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九百八十六章雌虎靈狐

第九百八十六章雌虎靈狐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2-27 12:58  字數:4097

公孫蘭芷的拳腳和她的劍法一樣,也是大開大闔,威猛無鑄,而古竹婷的武功則是小巧刁鑽,機敏靈活,兩人風格迥異,斗得卻是激烈無比。

楊帆坐在椅上,兩位姑娘就在他身前近丈處激戰,兩女都是粉光脂艷,美麗動人。可是鬥起來卻如一頭雌豹和一隻靈狐,你來我往,你進我退,一個如飛雪旋舞,一個似烈焰飛騰。

外人只看見一個白裳一個紅衣,兩位姑娘打的煞是好看,那凝脂般的肌膚因為激斗透出霞一般的暈紅,更顯嬌艷嫵媚。在內行人眼中二人斗的卻甚是兇狠,無論誰挨上對方一記,那新抽柳條兒似的身子怕都承受不起。

「啪啪啪!」

又是幾記拳掌相交,激斗中的兩道人影倏然一分,「嗆」然一聲龍吟,公孫蘭芷的長劍颯然出鞘,古竹婷目光精芒一閃,在公孫蘭芷抽身拔劍的當口便向她猛撲過去,半途中短劍出鞘,一道寒光直刺公孫蘭芷的咽喉。

一見雙方居然動了劍,那十二名男女騎士很是不安,提馬就想躍上前去,可是他們的馬韁剛剛一牽,一聲凄厲尖銳的長嘯聲便陡然響起,一枝響箭擦著他們的馬頭橫掠過去,消失在茫茫叢林之中。

十二騎駭然止步,這才發現,不知何時已有一批弓箭手出現,遙遙出現在林中,利矢鎖定了他們的身形,馬橋騎一匹棗紅馬,穿一套明光鎧,挺胸拔背,手按長刀,好象閱兵似的踱了過來。

馬橋到了他們面前,韁繩一勒。拿腔作調地道:「幹什麼幹什麼?都活膩歪了是不是?棄械,下馬,違令者,殺無赦!」

一見古竹婷和公孫蘭芷動了兵器,楊帆的神色也不那麼自然了,他眼中露出明顯的關切與擔心。一直散處四下的古氏兄弟也慢慢靠攏過來,而那十二名男女騎士在箭矢的控制下卻被迫下馬,交出了兵刃。

一寸長,一寸強。一寸短,一寸險。古竹婷和公孫蘭芷一個短劍一個長劍。再度展開搏鬥時兇險的意味較之方才已不可相提並論,但這樣一來戰鬥結束的也快,古竹婷堅持的時間甚至沒有當初阿奴的時間長。

阿奴的武功並不在古竹婷之下,她從藝古竹婷,學的是易容改扮方面的功夫。她的武功實則很雜,連陸伯言都曾指點過她的武功。再加上被公孫蘭芷虐過多次。熟悉了公孫蘭芷的劍法特點,所以她能堅持的久一些。

反之,古竹婷卻沒有阿奴的這些優勢,而且她的短劍風格與阿奴相似,所以一旦動了劍,很快就敗在公孫蘭芷的手上。只見一道閃電乍然一閃。倏地化作一泓秋水,靜靜地橫在古竹婷頎長白皙的頸上。

公孫蘭芷得意洋洋地瞟向楊帆,楊帆見古竹婷並未受傷,提到嗓子眼兒的心才慢慢放下來。古竹婷臉孔脹紅,緊緊攥著劍柄一言不發,在心上人面前落敗,這讓她的心裡非常難受。

公孫蘭芷像只得意洋洋的孔雀,緩緩掣劍後退,對楊帆道:「你的貼身護衛,也不過如此!」

楊帆道:「可惜,上一次我不欲與你交手,這一次,我又交不了手。不過,我不出手,也可以讓你明白人外有人的道理,古大!」

「在!」

古大見妹妹受欺侮,尤其是在他認定的寶貝妹婿面前,早已虎目圓睜,怒不可遏,聞言立即踏出一步。

楊帆淡淡地道:「教訓她!」

「呼!」

古大回答楊帆的是直接出刀,楊帆「她」字餘音尚未落地,古大便一躍而起,寒光閃爍的鋼刀似一道匹練般迎頭劈向公孫蘭芷,他就像一頭人立而起的惡狼,出手兇狠凌厲,霸道絕倫。

楊帆和古氏三兄弟切磋過武功,他的評價是:一對一,他勝;一對二,略遜;一對三,完敗。但是以古大的武功,已足以勝過公孫蘭芷,公孫蘭芷的劍走的也是霸道剛猛的路子,但是比起古大卻還略遜一籌。

凄厲尖銳的破空銳嘯聲中,白茫茫的刀影連綿成一片,刀鋒過處,彷彿一道道狂風漫卷的白練,緊緊圍繞著公孫蘭芷的身子,驚人的氣勁狂飆旋舞著,彷彿大沙漠中肆虐張狂的沙暴,呼嘯著吞噬面前的一切。

方才公孫蘭芷與古竹婷相鬥時,彷彿雌豹與靈狐之搏,此時與古大相鬥,卻似雌豹與雄獅之搏,公孫蘭芷依舊兇狠凌厲,卻明顯比古大的氣勢差了一籌。

「刷刷刷刷刷!」

迎頭五刀,如五道匹練,化作五重巨浪,劈向公孫蘭芷。刀,果然是兵中之王,論起霸氣,是任何劍術都難以企及的。

公孫蘭芷揚劍疾退,退到第五步,化解最後一刀時,刀勢一直剛猛無鑄的古大卻突然輕飄飄地刺出一刀,挾在那呼嘯而至的匹練中,宛如一條剛剛冬眠醒來的毒蛇,看似緩慢,實則迅疾無比地「游」向公孫蘭芷的脖頸。

一如方才公孫蘭芷一劍架在古竹婷的頸上,古大鋒利的長刀也架在了公孫蘭芷的頸上,不過他朝向公孫蘭芷脖子的是刀背的一面,他的武功雖高於公孫蘭芷,畢竟沒有那麼大的差距,若是刀鋒一面,一個拿捏不好,真會割下了那顆美人頭。

公孫蘭芷僵立在那兒,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古大冷哼一聲,這才收刀,徐徐後退。

古竹婷站在楊帆身邊,其實心裡不好受,她自忖不及小蠻與楊帆的青梅竹馬,也不及阿奴與楊帆的魚水情深,她不但出身低賤,年紀比那兩位女子又長了一些,所以在楊帆面前總有自卑的感覺。

唯一讓她聊以自慰的,就是還能為郎君做些事,結果今日又敗於人手,還是當著他