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九百八十七章鐵鎖橫江

第九百八十七章鐵鎖橫江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2-28 01:23  字數:3394

十二騎士威風八面而來,灰頭土臉而去。遠處的風,掀起湖上陣陣湛藍的波瀾,也撩起了古竹婷鬢邊的髮絲。

「阿郎,他們這一去,咱們跟他們就真的算是撕破臉皮了。」

「呵呵,這層臉皮,早晚都要撕破的。」

「可是,如果他們及時發動一切力量阻止……」

「他們直到現在,還以為整個事件都是朝中李氏力量與武氏力量較量角逐的結果,以為只要能迫使我息事寧人,本就巴不得低調處理的武氏便會就坡下驢,結果就能保全他們在長安多年的苦心經營,卻不知道我真正的目標其實就是他們。」

遠處水面上傳來一聲驚喜的歡呼,一個釣翁提起了釣竿,一尾活蹦亂跳的大魚被他提出了水面,魚在水面上跳躍掙扎,陽光反映著魚鱗,閃閃發光。這是一個扮作釣瓮的捕快,不意竟有意外收穫,這讓他滿面笑容。

也許歇值之後,他會提了這尾魚,找家館子烹一餐魚羹,與一同值勤湖上的兄弟美餐一頓;也許他會把魚提回家,與家人品嘗這肥魚的美味。如果不幸的話,或者會有一個性急的孩子被魚刺卡住喉嚨,從而送了性命。

世間無數看似本沒有任何關聯的事情,而且是極微小的事情,都有可能影響許多人許多事,隨之發生各種各樣的變化,任何一種變化還沒有發生的時候,都會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而發生無法預料它接下來的發展。

比如,這個捕快可能順手把這尾大魚送給某位捕頭,作為一個良好的開始,雙方的關係會漸漸親密起來,因而影響到他的前程。可若是那位捕頭家裡性急的孩子不小心被這條魚的魚刺卡死呢?

楊帆布局灞上,就是一個看似和各大世家毫無關聯的事情,他一直努力排除各種意外因素對這個布局的影響,作為策劃者之一,他在灞上遇刺,是一個可以影響布局的重大意外,但他最終還是把這個意外變成了意料之中的一部分。

到了現在,一切都已不可改變,必然朝著他設定的方向走,就像那個釣到魚的捕快,如果他把魚送給一位捕頭,而那位捕頭家的孩子被魚刺卡死,那麼其它所有可能就都只成了一種假設,唯一正確的結果是:那個孩子死了。

它若已經發生,便再不可逆轉。

「噗嗵!」

肥魚在即將提上船頭的時候脫了鉤,掉回水裡,水面上濺起一片水花,肥魚搖頭擺尾,逃進了水底,水面上只留下那釣翁惋惜的大呼。楊帆笑了,對古竹婷道:「現在他們即便醒悟過來,也來不及了!」

……

嚴粟川一手提刀,一手掩著小腹,鮮血染紅了他的下腹。在羅嘉昊的攙扶下,他踉蹌地逃進一條小巷,正在巷中玩耍的幾個頑童看見他們這副樣子,嚇得尖叫而去。

羅嘉昊也受了傷,他的**被刺傷了,走路一瘸一拐的,他扶著嚴粟川逃進巷子,嚴粟川扶著一棵半枯的大樹,喘息著坐了下去,怨毒地道:「我早說,要分開!他們不聽,就是不聽,這下完了……」

羅嘉昊扭頭看看巷口,焦急地問道:「大哥,咱們的酬金,你藏在哪裡?」

嚴粟川睨了他一眼,道:「他們已經死定了,你帶我逃出去,咱們兩個平分。」

羅嘉昊指著自己流血的**,氣極敗壞地道:「大哥,你看我的樣子,我還能帶你走嗎?」

嚴粟川冷笑道:「難道你想拋下我自己逃?」

羅嘉昊暴怒道:「難道你想拖著我一起死?」

話音未落,牆頭衣袂飄風,四個面色陰冷的青袍中年人相繼落下,恰好將他們圍在中間,羅嘉昊揚起刀,色厲內茬地道:「虎落平陽被犬欺,你們這些灞上的狗腿子們,來吧,大爺殺一個夠本,殺兩個就賺了!」

嚴粟川也扶著大樹站了起來,把染血的鋼刀橫在了胸前,四個青袍中年人臉上露出不屑的冷笑,三人站著不動,只有一人舉步上前,羅嘉昊一咬牙,「呀」地一聲大叫,舉起鋼刀撲了上去。

眼前人影一閃,羅嘉昊手腕巨震,半條臂膀發麻,他駭然看著站著面前的青袍中年人,他的刀就握在那人手上,那人一手握著刀柄,一手拈住刀尖,輕輕一拗,「嘣」地一聲,一柄鋼口極好的刀,便被那人拗成了兩段。

羅嘉昊和嚴粟川呆若木雞。

……

「快快快,帶了人出城!」

一共六名刺客,逃了羅嘉昊和嚴粟川後,剩下四人拚死反抗,當場死了兩個,另外兩個身上帶傷,被漕幫好漢們拖著向巷口疾奔而去。

眼下長安城中風聲鶴唳,隨時可能會有巡捕聞訊趕來,他們得速戰速決,把這兩個活口帶出城去,還他們清白。他們拖著兩個活口還沒奔到巷口,兩個青袍中年人便鬼魅般地從長巷兩側的牆頭掠過來。

「殺!」

幾個漕幫好漢一見來者不善,雖不知其身份,也知道必是敵人,連忙放開兩個半死不活的俘虜,揮舞著兵刃撲了上去。

「鏗鏗鏗鏗!」

一連急驟的兵刃撞擊聲,兩個青袍人就像一陣清風似的逸出他們的攻擊圈,一人抓起一個刺客,向兩側牆外一拋,隨之風一般掠了過去。

幾個漕幫好漢手中煮熟的鴨子都飛了,一個個怒不可遏,他們沒有那麼好的身手,不能飛檐走壁,但這坊中的牆卻也難不倒他們,但是當他們費力地爬上牆頭時,卻倒吸一口冷氣,一個個僵在那兒。

兩側牆外早有人接應,遠遠的就見有人負著那兩個刺客,迅速消失在一片叢林之中,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