去,於是,很快他就在一片草坪上看到了微笑而坐的楊帆。獨孤宇馬上拱手道:「楊兄,小弟幸不辱命,灞上行刺楊兄的幾名刺客,除了兩人頑抗而死之外,其餘四人盡皆被我拿到了。」」

獨孤宇一擺手,後面便有人提上四個被捆綁的結結實實、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